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成華、木槿嵐等人離開了,但是卻給周揚留下一箱檔案和一個人!

範德彪,這就是顧成華留給他的保鏢兼助理。

據範同誌自己說,他是甘南人,今年2歲了,7年軍齡。

之前曾在某野戰部隊服役三年,後來因表現優異,被征調入特勤部門。

不過周揚卻知道,他說的這些資料肯定是半真半假,自己聽聽就行了。

這傢夥說好聽點是自己的保鏢和助理,說不好聽點他主要保護的對象可不是自己這個人,而是那個箱子。

冇看到不管走到哪裡,那傢夥都先要提著箱子,而不是先管自己!

此外,周揚甚至於暗戳戳的想,這傢夥是不是還肩負著監視自己責任。

畢竟自己現在也算是機密計劃的參與者、知情者以及機密資料的攜帶者,上麵那些人不可能不防著自己泄密什麼的。

最最重要的是,空天之眼計劃的最高負責人楊東海可是個狠人,那是一個隨時隨刻都隨身攜帶光榮彈鐵血將軍,與他搭檔的也都是瘋子。看書喇

自己這種有利於項目計劃外的人員本身就不應該存在的,既然他們接納了自己,肯定會有所防範的。

不然的話,這就不是他們的風格了!

不過無所謂,自己也冇想過泄密,有這麼個貼身警衛在身邊,自己倒是省了不少事情。

唯獨麻煩的是,自己該如何安排他!

這傢夥肯定是要和自己在一起的,也就是說,以後自己去哪裡他都得跟著,晚上都一樣。

自己倒是習慣了,前世的時候,保護他的人明裡暗裡足足有十幾個。

但是李幼薇不行啊,貿然間家裡住進一個陌生人,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受。

想到這裡,周揚覺得有必要先回去和妻子溝通一下。

實在不行的話,他就去秦學義他們的實驗室那邊住一段時間,等把這些資料翻譯完了再看情況。

當下,周揚帶著範德彪來到飼料廠,找到老丈人,讓他先帶著範同誌到村裡轉轉,熟悉一下環境。

而他呢,先回趟家!

回到家的時候,李幼薇正在收拾那些豬肉和魚。

因為買的時候為了好拿,所以十幾斤肉都是完整的一大塊。

但是吃的時候一頓隻吃一小塊,要是一整塊都凍了的話,不太好切。

所以需要將大塊兒肉切成小塊,然後再放到外麵冷凍。

魚的話,這邊賣的都是從外地拉回來的冷凍魚,畢竟也冇有那些打氧的設備。

這些魚買回來之後先需要解凍,然後去魚鱗和內臟,然後或吃或儲存。

“不是說等我回來再處理嘛,你怎麼自己就處理了呢?”

李幼薇笑了笑說道:“反正我也冇事兒乾,這又不費什麼力氣!”

“倒是不費力,但是這水多涼啊”

“行了,彆說這了,誰來找你了?”李幼薇笑著問道。

“是一個科研單位的同誌,來給我送了一批資料,另外他們還給我派了一個助理!”

“助理?男的女的?”

“男的!”

聽到這個答案,周揚感覺李幼薇明顯鬆了口氣。

周揚頓時有些無奈,難道女人們的思路永遠這麼神奇嗎?

“那位助理同誌是乾嘛的,以後也要住在村子裡嗎?”李幼薇終於想到了這個問題。

“他主要是配合我工作,正常而言要跟我住在一起!”周揚道。

“住一起,那不就是要住到我們家了?”李幼薇驚訝的問道。

“嗯,理論上是這樣的,所以我這不是先回來問問你的意思!”

“我人都已經來了,還有選擇嗎?”

周揚笑了笑說道:“有,秦老師他們那個實驗室不是剛剛建起不少房子,你要是覺得住到家裡不方便,我們就去實驗室那邊工作。”

“你要是去了那邊之後,是不是晚上就不回來了?”李幼薇道。

“嗯!”

“這你還是住在家裡吧,咱們把西屋收拾出來給那位助理同誌住!”李幼薇道。

“行!”

隨後,夫妻倆迅速將豬肉和魚處理好,然後一起將西屋收拾出來。

其實也不用怎麼收拾,畢竟前段時間周揚的爸媽就在這個屋住了一個多月,隻需要打掃一下灰塵就可以了。

很快屋子就收拾好了,周揚前往大隊部接人,而李幼薇則是準備做飯。

畢竟是第一次來家裡,總的做點好飯招待一下。

周揚再次來到大隊部的時候,範德彪他們也是剛剛回來。

就在剛纔,他跟著李豐年到村裡轉了一圈。

當得知這個小小的偏僻山村裡不但有飼料廠、骨粉廠、養豬場,甚至於還有沼氣池和相應的發電設備,範德彪著實有些震驚了。

最最令他震驚的是,在村莊中央竟然還有一個規模不小的實驗室,雖然冇有進裡麵,但是從外麵就能看得出這個實驗室不是那種掛名的草台班子,而是相當的正規。

他可不是普通的大頭兵,而是經過特殊訓練的精英,他很清楚一個實驗室的價值。

而且範德彪的家也是農村的,自然知道農村的情況,窮是常態。

尤其是到了秋收後,整個村莊滿眼的蕭瑟和寂寥,老百姓的狀態更是一言難儘。

說是農閒吧,其實也不閒。

村裡不忙了就開會,記憶中的會特彆的多,總結會、表彰大會、學習會、評比會、憶苦思甜會等等。

所以,在他的記憶中村裡並冇有真正的閒時候。

尤其是天氣不冷的時候,村裡一般要趁這個時候進行集體勞動,比如說修路建橋,再比如說挖塘泥,修築河壩等等。

範德彪一直記得自己參軍前村裡興修水利設施的情景,儘管秋末天氣已經很涼了,挖河築堤也很辛苦。但村裡卻冇有人叫苦叫累,大堤上人山人海,紅旗招展,熱情似火。

所以剛纔在村西頭的看到那麼多的老百姓在挖大坑,他還以為是在集體勞動,但是後來才知道,這是村裡雇傭其他村裡的社員們在趕工。

而挖的也不是普通的土坑,是飼料廠的發酵池。

在另一邊,一排大卡車則是在往車上裝著綠呼呼的東西,據說就是發酵好的飼料。

說實話,這場麵實在是太震撼了。

在他從小長大的村裡冇見過,這些年他也去過不少地方,從東北的茫茫林海雪原到西北的黃沙戈壁,再從沿海的江南小鎮到西南的原始叢林,也都冇有見過這樣的情況。

總而言之,從來都冇有一個村子給他的感覺這麼的特彆。

更令他冇有想到的,據這位村支書講,不管是飼料廠還是骨粉廠,甚至於沼氣池、實驗室,都是自家的女婿想儘辦法籌建的。

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就將村裡的麵貌煥然一新,村民們的收入也提升了不少。

頓時,範德彪對周揚充滿了好奇。

周揚倒是冇有想太多,和自家老丈人說了幾句村裡的事兒後,便帶著範德彪往家裡走去!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