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駝山煤礦小禮堂!

建礦20週年慶典還在繼續,這已經是最後一個壓軸節目了。

按照安排,這個大合唱結束後,礦上全體職工乾部都將前往大食堂參加宴會,礦上為所有人都準備了豐盛的午宴。

然而,誰也冇有想到,就在這時,正在領唱的周揚突然停住了。

戛然而止的歌聲令在場的人都愣住了,有疑惑者、有不安者,也有一些人則是皺起了眉頭。

包括後台的塔娜等人也都有些惴惴不安,以為是周揚這邊忘詞了,發生了演出事故。

但就在所有人的視線都定格在周揚的身上的時候,卻聽話筒裡傳來周揚急促的聲音:“同誌們地震了,所有人從兩側出口有序退出禮堂,不要在建築周圍停留,到存放煤炭的空地上集結!”

“這不是開玩笑,地震了,趕緊撤離”

所有人聽到周揚的呐喊後,都先是一愣,但很快就感覺到腳下有輕微晃動。

頓時意識到周揚冇有胡說,紛紛從座位上站起來,然後亂作一團,從禮堂的正門以及側門往外逃去。

台上的周揚冇有跑,他拿著話筒大聲說道:“不要擠,有序撤離!”

“後麵還有一個小門,前麵的同誌們從小門撤!”

“撤出去的同誌們不要在禮堂周圍逗留,立即趕往空地上集合,等待命令”

隨著周揚的指揮,禮堂後麵的職工從後麵的正門撤退,而前麵的領導們則是從舞台後麵的後門兒轉移。

由於發現的比較及時,指揮的也比較得當,不到兩分鐘的時間,六百多名職工乾部全都順利的撤離了小禮堂。

而當驚魂未定的眾人撤離小禮堂之後不到幾分鐘,後麵的牲口棚突然成片的垮塌了,大量的騾馬來不及逃跑被壓在了裡麵。

與此同時,更多的騾馬受到驚嚇,掙脫韁繩,四處亂跑。

緊接著,職工們居住的一些地窩子也有一些隨之垮塌,濺起了陣陣塵土煙霧。a

最讓人冇有想到的是,下麵的幾個礦井深處也傳來了轟隆隆的動靜,甚至於其中一個礦井深處還傳來了爆炸聲

眼下這種恐怖的場景,不僅僅是駝山煤礦的領導們懵了,就連酒泉市領導、額旗的旗領導們也都是嚇出了一身冷汗。

有的人是慶幸剛纔舞台上的人提醒的比較及時,所有人都跑了出來。

但這些領導們卻都慶幸,幸好礦上今天選擇礦慶,所有的職工都在地麵上,而不是在地下麵的礦井中。

不然的話,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必然是一場巨大的事故災難。

礦井不同於其他地方,彆的不說,隻要下麵的通風設施出了問題,就會導致瓦斯濃度過高。

更不要說是坍塌以及爆炸這種狀況了,可以想象到,如果剛纔災難發生的時候,礦井下麵還有職工作業的話,他們大概率是很難活著回來了。

與此同時,人群中的周揚也嚇出一身冷汗,但更多的還是激動。

籌劃了這麼多天,終於成了!

皇天不負有心人啊,挽救了這麼多人,周揚的內心既激動又開心。

據他所知,前次這次地震引發的礦難造成兩百多人死亡,另外受傷的人員更是超過了三百人。

也就是說,那次事故波及到了駝山煤礦80的職工乾部。

而這一次,由於他的介入,除了個彆幾個人在撤離的時候摔倒以及輕微的擦傷外,幾乎冇有人受到傷害。

隻是很可惜,這次事件不同於寧海鐵礦那次,他註定要當無名英雄了。

畢竟這種事情,他也冇辦法和彆人說。

由於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礦慶也隻能草草結束了!

接下來的時間,在礦領導的組織下,礦上所有的職工乾部全都投入到了抗震救災當中。

儘管這次地震並冇有給礦上造成人員損失,但是造成的破壞依舊不小。

首先是駝山煤礦的4個礦井,有三個發生了坍塌,必須及時排險。

不然的話,任由情況繼續惡化下去,還會發生二次災難的。

其次就是地麵上的部分建築也遭到了破壞,比如說一些不太牢固的地窩子,比如說牲口棚以及其它臨時建築。

由於建築質量不過關,甚至於乾脆就是臨時搭建的,在這次地震中都坍塌了。

必須對這些建築進行風險排查,不能住人的必須及時拆除,免得砸到人!

更為重要的是,誰也不知道這次地震是不是已經過去了,後續會不會還有更強烈的地震!

總而言之,接下來的時間整個煤礦都陷入了忙碌之中!

在這些人當中,周揚和範德彪算是比較另類的!

在所有人都在忙碌的時候,周揚卻回到嫂子給他安排的宿舍休息去了。

他知道,這次災難已經過去了,不會再有更大破壞的地震了。

再加上這幾天他一直在忙著這事兒,晚上還得抽時間翻譯稿子,所以都冇有休息好。

反正礦工們救災的事兒他也幫不上什麼忙,還不如趁此機會好好休息一下。

晚上七點多,周揚睡的正香,門外響起了清脆的敲門聲。

範德彪當即將門打開,卻發現是周平和塔娜!

“小揚呢?”

範德彪做了個禁聲的手勢,然後指了指裡麵的床上睡得正香的周揚。

周平當即點了點頭,將一個帶著蓋子的搪瓷盆子遞到了範德彪的手上,然後說道:“今天食堂亂混混的,你們就在屋裡吃吧!”看書喇

“行!”

“就不打擾你們了!”

說完,周平便帶著塔娜離開了。

從乾部宿捨出來之後,塔娜有些感慨的說道:“小揚真的是個福星啊!”

“為什麼這麼說?”

塔娜略帶一絲後怕的說道:“幸好聽了弟弟的提議,把礦慶的時間提前了兩天,不然的話,今天還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呢!”

周平輕輕“嗯”了一聲,卻冇有說話。

“你怎麼了?”

周平突然盯著塔娜說道:“我們聊聊?”

塔娜先是一愣,然後心跳忍不住快了幾分,小聲說道:“聊什麼?”

“聊聊現在,聊聊未來!”

“現在?未來?”

這略帶文藝範兒的話似乎觸及到了塔娜的盲區,頓時讓她有些不知所措。

周平看著塔娜漂亮卻不失英氣的臉龐,略帶一絲愧疚的說道:“這幾年苦了你了!”

“你我”

塔娜的心裡“砰砰”作響,心臟都快要蹦出來了。

五年了,他還是第一次和她說這種話。

一時間,塔娜都不知道該如何搭話了!

“這段時間我也想了很多,再加上小揚來瞭解開我一個心結,所以我不想再辜負你的這片情意了,要是你還願意的話,那我們就做真正的夫妻吧!”周平道。

塔娜此時整個人的腦海裡一片空白,等待了五年的時間,她終於感動了這個臭男人。

她想說“我願意”,但是喉嚨似乎被什麼東西卡住了一般,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與此同時,眼淚卻忍不住掉了下來

周平舉起粗糙的手,慢慢擦拭著塔娜的眼淚,然後說道:“對不起,這些年讓你受委屈了!”

“你臭男人,你說的是真的嗎?”塔娜咬著嘴唇說道。

“嗯,以後咱們就是真正的夫妻了,隻要你願意!”周平道。

“我願意!”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