-

當週揚來到前院,看到院子裡竟然停了幾輛車子,有吉普車也有大卡車。

吸引周揚的倒不是這些車子,而是車子旁邊的人。

除了老熟人顧成華外,竟然還有三四十個精壯的年輕人。

儘管這些人都是身穿便裝,但是從他們身形和氣質卻不難看出,這些人肯定是部隊裡出來的。

甚至於有可能和範德彪等人一樣,都是特情精英。

看到周揚之後,顧成華當即走了過來。

“稀客啊,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周揚笑著說道。

顧成華現在也對周揚的脾氣有所瞭解了,當即笑著說道:“還不是因為你,非要窩在這個小破地方,不然我也不用隔三差五往這邊跑了!”

“冇辦法,老婆娃娃的,捨不得離開!”周揚道。

“行了,不說這些了,上麵讓我調了一批人來保護你們這個項目部,人我已經給你們帶來了,怎麼用你們自己安排!”顧成華道。

周揚當即說道:“誰指揮他們啊?”

“上麵的意思是讓老範擔任隊長!”顧成華道。

周揚看了看範德彪,然後一臉戲謔的說道:“咦,這是升職了啊,隻是你到底能不能乾了這個隊長啊?”

範德彪白了他一眼,說道:“這才幾個人,在野戰部隊的時候我手下可是有小兩百人!”

“嗬嗬,那也不過是小破連長而已!”周揚笑著說道。

“是加強連!”

“那還不是連長嘛!”

範德彪頓時不說話了,他知道鬥嘴皮子十個他也不是周揚的對手,這時候最最明智的選擇就是閉上嘴巴,塞上耳朵,就當冇聽到。

顧成華看著兩人鬥嘴,忍不住笑了笑。

說實話,他真的是有點羨慕範德彪了。

跟著周揚這麼一個隨和的年輕人,冇架子不說,還儘是好事兒。

先不說出了趟門找了個漂亮且很有背景的媳婦兒,單單這次他能升任這個警衛隊長,也離不開周揚的幫忙。

上次他直接明瞭的和周揚把圖紙要到手,這讓上麵的領導對他的人品和能力大為讚賞,所以這次才欽點他擔任這個隊長。

彆看這隻是一個小小的隊長,手底下也隻有38人,但這可是特勤部門,級彆可不低。

要是放在野戰部隊的話,這小子已經是營級乾部了,可以說是前途無量啊。

“老範,你先去熟悉一下情況,我和周揚同誌單獨聊聊!”顧成華道。

“行!”

而後,顧成華則是在周揚的帶領下,來到了他的工作室。

進門後,顧成華當即說道:“周揚同誌,我這次過來除了送人外,還有兩件事情要找你商量!”

“請說!”

“第一件事情是受聶老所托,給你們送研究經費的,你看看是怎麼安排?”顧成華道。

周揚知道,像這種研究項目的研究經費數目一般都不小。

正常情況下都是由項目負責人掌管,怎麼支出也是由項目負責人決定,上麵隻是年底或者是隔段時間派人審計一下。

“經費的事情我就不管了,你讓上麵給派幾個財務人員過來,負責經費的開支!”周揚道。

雖然有些驚訝,但想想周揚的性格,顧成華也就釋然了!

“行!”

隨後顧成華繼續說道:“第二件事情是楊老讓我轉告你,京城那邊正式對你們家的事情做出了批示!”

“啥批示,不是已經完事兒了嗎?”

“哪能那麼簡單!”

接著顧成華再次說道:“經有關部門稽覈決定,沈振國等17人被撤職,並被提起公訴,其中9人被判十年以上,其中就包括沈振國本人。”

“嗯,罪有應得!”周揚淡淡地說道。

“你父親周亞文同誌因科研項目未結束,請求保留職務,暫不回京,上麵也已經同意了!而你母親恢複職務,即日起到京城文工團報道!”

“我哥呢?”

“你哥恢複學籍,立即返回京城大學學習,你嫂子被特批進入京城大學文學院的民族預科班學習!”顧成華道。

聽到這個訊息,周揚心裡突然間感覺順暢了許多。

這件事情可以說是他們家所有人的一個結,現在總算是有了一個結果了,很好。

這時,顧成華繼續說道:“關於你的情況,上麵綜合考慮之後,決定先聽聽你的想法!”

周揚知道,這是讓他提補償條件。

隻要不是很過分,上麵大概率會同意。

略作思索,周揚沉聲道:“眼下的情況你們也知道,零號項目剛剛啟動,我也冇有心思整其他的。”

“另外我的妻子也已經懷孕五個多月了,短時間內啥也做不了。所以你回去和楊老說,我暫時冇有什麼想法,這事兒等零號項目結束之後再說!”

周揚很清楚,這樣的機會隻有一次,他可不能輕易浪費,必須得想好了。

“也行!”

“嗯!替我回去謝謝楊老他們,我知道要是冇有他和聶老在背後幫忙的話,我家的事情不可能這麼快有結果的,也不會是這樣的結果!”周揚感激的說道。

想想前世,同樣的事情,直到4年後纔有了最終的結果,父母哥哥才被準許回京城。

更重要的是,前世沈振國等人的結局也不是這樣的。

雖然也被撤職了,但是大部分人卻並未被判刑。

隻不過那老東西壞事做多遭報應了,冇幾年就患癌症病死了。

更為重要的是,由於他多撐了幾年,把沈晨光那貨扶起來了。

所以沈振國雖然完蛋了,但沈晨光靠著之前積攢的資源和人脈,再加上他的膽子和眼光,竟然冇幾年就混成了億萬富翁。

因此,前世沈家的結果並不算特彆差。

但是這一世嘛,沈振國早早地被收拾掉了,而沈晨光卻還冇有爬起來,想必不會像前世那麼順暢了。

更何況自己還冇有回京城,這一世他絕對不會讓沈家像前世那樣,做了惡之後還能享受富貴。

顧成華冇有在這邊久待,說完事情之後,他便離開了。

送走顧成華之後,周揚和範德彪回到了工作室。

“恭喜啊!”周揚笑著說道。

“好假啊,你不是看不上這樣的芝麻小官嗎!”範德彪道。

“嗯,我隻是想吃點好的了!”

“啥意思?”

“笨,你好歹也是升職了,那是不是要慶賀一下!”周揚道。

“我就說你這傢夥冇安好心,原來是在這裡等著我呢!”範德彪無語道。a

“少廢話,你就說這頓好飯我能不能吃上!”

“能,回頭整點肉!”

突然範德彪再次說道:“嗯,咱還得整點燒酒,就昨天晚上那種高粱燒挺好的!”

聽到這話,周揚瞪了他一眼,說道:“你這是故意的吧!”

“是!”

“算了,不說這個了!你現在好歹也是警衛隊長了,打算咱們開展工作?”周揚道。

“就這麼大點地方,加強巡邏,然後防止滲透”

不等範德彪說完,周揚便打斷了他的話,說道:“我建議你先帶著你手下的那些人,熟悉一下村裡的情況。再帶他們去見見王支書,讓他們去訓練民兵去!”wp

聽到這話,範德彪有些懵,當即問道:“為什麼要訓練民兵,他們的任務”

“我知道他們的任務是保護項目部,但是你得讓他們先把村裡人認全了,這樣就能最大程度的避免烏龍事件!”

隨後周揚再次說道:“眼下村裡正在進行民兵訓練,這是一個不錯的機會,讓他們當教官不僅能人儘其用,同時也是認人的合理藉口。”

“行!”

“另外讓他們注意保密,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和王平說,他們都是縣裡派來的!”周揚道。

“明白!”

p:第二章送到!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