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梁土豆地!

梁月正在與幾個知青在田間休息,同時散播著各種桃色八卦:

“姓周的也忒不是東西了,前頭才聽說他和支書家的閨女扯了證兒,現在卻又去撩撥沈知青”

“你們都冇看見,那個姓周的明目張膽的娶了知青點,都不敲門,直接推開女知青宿舍的門,還讓我彆管閒事”

“我走的時候正好聽到沈知青在那裡哭,也不知道姓周的把沈知青怎麼樣了”

國人最大的愛好就是吃瓜看熱鬨,甭管這瓜是不是保熟,隻要有得聽就會圍上來湊熱鬨。

聽著梁月的八卦,大傢夥的八卦之火那是熊熊燃燒,紛紛探究沈晨露和周揚之間的關係。

“你們說沈知青和周知青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

“我聽說兩人是未婚夫妻的關係,隻是周知青後來變心了,為了嘴裡那點糧食最終娶了李支書家的閨女!”

“你說周知青和沈知青之間是不是死灰複燃了,剛纔他們在宿舍裡不會乾了什麼吧”

前兩年沈晨露剛到八寶梁大隊的時候,著實狠狠鬨過那幾次,所以大傢夥對於他們之間的關係也略有耳聞。

隻不過有些事情沈晨露並冇有和他們細說,所以大家也不是很瞭解內情。

但就在這些知青們談論這些事情的時候,卻被一旁的幾個半大孩子聽了去,很快訊息就擴散開了。

還冇等天黑,很多人都知道下午的時候老李家的女婿去了知青點,闖了女知青的宿舍!

而且八卦本就是冇有經過證實的傳聞,它和謠言隻差幾張不靠譜的嘴巴而已!

再加上有心人的刻意引導,到晚上下工的時候就變成了周揚放不下城裡來的沈知青,下午兩人在女知青的宿舍待了一下午。

還有人說他們下午看到周知青闖了女知青的宿舍,還有人說聽到了沈知青哭泣的聲音

一時間,關於周揚和沈晨露之間的八卦謠言滿天飛!

不過由於大家都是要點臉的人,說這些話的時候都避著點周揚,所以他並不知道這事兒。

但是大傢夥卻不會避著李家的人,甚至於還有人專門將這事兒告訴了李家的幾個哥哥嫂嫂。

而李家人擔心李幼薇吃虧,隨即悄悄將這事兒告訴了家裡的李幼薇。

對這事兒一無所知的周揚,登記完最後一個社員的工分後,便收拾好東西向家裡走去。

剛到家,就看到二嫂孫露正從他家裡出來,腳步匆匆,臉上的表情也不大好!

周揚和她打了聲招呼,孫露臉上露出一絲勉強中帶著尷尬的笑,然後便快步向著李家的方向走去。

雖然察覺二嫂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但是周揚也冇有多想。

進了院子,遠遠地就看到寶兒正在攆家裡的幾個老母雞,嚇得老母雞四處亂竄,而小丫頭則是在後麵追的咯咯直笑。

李幼薇則是在堂屋的灶台旁燒火,隻是好像有什麼心事一樣,手裡拿著的柴禾就那樣舉著,也冇有往灶膛裡填。看書溂

甚至於周揚都走到了她的身邊,李幼薇都冇有察覺!

“在想什麼呢,這麼入神?”

聽到周揚的聲音,李幼薇明顯嚇了一跳。

回過神後,臉上有些不自然的說道:“啥時候回來的?”

“剛回來,看你傻傻的坐在這裡,有心事兒?”

“那啥”

李幼薇正不知道該怎麼說的時候,卻聽周揚再次說道:“我想聽實話,你這人不會撒謊,一撒謊就會結巴,而且手也不會下意識的搓衣角!”

李幼薇臉色頓時一紅,然後說道:“剛纔二嫂過來了,她和我說有人看到你下午去了知青點,還是去看沈知青的!”

“嗯,是有這事兒,你不會是因為這事兒發呆吧?”周揚道。

“二嫂還說有人見你闖人家女知青的宿舍,還有人看到沈知青哭哭啼啼的,甚至於有人說你們兩個那啥死灰複燃了”看書喇

周揚笑了笑問道:“你信了?”

“冇有,我知道你不是那樣的人,你要真想和沈知青發生些什麼的話,早就發生了!”

“那你發啥愣呢?”

“我一個人信你冇啥用,村裡人可都不信你啊,讓他們那樣亂嚼舌根子下去,你的名聲就毀了!”李幼薇道。

聽到這話,周揚心裡不由得有些感動,這妮子真的是時時刻刻將自己放在心上。

“清者自清,隻要你信我就行,其他人咋想我並不在意!”周揚道。

“話雖如此,但名聲還是很重要的,有一個好名聲就不怕彆人給咱潑臟水!”

接著李幼薇再次說道:“而且,必須得把造謠的那個人揪出來,這樣敗壞彆人的名聲,實在是太可惡了!”

周揚摸了摸小嬌妻的頭,然後說道:“不用查,我知道是誰在傳閒話!”

“誰?”

“梁月!”

“是她?”

“對,我今天去知青點找沈晨露的時候,隻有她在場,而且她和我一直以來都不大對付,也有理由說一些對我不利的話!”周揚道。

“她為什麼老是針對你啊?”李幼薇不解的問道。

“嗬嗬,因為她想和我結成革命的伴侶,結果被我拒絕了!”

李幼薇先是一愣,然後驚訝地說道:“你是說梁月追求過你,然後你拒絕了?”

“嗯!”

“啥時候的事兒了,我怎麼不知道!”

“那是我們剛剛插隊來的時候,你當時還在縣城讀高中,自然不知道了!”

“梁月長的不差,據說父母都是工人,哥哥姐姐發展的也很不錯,你怎麼就冇看上人家?”

周揚笑了笑說道:“人品不行,太有心計,不適合我!”

“那我就適合了?”

“哈哈哈,你這人又傻又笨,帶出去好看,留在家裡放心,當然適合了!”

“你才又傻又笨呢!”

說話的時候,李幼薇心裡甜絲絲的,周揚話語裡的寵溺她還是能聽得出來的。

“行行行,我傻我笨,咱倆正好湊成一對!”周揚笑著說道。

“那你和沈知青到底是咋回事兒嗯你要是不想說的話也可以”

周揚在李幼薇的臉上親了一口,說道:“冇有啥不能說的,我是想想該如何開口。”

接著,周揚整理了一下思緒,隨即將他和沈晨露以及周沈兩家的恩怨全都告訴了李幼薇,事無钜細!

聽完周揚的訴說,李幼薇第一次知道自家男人身上竟然有這麼多的故事。

“那你和沈知青真的是太可惜了!”李幼薇由衷的感慨道。

然而周揚卻笑了笑說道:“可惜談不上,隻能說是錯誤的時間遇到了錯誤的人,僅此而已!”

“那那我呢?”

“你當然是正確的是遇到了對的人,所以我們不但現在在一起,以後也將一直在一起,不離不棄!”

李幼薇被周揚這通突如其來的告白再一次感動到了,她緊緊抱著周揚的胳膊,目光堅定地說道:“嗯,我們要永遠在一起!”

“嗯,永遠在一起!”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