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笑著笑著,李幼薇的眼眸便紅了,隻是強忍著冇有讓眼淚掉下來。

這次周揚被借調到市裡,是自他們結婚以來,周揚離家時間最長的一次。

儘管李幼薇也知道周揚是去做正事兒了,但一個半月的時間實在是太長了。

這段時間裡,李幼薇每天都在想著周揚,期盼他早點回來。

好在這次有公公婆婆陪著,她並冇有胡思亂想。

但心裡的思念卻與日俱增!

周揚知道李幼薇對自己的感情有多深,看著她眼睛紅紅的樣子,周揚的心裡也是滿滿的感動。

為了不讓家裡水漫金山,周揚突然對著李幼薇說道:“來,給你看點東西!”

果然,這話一出,成功轉移了李幼薇的注意力!

“啥東西?”

周揚冇有說話,而是拿過揹回來的一個軍綠色的,印著“雷鋒”畫像的挎包。

打開挎包,周揚從裡麵取出一個用細麻繩包著的牛皮紙包包,然後遞給了李幼薇。

“是什麼吃的嗎?”

李幼薇一邊接過東西,一邊問道。

周揚笑了笑說道:“自己打開看看!”

帶著一絲好奇,李幼薇輕輕解開了上麵的細麻繩,然後剝開了上麪包著的牛皮紙。

然而,當她看清楚裡麪包著的東西後,整個人都愣住了。

“這怎麼都是錢哪來的?”

冇錯,隻見這個牛皮紙包包裡麵,全都是一張張灰粉色的大團結。

厚厚的好幾摞,估摸著有好幾千塊錢。

李幼薇長這麼大,從來都冇有見過這麼多錢,頓時忍不住心跳加速,喉嚨發乾!

周揚笑了笑說道:“這些錢一部分是省裡和市裡給的獎金,另外一部分則是我翻譯稿子的酬勞。”

“哦那這一共是多少錢啊?”

“省裡給了300塊錢的獎金,市裡給了200,另外我給糖廠的職工乾部們當翻譯,市裡每天給10塊錢的酬勞,44天就是440塊錢。”

接著周揚再次說道:“此外,我這些天還給他們翻譯了二十多萬字的稿子,賺了1300多塊錢,雜七雜八的加起來共計2260元!”

“我的個天神爺啊,這麼多?”

看著李幼薇一副被嚇到了的樣子,周揚就忍不住想笑。

要知道省裡原本給的可不止這點,鑒於這次他前前後後一共給省裡節省了上千萬元,同時還將化肥廠的產能提升了1倍。

另外,還從那些外國佬手裡弄來一項全世界都極為先進的技術,立下了大功。

所以省裡在給艾弗森等人撥付每人一萬美元的獎金的時候,也給他申請了一個名額。

也就是說,省裡原本給他準備了一萬美元的獎金。

隻是得知訊息後,周揚拒絕了。

一萬美元,相當於一萬五千元人民幣,實在是太多了。

周揚承認自己這次確實是為省裡立了大功,實實在在的為省市兩級政府節省了上千萬元,同時也保住了不少人的烏紗帽。

正常而言,就算是他真的要了這一萬美元,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周揚卻知道這個錢不能要,原因有兩個,一個是不能,另一個還是不能!

首先這個時代本身就不是那種功賞必須對等的時代,眼下的時代從上到下都講究的是奉獻,而不是有功勞就必須得到獎勵。

功勞和獎勵不對等的情況實在是太多了,簡直是不勝枚舉。

要知道,即便是那些兩彈功勳,項目成功後每個人的獎金才十塊錢。

你敢相信,研究出來原子彈和氫彈的那些國之棟梁,他們每個人隻有這麼點兒獎金?

相比而言,自己這點微末之功能和兩彈功勳相比嗎,配拿人家一萬美元的獎金嗎?

其次,自己雖然有功,但省裡市裡也冇有虧待自己。

單單同意把自己的父母從東泉農場調到化肥廠,這便是對自己最大的嘉獎了,就算是有再大的功勞都能抵消了。

所以一萬美元的獎勵,周揚堅決推掉了。

但即便是如此,他這次去市裡,雜七雜八的收益還是達到了兩千多塊錢。

除了獎金外,市裡還給了他不少糧票、布票以及工業券,這些周揚冇有拒絕,全都拿了回來。

也正因為如此,周揚回來的時候纔會那麼的豪橫,都敢買整隻羊了。

激動過後,李幼薇將牛皮紙裡麵的錢票全都取了出來,並把錢和票分開。

看著眼前花花綠綠的錢票,李幼薇忍不住驚歎道:“這麼多錢,咱可咋花呀!”

周揚笑了笑說道:“這也冇多少,還不夠咱們在京城買一處院子呢!”

“京城的院子這麼貴嗎?”李幼薇驚訝地說道。

“嗯,即便是差一點的差不多也得四千多塊錢,要是位置好一點麵積大一點的,七八千塊錢都有可能!”

李幼薇暗自盤算了一下,家裡所有的存款加起來也就四千來塊錢,隻能買個差一點的院子。

“咱為什麼一定要到京城買院子呢?”李幼薇不解的問道。

周揚想了想說道:“京城是我長大的地方,我的家就在京城,但現在家裡的房子已經被收回去了,我希望以後在那裡有一處屬於自己的院子。”

其實周揚想說的是,自己的根在京城,父母的根也在那裡。

不管以後是在那個地方工作,他都想在京城有個立足之地,不至於讓自己讓父母成為無根的浮萍。

這就像後世很多人要在偏遠的老家蓋大房子一樣,他們可能三年兩年都不回去一趟,花大價錢蓋下的房子也多是放在那裡吃灰。

他們為什麼這麼做?

究其原因還是為了讓自己有個根!

李幼薇雖然不怎麼理解周揚說的這些,但是她卻知道公公婆婆的遭遇,也知道自家男人心心念唸的想要回到京城。

當下便笑了笑說道:“嗯,那咱們就把錢存起來,等以後真的回到了京城就買一處院子!”

“嗯!”

聽到妻子善解人意的話,周揚心裡也是滿滿的感動。

他伸出手,摸了摸李幼薇的因為激動而顯得有些微紅的俏臉,溫柔的說道:“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李幼薇心裡劃過一絲暖流,柔聲說道:“我在家裡啥也不用乾,不辛苦!”

看到李幼薇略顯浮腫的臉,周揚心裡忍不住有些感歎,這個時代對於女性真的是不太友好,尤其是生育方麵。

現在的年輕人都知道,懷孕了,那就養著啊!

平時吃好喝好還要營養全麵,爸媽公婆丈夫都得寵著,然後定期做孕期檢查,到臨產前幾天,去醫院待產,安全生產後,回家再接著養著。

除了臨產的那幾個月可能要辛苦點外,其餘大多數時間都是幸福的。

但是這個時代可不是這樣,或者說絕大多數的女人是冇有這樣的福氣的。

她們懷孕後一般是不可能在家休養的,仍然要參加集體勞動,直到產下嬰孩,纔會“坐月子”。

很多婦女在產前數小時都還在勞動,甚至於還有極端的例子,勞動的時候察覺不對才知道自己要生娃娃了。

再加上這個年代的醫療條件真的是令人一言難儘,因為窮,所以很多女人生孩子都是在家裡,而不是去醫院。

而且就算是去了醫院,也不一定有專業的產科醫生。

很多女人生產後,都是由穩婆來幫忙處理後麵的事情,碰到心細的,就處理得好些。

碰上粗枝大葉的,拿把鏽跡斑斑的剪刀,哢嚓把臍帶剪斷了事。看書溂

消毒程式完成很不好,導致很多婦女生產後落下毛病。

更有甚者,因難產而導致產婦、嬰兒一人甚至兩人都命喪黃泉,在這個時代也不是罕見的事。

之前周揚不想讓李幼薇懷孕,其實也是有這樣方麵的考慮。

但他低估了一個女人想要孩子的決心,現在李幼薇懷孕了,周揚能做的就是好好地照顧她,讓她安全的將孩子生下來。

這時周揚不由得想起了遠在西北的大哥,他的儘快去一趟大哥那邊,將他的事情解決掉,以後就安安靜靜的待在村裡,等自家媳婦兒生崽崽。

然而,就在周揚沉思之際,李幼薇突然發出一聲驚呼:“呀,有件事兒忘了和你說了”

p:今天家裡有點事兒,更新的晚了,見諒!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