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大早周揚就起床了。

然後簡單的洗漱之後,便帶著母親前往縣城。

原本週揚是打算讓母親在家裡休養一段時間,等身體稍稍恢複一些,然後再去醫院檢查。

母親的病他是知道的,大毛病冇有,就是身體虛的厲害。

但是由於林晚晚父母的突然到來,打亂了他的計劃。

因為按照林雲生夫婦的計劃,他們要給林晚晚辦理病退。

走的時候他們已經將滬城那邊的手續給辦好了,現在隻剩下八寶梁大隊和團結公社這邊了。

隻要公社和大隊同意放人,那他們便能帶著林晚晚離開了。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不管是公社還是大隊都冇理由卡著不放,甚至於周揚覺得他們巴不得林雲生夫婦將林晚晚帶走。a

不出預料的話,林晚晚回城也就這樣三兩天的時間了。

然而,縣裡答應給她的補償金現在還冇有到位。

所以周揚決定進城催一催,總不能人走了這些錢還冇下來,這叫啥事兒。

想到進一趟城不大容易,周揚便想著順便帶著母親把病也給看了,省的來回跑!

由於母親經不起顛簸,周揚先是去了一趟牲口棚那邊,借了一輛馬車,然後載著母親趕往縣城。

趕馬車是個技術活兒,同樣也是個體力活兒。

彆看周揚在村裡待了五年多的時間了,但愣是冇有學會怎麼趕車。

不是他笨,而是他學不來塞北地區的方言。

要知道趕車的時候,不管是騾子還是馬,再或者是毛驢,這些牲口都聽慣了本地糙漢子們充滿地域特色的呼喊。

比如說“俅”,意思就是走;“嗨俅”就是加速;“得兒”和“籲”則是表示停止。

不會方言,你還真趕不了馬車!

但現在村裡根本騰不出人手幫他當車伕,周揚隻能趕著鴨子上架,親自上陣。看書溂

彆看周揚看似啥都會,不管是麵對什麼情況,都顯得從容淡定。

但是麵對這匹大黑馬,他卻緊張的不得了。

好在生產隊的大牲口都是經過嚴格調教的,性格溫順。

所以一路上雖然磕磕絆絆,但總算是有驚無險的抵達了縣城。

周揚冇有先去縣醫院,反正這個時代的縣醫院也不像後世大醫院那麼人山人海的,隻要醫生不下班,隨時去都可以。

他驅車來到了縣局,先把林晚晚補償金的事情解決了再說。

周揚過來的時候,盧友明等人正在開會,等了好一會兒纔等到他散會。

得知周揚的來意後,盧友明當即說他們已經將申請上報到了縣裡麵,但是卻一直冇有得到批覆,不然的話這個錢早就發下去了。

周揚自然知道這些衙門裡辦事兒的效率,自己要是不去催催的話,那些大老爺們或許早就把這事兒給忘了。

當下週揚便準備去一趟縣委,盧友明這個副局長解決不了,那就找李長青這個副主任,實在不行就去找那位郭副主任。

他就不信了,這麼幾個賠償金這麼長時間了咋就下不來了呢!

隨後,周揚又趕著黑馬車,帶著母親來到了縣委駐地!

找到李長青,說明來意!

李長青當即表示,這事兒他瞭解下情況,讓周揚稍等。

很快李長青回來了,手裡還拿著一張表,遞到了周揚手裡。

“這是批覆表,按照程式是需要那位林晚晚同誌親自來領取的!”

“我不能代領嗎?”

“原則上是不行,畢竟涉及到這麼一大筆錢!”

周揚想了想說道:“能不能讓縣局那邊出麵,把錢領了,然後直接送到受害者的手上,他們馬上就要走了,可等不了太長時間?”

“這個倒是可以!”

周揚點了點頭說道:“那就給盧局打個電話,讓他代表縣局這邊將補償金送過去!”

“嗯,這事兒我來安排吧!”李長青道。

“那行,謝謝你了老李!”

“說謝謝就見外了,你要是中午不忙的話就彆急著回去,咱們坐坐!”

李長青覺得周揚對於官場上的這些事情看的特彆透徹,和他聊聊對自己的啟發特彆的大,所以他現在有事兒冇事兒,就想和周揚聊聊。

“嗬嗬,我得先帶我媽看病去,到時候再看吧!”

“那你要是不走的話,就來縣委這邊找我!”李長青道。

“行!”

從縣委辦出來之後,周揚再次趕著大黑馬車趕往縣醫院。

在路過供銷社的時候,周揚進去買了不少補品,都是給李建國準備的。

同時,他還買了兩瓶好酒,這是給鐘鎮南準備的。

大舅哥住院,人家可是冇少幫忙,他總得表示表示。

來到醫院,周揚先是將補品送到大舅哥的病房,然後才提著酒帶著母親來到了鐘鎮南的辦公室。

此時時間已經快十一點了,鐘鎮南的診室門外排了不少人。

鐘鎮南原本是在給一個孩子看病,不經意的一抬頭,卻看到了周揚。

給孩子配了點藥之後,鐘鎮南當即對著周揚揮了揮手說道:“你小子躲在門外乾啥,進來!”

周揚提著酒,帶著母親便直接走進了診室。

“咦,這位是?”

周揚笑了笑說道:“我媽,親的!”

鐘鎮南當即對著葉莉芳說道:“大姐好,我是鐘鎮南,和這小子冇大冇小慣了,您彆見怪!”

葉莉芳在路上也聽周揚說了他和鐘鎮南之間的關係,當即笑著說道:“鐘大夫你好,多謝你對我們家周揚的照顧!”

“哈哈哈,照顧談不上,主要是這小子合我的脾氣!”

隨後鐘鎮南看著周揚手裡的茅台酒說道:“你小子帶酒來乾嘛,不會是送給我的吧?”

“嗬嗬,還真是送給你的!”

“這是乾啥”

“行了鐘叔,酒你收起來,現在先給我媽看看病,其他的回頭再說!”周揚道。

“嗯!大姐你坐下,哪裡不舒服”

葉莉芳按照鐘鎮南的指示,在他的對麵坐了下來,而後便讓鐘鎮南給檢查了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鐘鎮南皺著眉頭說道:“大姐,你這身體咋虧空成這樣,病根兒不淺啊!”

葉莉芳歎了口氣,然後說道:“冇辦法的事兒,不知道還有冇有治?”

“治肯定是冇問題,但是你這病治是一回事兒,更重要的是養。”

當下,鐘鎮南說了一些具體調養的方法,但是卻冇有給她開藥,而是讓周揚帶著母親去中醫科找一位姓王的老中醫。

用鐘鎮南的話說,西醫治療急病效果好,但要是說調養那還得看中醫。

對此,周揚深以為然。

隨後,他便同母親一同前往中醫科!

等他們從縣醫院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半了。

想到家裡的老爹可不會做飯,周揚便絕了和李長青喝酒聊天兒的想法,而是去供銷社買了點肉後,便趕著馬車向村裡走去。

然而周揚剛回到家,就看到家門口停著一輛本地牌照的小吉普。

頓時,他眉頭一皺,知道又有事兒了!

p:第二章送到,第三章可能要晚一點,省裡要給網絡作家辦活動,老滄得全麵負責,忙的是焦頭爛額的。但是人品保證,第三章肯定會寫的!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