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午十點半,當最後一輛馬車上的糧食卸到一半的時候,周揚當即喊停了。

因為他這邊統計的結果已經超過了九萬斤,剛好到交公糧的數額!

隨後,便停止稱重。

緊接著,公社乾部們便同周揚一起覈算總重量以及八寶梁村的任務糧。

折騰了半個多小時,終於算是覈算完成了。

而後公社乾部給了周揚一張單子,填好各種數額,並簽了字。

但這還冇完,周揚需要拿著這張單子到公社裡麵找人蓋章,蓋完章纔算是徹底完事兒了。

做完這些後,已經是十一點多了。

周揚讓牛大壯、崔前進等人先回村兒,而他則是踩著自行車前往不遠處的糧站。

當他來到糧站的時候,發現這裡賣愛心糧的人寥寥無幾。

其實完全可以預料到,很多生產隊今年連口糧都不夠,哪有餘糧拿出來賣!

當下週揚進去問了一下價格,當得知一斤上好的小麥僅僅隻有012元後,他帶著沉重的心情走出了糧站。

也難怪老百姓們不願意將糧食賣給國家,這價格實在是令人一言難儘!

一斤小麥一毛二分五,這價格簡直低到令人髮指。

在周揚看來,對糧食實行統購統銷,完全是通過對農業以及農民的剝削為工業輸血。

想想就能明白,國家對農產品的收購價格低於其價值,而賣給農民的工業品高於其價值,這就是所謂“剪刀差”。

同時,這也是一種“暗稅”。

眼下,農民除了向國家除了繳“明稅”以外,在售農產品的同時,還上交了“暗稅”。

這是何等的不合理,也難怪大傢夥兒一聽到要賣愛心糧就一臉的不情願。

想想一個農民辛苦一年,實際可支配的收入也就五六百斤糧食,這還是得年景好。看書溂

反觀城裡工廠上班的那些工人,即便是普通的二級工,一個月也有36塊錢的工資。

如果就以一毛二分五一斤小麥的價格算,他們一個月的工資可以買288斤小麥,兩個月的工資就比一個農民一年的收入還要高。

當然了,賬雖然不能這樣算,但是也足以看出這個製度的不合理。

也正因為如此,眼下的農村以及農民一貧如洗。

同時呢,還加劇了城鄉分割,拉大了城鄉差距。

然而,凡事都有兩麵性,雖然農民們確實是受了大委屈,但是卻也因為他們的奉獻,使得我們國家成為唯一一個不是通過戰爭侵略以及對外掠奪而完成工業建設的國家。

作為一個科研工作者,周揚同情農民,但是他也理解國家的苦心和無奈。

而這些更加堅定了他帶著村民們提高收入的決心!

回到村裡剛好是中午十二點,周揚將糧站的情況和老嶽父說了一聲後,便騎著自行車回到了家。

家裡李幼薇正在做飯,大燴菜蒸饅頭!

看著妻子蒼白的臉色,周揚便知道這妮子肯定是又有反應了。

現在她懷孕剛剛兩個月,正是反應最激烈的時候。

而做飯的油煙對她來說就是一個引子,一聞到就會感覺到反胃。

“又難受了?”

李幼薇點了點頭說道:“一聞到葷油味兒就不大舒服,不過緩緩就好了!”

“以後我要是趕不回來,你就去老宅那邊吃吧,不用管我!”周揚道。

“行!”

隨後李幼薇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然後說道:“這個小傢夥一點都不省事兒,你看我懷寶兒的時候哪有這麼大的反應,好像都冇啥感覺!”

“嗬嗬,哪能冇感覺,隻不過是你忘了而已!”周揚笑著說道。

“是嗎?”

“嗯,當時也有反應,隻不過冇有這次這麼嚴重!”周揚道。

“那你說我這次懷的是不是個兒子,不然這麼能鬨騰!”

“嗬嗬,這哪能看得出來!”周揚笑著說道。

“你希望我這次生的是兒子還是閨女?”李幼薇突然看著周揚的問道。

聽到這個問題,周揚當即說道:“我覺得隻要是你生的就行,不管男孩女孩兒我都喜歡!”

他知道李幼薇其實是想給他生個兒子,但是生孩子這件事兒誰能說得準生男生女,自己可不能表現得太有傾向性,不然的話這妮子會有心理壓力的。

“真的?”

“嗯!”

“你真好”

正說著,突然院子外麵傳來一陣腳步聲,緊接著就看到四哥李國強端著個黃色的小盆子走了進來。

待李國強進來後,周揚當即說道:“四哥,你咋來了?”

“嗬嗬,給你們送點吃的!”李國強笑著說道。

“啥吃的了?”

李國強掀開蓋著的籠布,隻見盆子裡麵是一隻雞,下麵還鋪著一層肉。

聞到味兒後,周揚有些驚訝的說道:“燻雞,還有燻肉,哪來的了?”

“安安他姥爺給拿來的!”

“咦,鐘叔來了?”周揚驚訝地問道。

“嗯,今天正好他們肉聯廠派車來咱們村兒拉豬,所以他姥爺就坐順車來了,這些燻肉和燻雞就是肉聯廠自己做的,所以就給我們拿了一些!”李國強道。wp

“那謝謝四哥了!”周揚道。

“謝啥謝!”

接著李國強再次說道:“安安他姥爺看完咱們的養豬場之後大為驚訝,讓我問一下,咱們的那個豬飼料能賣給他們一些嗎?”

“咋,他們肉聯廠也想養豬?”周揚驚訝地問道。

“不是想,而是人家本身就有自己的養豬場,隻不過好像他們的豬場效益一般,主要是飼料太貴了!”李國強道。

周揚想了想說道:“咱們村裡的飼料廠產能還有些小,眼下隻能勉強保證咱村自己的豬場使用,如果賣給他們的話,咱們可能就不夠了!”

“那我就回絕了他們?”

突然周揚心裡一動,產生了一個想法,當即說道:“先等等,晚上我和爹以及其他幾個村乾部商量一下!”

“行!”

隨後,李國強又簡單的說了幾句後,便離開了。

這突然間有了雞,又有了燻肉,原本簡單的午飯瞬間變的異常的豐盛了。

美美的吃完午飯,周揚讓李幼薇到炕上休息。

而他則是將鍋碗瓢盆洗乾淨後,便直奔大隊部。

儘管大中午的,大隊部這邊依舊人聲鼎沸。

因為下午要去賣愛心糧,所以隻要村子裡冇有任務的社員就都來了。

畢竟這事兒對於村民們來說,也絕對是一年中最值得期待的大事兒。

一年到頭,大傢夥除了口糧外,其實指望的還是賣糧食分的這些錢。

畢竟眼下這個年代,實在是冇有個來錢的地方。

家裡平常能見到最大的進項就是賣雞蛋的那幾個錢,但“雞屁股銀行”畢竟還是太小了,就算是把家裡那幾隻雞累死,一個月也下不了十斤雞蛋。

因此,每年秋收之後。

在有足夠的餘糧的情況下,社員們都期望早點把愛心糧賣了,然後好分錢!

當然了,想分錢的同時,不少人心裡還是難掩低價賣糧的苦澀。

隻不過這麼多年下來,大家都已經習慣了!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