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山縣國營飯店!

知道爸媽他們已經餓壞了,周揚也冇有等著廚師燉肉什麼的,就讓他趕緊給幾人下了幾碗麪。

同時,又把本地的燻雞要了一隻,熏豬頭肉要了二斤。

趁著上飯的這段時間,周揚將村裡要建飼料廠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而母親則是向飯店的工作人員要了一碗開水,晾的不太燙嘴後,便給小靈兒衝了一碗奶粉。

一個多月冇見,小丫頭比之前好看了不少,但是依舊很瘦弱。

但是氣色卻好了很多,小臉蛋紅彤彤的,讓人看了忍不住想親一口。

此時,聽完周揚的話,眾人對八寶梁村的基本情況有了一個大概的瞭解。

林毅當即說道:“我明白了,你這次把我們叫過來,就是想讓我們幫你修理一下那些破舊的機器設備,是嗎?”

“也不全是,修理機器隻是一方麵,最重要的是我想讓林哥幫我造幾台粉碎機!”周揚道。

“造粉碎機,還幾台?”

“嗯,粉碎機的工作原理我知道,圖紙我也能畫出來。但是我的動手能力不太行,還得林哥上手才行!”周揚道。

林毅點了點頭說道:“隻是造機器設備除了要有圖紙外,還需要各種的材料和機床,你這裡有嗎?”

“電機已經有了,新的,兩台!其他材料也有一些,但工具隻有電焊機和切割機,還有一台小型電鑽,其它的便冇有了!”

林毅想了想說道:“有這些也差不多夠了,大不了我們自己弄一台簡易的機床,隻要對精度冇有那麼高的要求的話,問題不大!”

“嗯,我的想法就是好好把那些機器設備都利用起來,除了粉碎機外,最好是再弄一台磨麵機!”周揚道。

“行,我儘量!”

“嗯!”

“那我呢,我能乾些什麼?”楊文光當即問道。

“楊哥,你的任務是幫我們把沼氣發電這事兒弄妥,順便再把村子裡的線路給規劃一下。”

周揚知道楊文光是個電路專家,電氣方麵的事情找他準冇錯!

楊文光點了點頭說道:“放心吧,電路方麵的事情我在行,肯定給你弄的妥妥的!”

“那多謝楊哥了!”

正說著,菜也上來了。

隨後,眾人便開始大快朵頤起來!

吃完飯之後,周揚便對著眾人說道:“爸媽、林哥、楊哥,等一下盧局會送你們到村裡的,我就先不回去了!”

母親有些驚訝的問道:“小揚,你不和我們一起回去,是因為坐不下嗎?”

周揚搖了搖頭,當即將大舅哥重傷住院的事兒說了一遍。

當得知親家的大兒子住院了,周亞文當即說道:“這事兒整得,我和你媽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爸,改天吧,一來是你們舟車勞頓累了一天了,二來是今天我還得等著去接那位陳教授!”周揚道。

“那行!”

隨後,眾人再次上了盧友明的吉普車,而後便向著城北方向疾馳而去!

送走爸媽他們後,周揚再次回到了縣醫院。

剛進醫院的大門,就看到三哥李建軍正在大門口踱來踱去,神情焦急,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看到周揚後,李建軍急忙快步走了過來。

然後急切的說道:“妹夫,你快去看看吧,那位京城的專家已經到了!”

周揚先是一愣,隨即說道:“什麼時候來的?”

“已經有一會兒了,現在正在大哥的病房裡鼓搗呢!”

“知道了!”

當下週揚不由得快走了幾步,很快便來到了大舅哥的病房裡。

病房裡圍了不少人,被圍在最中間的是一位五十多歲的中年大夫,應該就是劉老介紹的陳鐵心教授。

此時,他正在用一個小木錘一樣的東西敲打著大舅哥的膝蓋,應該是在檢查他的神經反應情況。

過了好一會兒,他終於檢查完了,然後扶了扶眼鏡說道:“周揚同誌回來了嗎?”

“回來了!”周揚急忙說道。

聽到周揚的聲音,前麵的人當即讓開一條路,把他讓了進來。

“陳教授好,我是周揚!”

陳鐵心看到周揚後,先是愣了愣,然後說道:“你就是周揚同誌啊,果然很年輕!”

“陳教授,我大哥的情況?”

“還好,應該是顱內有淤血,所以他纔會遲遲醒不來!”

“那能做手術嗎?”周揚再次問道。

“能,隻是通過我剛纔的檢查,他顱內的淤血應該不會太多,不太符合開顱的要求!”

接著陳鐵心解釋道:“你也知道,隻有血腫>0者纔可以積極手術,30以內則是采用非手術治療,而這個患者的情況還冇有到了非手術不可的地步!”

“而且開顱手術可能會有很嚴重的後遺症的,有一定的機率會出現頭暈、噁心的症狀,有的還會導致腦出血或腦萎縮的問題,一定要謹慎啊。”

“那您覺得該咋辦?”周揚道。

“先觀察觀察,看看他能不能自行化瘀,不行的話再做手術!”陳鐵心道。

“行,不知道要觀察多長時間?”

“再觀察一晚上,明天早晨要是還冇有甦醒的跡象的話,那我們就準備進行手術乾預!”陳鐵心道。

“行!”

接著周揚再次說道:“陳教授,麻煩您大老遠的跑這麼一趟,實在是有點過意不去啊,我已經在招待所給您安排了房間,您要是累了的話,可以先到招待所休息一下!”

然而陳鐵心卻搖了搖頭說道:“我倒是不累,其實我這次過來也不僅僅隻是給你大哥看病的,而是有些事情想和你聊聊,不知道你有時間嗎!”

“有,那咱們還是到招待所說吧,說完您正好休息!”

“行!”

隨後,在周揚的帶領下,陳鐵心與開車的司機以及陪同前來的一個學生,一同離開了縣醫院,直奔不遠處的縣招待所。

在出示了介紹信和其它證件之後,陳鐵心一行人很快就辦理好了入住手續。

而後,兩人便一同來到了他的房間!

一進門,陳鐵心便有些急切的問道:“周揚同誌,我聽劉院長說你對心理疾病似乎頗有研究,是這樣的嗎?”

“心理疾病?陳教授您指的是哪種心理疾病?”

陳鐵心歎了口氣,隨即同周揚講起了他家的情況!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