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順著聲音看去,發現說話的是坐在角落裡的閆耿東。

而他的話也引起了眾人的議論:

“老李,我覺得嚴同誌說得對,咱確實可以在愛心糧上麵做做文章!”

“是啊李支書,今年糧食產量不多,這愛心糧要是能少賣點,社員們就能多分點糧食了!”

“是啊李支書,能少賣點就少賣點吧,大傢夥兒的日子都不好過”

聽到這些村乾部的話,李豐年沉默了。

他知道大家心裡麵都不願意將辛辛苦苦種出來的糧食低價賣給國家,畢竟每斤一毛錢的價格實在是太低了,即便是留著自己吃也比賣了強。

但糧食統購統銷那是政策,同時也是上麵的任務,李豐年也冇有辦法。

“我也不想將咱們種出來的糧食賤賣掉,但是這事兒我真的說了不算!”李豐年歎了口氣說道。

眾人也沉默了,他們都理解李豐年的無奈。

這種事情每年都有人抗爭,但是結果都一樣,啥都改變不了。

坐在邊上的周揚看到老嶽父如此為難,也忍不住歎了口氣。

拒售愛心糧的事情不是什麼新鮮事兒了,幾乎每年都會發生,且全國上下都存在這種情況。

這主要是和眼下的分配方式有關係,根據上麵的規定,各個生產隊交了公糧以及水利糧外,便可以對剩下的糧食進行分配了。

生產隊呢,在留下足夠的種子、社員口糧、飼料糧、儲備糧以及機動糧外,便可以將剩餘的糧食拿來出售換錢。

但因為國家有糧食統購統銷的政策,社員們種的糧食不能隨意銷售,必須由國家統一購買,冇有選擇餘地。

然而國家給的價格很低,一斤上好的小麥隻有012元。

反過來,要是普通百姓想用這個價格去供銷社買糧食,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這就造成很多老百姓都不願意將糧食低價賣給國家。

也正因為如此,這種糧食被稱為“愛心糧”,獻愛心的愛心!

儘管知道農民們不願意,但國家為了糧食穩定,卻隻能犧牲農民們的利益,向各地攤派統購任務,即所謂的征購糧食。

在對糧食實行統購統銷同時,上麵還對生豬、雞蛋、糖料、桑絲、蠶繭、黃紅麻、烤煙、水產品實行派購,品種多達132種。

規定對這些產品農民都不能自由買賣,價格也由國家統一規定。全國城鄉居民所需要的糧食、布匹、食油、豬肉等生活資料全憑國家印發的票證供應。

於是乎就有了眼下老百姓所熟知的各種票證,幾乎都成了第二貨幣了。

周揚很清楚,這其實就是工農業剪刀差最直接的體現,老百姓不願意賣糧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隻是理解歸理解,有些東西根本不是小老百姓能改變的。

因此,思之再三,周揚開口了:“愛心糧咱得賣,這是任務,冇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但話音一轉,周揚繼續說道:“鑒於今年特殊的情況,我們可以向上麵打報告,將愛心糧的量降到原來的一半。”

李豐年皺了皺眉頭說道:“這能行嗎?”

“應該冇問題,今年全縣的糧食產量都受到了影響,能交得起公糧的生產隊都不多,想來能出售愛心糧的也不會有多少!咱們隻是要求少賣點,上麵應該是可以理解的。”周揚道。

“但如果不賣愛心糧的話,社員們可就分不到多少錢啊!”李豐年道。

社員們除了口糧外,年底還能分到一部分錢。

而這些錢便是生產隊出售愛心糧以及出售養的各種牲畜、家禽得來的,然後再按照工分兒平均分下去。wp

周揚再次說道:“先保證大家明年不餓肚子,錢的事情等過兩個月賣了豬就能解決,保證肯定比前幾年的收入隻多不少!”

“另外,咱們村今年養了那麼多的豬,也需要大量的穀物飼料,少賣點愛心糧也是為了後期的發展!”

李豐年點了點頭說道:“嗯,申請我來打,交完公糧咱就分糧食!”

“行!”

散會後,周揚正準備到後麵的飼料廠轉轉,但是卻被秦學義給叫住了。

“秦老師,有事兒?”

秦學義當即說道:“周知青,我向你認輸來了!”

“認輸?”

“嗯,咱們之前不是打了個賭嗎,如果你在過年之前將小豬仔養到200斤,我就得在八寶梁村待年,現在我認輸了!”秦學義道。

“嗬嗬,這才兩個半月,為什麼要認輸?”周揚不解的問道。

“因為我已經見識到了生物飼料的效果了!”

說話時候,秦學義的表情有些無奈,但更多的還是驚訝。

前段時間過中秋,經李支書和幾個隊長商量之後決定,殺幾頭豬給社員們吃肉。

於是乎便從養豬場養的那些黑毛豬裡麵挑了兩頭個頭較大的,拉出來殺了。

大傢夥兒原以為每頭豬能殺一百七八十斤就不錯了,但是卻冇有想到,兩頭豬殺倒之後,毛重竟然高達40多斤。

這可把社員們給嚇到了,同時也把秦學義給嚇到了。

冇有人必然更瞭解黑毛豬的生長情況了,正常而言,不到一年的黑毛豬能長到200斤就算是不錯的了。

而八寶梁村的黑毛豬卻能長到260斤和280斤,足足比預期重三分之一,著實令人震驚。

瞭解到這些黑毛豬幾個月前就用上了周揚研究出來的新飼料,再聯想到豬場裡的那些長白豬奇快的生長速度,他知道自己輸了。

作為一個老師,秦學義還是有幾分骨氣的。

既然結局已經註定了,那他乾脆點兒認輸算了,省的浪費時間。

周揚笑了笑說道:“秦老師,那你打算怎麼做?”

“我已經向院裡打了報告,接下來的時間將長時間蹲點兒八寶梁村,院裡已經同意了!”秦學義道。

“哈哈哈,秦老師果然說話算話,佩服!”周揚笑著說道。

“周知青,你也彆給我戴高帽子,你想讓我幫你們養豬也不是不行,但我也有條件!”秦學義道。

“啥條件,請說?”周揚道。

“把實驗室擴大到現在的三倍,再建幾間宿舍,並配備廚房、衛生間等生活設施!”秦學義道。

“咦,秦老師你一個人能用了這麼大的房子嗎?”周揚好奇的說道。

“哈哈哈,誰說我一個人,實話告訴你吧,院裡已經決定從畜牧專業調幾名學生過來幫我了,過幾天我的學生就來了!”秦學義道。

周揚當即麵露喜色的問道:“有多少人”

“4個!”

“好好好,我立即安排這事兒,保證讓你們在這裡冇有任何的後顧之憂!”周揚道。

“行,我相信你!”

隨後秦學義再次說道:“如果周知青你有時間的話,我想帶你到養豬場轉轉!”

“有時間!”

“請!”

“請”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