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京城大學家屬院沈家!

在周揚和朱大慶吃飯的時候,沈家這邊同樣也在吃飯,隻不過沈家的氣氛卻並不是很和諧。

現在的沈振國已經是京城大學的副校長了,雖然談不上位高權重,但在京城也算是一號人物。

而沈家此時也有了些大門大戶的模樣,不管是住的地方還是其它方麵,都比之幾年前要好了許多。

現年2歲的沈振國正是年富力強的時候,儘管這些年身體並不是很好,但依舊走路帶風。

剛剛下班回來的他推門走了進來,卻看到大兒子沈晨光鼻青臉腫的坐在客廳裡,大女兒沈晨曦和小女兒沈晨露正在給他敷藥。

看到這情況,沈振國整個人就氣不打一處來。

“又和人打架了,你就不怕那天被人打死在外麵?”

對於大兒子,沈振國心裡是一千個一萬個不滿意。

但凡這小子能混個工農兵大學的畢業證,沈振國都不會讓他到學校保衛科當個保安。

他好歹也是京城大學的副校長,不管是人脈還是關係都是有的。

可惜啊,這小子就不是讀書的料,自己就算是想給他鋪路都不行,隻能勉強給他弄個工作。

想想,堂堂副校長的兒子卻在學校當保安,沈振國每每想到這事兒就覺得臊得慌。

更何況這小子還不省心,經常在外麵打架鬥毆,簡直是讓他丟儘了臉。

再想想大院裡其他人家的孩子,哪有一個像他這樣。

而沈晨光這邊,被自家老爹這嫌棄的眼神看著,心裡也是極度的不舒服。

從小到大,不管是他爸還是他媽,一旦他犯錯就是這種表情。

叛逆勁兒一上來,沈晨光就盯著沈振國說道:“爸,你知道是誰把我打成這樣的嗎?”

“誰?”

“周揚!”

“啪!”

此話一出,沈振國手裡的公文包直接掉在了地上,發出了沉悶的聲音。

周揚,周家那個小兒子,對於這個名字沈振國一點都不陌生。

那小子不但經常揍自家兒子,還把自家小女兒的魂都給勾跑了,甚至於為了他不惜偷偷到塞北省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插隊四年。

甚至於明明知道那小子已經結婚了,都依舊冇有放棄。

而後,沈振國盯著兒子沉聲問道:“你在哪裡見到他的,他怎麼會回到京城來呢?”

“就在大市場那邊,至於他什麼時候回來,又因為啥回來我就不得而知了!”

聽到這話,沈振國的臉色頓時有些不安起來。

周家這些年可以說一直是他的一塊心病,讓他寢食難安。

看到這一幕,沈晨光突然說道:“爸,聽說當年是你舉報了周家,你說周揚那個小王八蛋是不是回來找你報仇了!”

沈振國聽到這話,臉色再次大變。

隻見他猛然將手裡剛剛撿起的公文包,狠狠的砸向了沈晨光。

“呼!”

一尺見方的牛皮包裡塞滿了各種檔案,重量可不輕,這玩意兒要是砸在身上,效果一點都不比磚頭差。

沈晨光從說話的時候就防著自家的老爹的,看到飛過來的公文包,當即起身一跳,躲到了沙發後麵。

“啪!”

牛皮包狠狠地砸在了沙發上,愣是將沙發砸的“嗵嗵”作響。

頃刻間,整個沈家一片寂靜。

不管是沈晨曦還是沈晨露再或者是剛纔還在拱火的沈晨光都懵了,他們從來都冇有見過自家老爹這樣暴怒。

他們對自家的老爹也算是相當的瞭解,自詡為知識分子的他就算是生氣也頂多嘴巴上數落幾句,鮮有動手的時候。

冇想到今天因為這事兒竟然屢次失態!

顯然,大哥剛纔的話可能是刺激到了父親。

沈晨曦愣了片刻之後,急忙上前安慰道:“爸,你消消氣,大哥剛纔也是無心之過”

沈振國冇有搭理大女兒,然後黑著臉走向書房,並將房門狠狠的關上了。wp

頃刻間,整個沈家的氣氛變得尷尬而又詭異!

書房裡,沈振國有些顫抖的坐在椅子上,胸口急促的起伏著,顯示著他此時內心的不平靜。

周家的那件事情,可以說是他一身的汙點。

雖然說他這輩子錯事兒冇少做,但是唯獨這件事情讓他最內疚,最是耿耿於懷。

最主要的原因是當年周家對他也算是有恩!

不僅僅是周亞文對他有知遇之恩,在學校非常的照顧他,而且在自然災害最為嚴重的那幾年,是周家不遺餘力的幫襯,他們一大家子才艱難的熬過來。

正因為如此,往後那些年兩家的關係纔會那麼好。

而周亞文也引他為兄弟知己,纔會毫無顧忌的在他麵前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隻是,周亞文這個人為人太過於正直,當年運動開始的時候,他非但冇有收斂,反而對這事兒一直持批評態度,很快就被人盯上了。

當那些人找到沈振國,並讓他陷害周亞文的時候,沈振國也曾猶豫過。

但是那些人卻說了一些話,至今讓他記憶尤深:“以你和周亞文的關係,如果你不出麵指證他,那麼一旦他被打倒了,你就是他的同黨餘孽。到時候不僅僅你自己要倒黴,你的家人朋友都要被處理”

也正因為如此,所以他纔會出麵將周亞文之前說的一些牢騷之言寫成材料,送到了那些人的手裡。

很快,周家就被打倒了。

而他也因為有功,所以很快就被提拔為了化學係的係主任,再之後又一步步爬到了副校長的位置上。

但不管爬的多高,他的心裡始終都是惶恐不安的。

這些年來,他拒絕聽到周家的一切訊息。

除了知道周亞文夫婦被丟到了一個鳥不拉屎的偏僻農場外,其它的一概不知。

即便是明知道小女兒去找周揚了,但是他卻不敢去將她找回來,因為他害怕見到周家的人。

但是現在他知道自己躲不過去了,周家的人很快就回來,然後找他算賬。

其實他剛纔的失態並不僅僅是因為兒子的話,更多的還是因為周亞文。

因為就在今天下午,他這六年來第一次聽到了那個人的訊息。

下午的時候,他們接到了相關部門的命令,稱塞北省寧市的國字號化肥廠在化肥的製作工藝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就技術的先進程度而言,可以直追西方國家。

因此有關部門準備組織一批專家,前往塞北化肥廠進行考察,並對這項技術進行科學論證。

京城大學作為國內最頂尖的學府,必須派人前往。

而當他看到塞北化肥廠的項目顧問的名字後,赫然就是周亞文,沈振國當時整個人就感覺不好了。

他深知周亞文的實力,現在他既然走出了那個破農場,進入了相關部門的視線裡。

那麼憑他的實力,很快就會返回京城,到時候就該輪到他們沈家倒黴了!

所以,此時的沈振國內心充滿了恐懼和不安!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