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老宅那邊已經做好飯了,周揚自然也就不用在家裡吃了。

而且周揚知道,老嶽父這邊要招待司機王師傅,肯定不會隨便對付一口的,有好吃的乾嗎還要麻煩自家媳婦兒。

隨後,周揚收拾了一下東西,將給老宅那邊要送的東西全都搬上驢車。

接著便帶著換上新衣服的李幼薇,直奔老宅而來!

老宅這邊,李豐年正陪著王師傅準備吃飯,而嶽母張桂英則是在灶台旁忙活著。

四嫂也在,不過她冇有上前,而是抱著小李安,坐在門檻上看著一幫孩子在院子裡打鬨。

看到周揚和李幼薇趕著毛驢車走了進來,眾人的視線都定格在了他們的身上。

最先反應過來的寶兒,直接甩開二妮的手,向著周揚跑了過來!

“爸爸爸爸”

不同於村裡娃一口一個爹,周揚打小就教她叫爸爸。

可以說,在八寶梁村,甚至於整個團結公社,這樣的稱呼也是獨一份兒。

聽到寶貝丫頭熟悉的聲音,周揚當即勒住了小毛驢兒,將車停了下來。

將韁繩遞到李幼薇的手裡後,直接向著寶兒迎了過去。

就在小傢夥即將撞到周揚的時候,他的兩隻手從寶兒的胳膊下一抄,直接將小丫頭抱了起來。

“這兩天有冇有想爸爸?”

“有,好想好想”

“哈哈哈,真是爸爸的貼心小棉襖,爸爸給你買了新衣服和小人書,還給你買了好多好吃的!”周揚笑著說道。

“謝謝爸爸,那我能和哥哥姐姐們分享我的好吃的嗎?”

“當然可以了”

就在這時,李豐年對著周揚喊道:“趕緊過來,開飯了!”

周揚冇有放下寶貝女兒,直接抱著她來到屋簷下的飯桌旁。

此時飯桌上已經擺了幾個菜,都是比較常見的家常菜,有韭菜炒雞蛋、炒絲瓜、涼拌黃瓜以及蘑菇湯,主食是大白饅頭。

雖然隻是簡單的小炒,甚至於裡麵除了點豬油渣外,連一點肉都冇有。

但是周揚和王師傅兩人吃的都很香!

原本李豐年還打算給王師傅開一瓶酒,但是卻被周揚給製止了。

這年頭人們都不注重酒駕問題,也冇人查這個,但是喝酒開車的危害周揚可是知道的。

而且王師傅今天上午已經開了六個多小時的車了,下午還要開六個小時,給他喝酒確實不太合適。

見周揚堅持,李豐年隻好作罷!

但為了表示誠意,臨走的時候將那瓶酒直接給王師傅帶上了,讓他回家後自己喝。

吃完飯,周揚和李豐年陪著王師傅一同回到大隊部!

此時解放大卡車上的物資都已經卸完了,隨後王師傅便開車離開。

目送大卡車走遠之後,周揚便讓老嶽父將張根旺、王平等人都叫了過來。

很快,簡易的會議室裡就坐滿了人!

人到齊之後,周揚當即起身說道:“這次去省城,我將沼氣發電機以及所需要的管道、氣壓泵、電閘、保險、電線全都買了回來,隻等沼氣池建好後,便可以給村裡通電了!”

“所有的物資一共花了四百多,都是我自己墊付的,等一下我會將票據全部交給梁會計的,隊裡得給我報銷!”

話音剛落,就聽張根旺開口說道:“應該報銷!”

王平則是問道:“周知青,你買的這些設備能供多少戶人家用啊?”

周揚想了想說道:“如果隻是點個燈的話,這台發電機可以帶的起三四十戶人家,我打算以養豬場為中心,先將村子西邊的這幾十戶社員家的用電問題解決了!”

“周知青,咱這個電是免費的,不收錢吧?”梁峰再次確認道。

“不收錢,而這隻是個開始。如果沼氣發電確實可行的話,到時候咱們會在村子周圍多建幾個大一些的沼氣池,以後咱們全村用電都免費!”周揚道。

其實周揚還想將社員們做飯的問題也解決了,眼下大傢夥兒做飯都是靠燒柴火,如果能用上沼氣這種清潔能源的話,好處可是不少的。

一來是乾淨衛生,二來是可以減少山林的砍伐。

但是想想灶台的改造費用,再加上大傢夥兒對沼氣的爐灶不太熟悉,很容易發生危險的。

所以,思之再三,這個想法被周揚撲滅了。

八寶梁村的沼氣池隻是用來發電就行了,至於其他的,以後大家的認識水平上來了再說吧!

“那咱啥時候給社員們通電啊?”張根旺高興的問道。

他家距離養豬場不遠,要是這事兒真能成的話,他們家肯定是第一批用上免費電的人家。

“這兩天我想測試一下沼氣池,要是冇問題的話就給大家接線!”周揚道。

“行!”

就在這時,王平突然說道:“趁著周知青也在,咱們就把換老師的事兒定下來吧,免得一拖再拖!”

聽到這話,周揚頓時問道:“換啥老師?”

當下王平將大家準備換掉林晚晚的事情說了一遍!

聽完這事兒後,周揚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其實這事兒他回來的路上也想過,照林晚晚現在的狀態,確實不適合當這個小學老師了。

所以即便是大家不說,他也打算提這事兒的。

隻是大家都盯著這個老師的名額卻讓他有些不大舒服,雖然他也理解這些人,從他們的角度而言,確實是無可厚非。

畢竟,拋開彆的不說,其實當村乾部並冇有想象中那麼風光。

一來是村乾部冇有工資,像李豐年這種除外,他畢竟是軍轉乾部,在退役前就已經是正營級軍官了,退役後自然有工資。

但普通村乾部就冇這個待遇了,他們和普通社員一樣,靠的是工分兒,所以大傢夥兒都過的緊緊巴巴的。a

要是家裡能有一個人當老師掙工分兒,那確實能減輕不少負擔。

二來是學校老師這個崗位很清閒,還有寒暑假,一旦給了誰家,不出意外的話是不會換掉的。

雖然比不了城裡上班的鐵飯碗,但是也不錯。

看到周揚沉默不語,李豐年當即問道:“你是啥意思,同不同意換掉林知青!”

“換掉林知青我冇意見,但是換掉以後打算讓誰來接替?”周揚道。

“這事兒暫時還冇有確定”

老嶽父的話音未落,就聽周揚說道:“依我看,大家既然都想要這個老師的名額,給誰都會有人不高興,那就讓有想法的人自己憑本事搶吧!”

“咋搶,打架嗎?”

周揚搖了搖頭說道:“既然是老師,那就憑學識爭,畢竟選出來的人是要教咱們的孩子的,要是冇啥能力,害的還是我們自己,大家說呢!”

“周知青,你說的道理咱都懂,但這事兒到底該咋辦?”王平道。

“簡單,咱們將所有想當老師的人都集中起來,給他們出一套卷子,讓他們自己比試,誰得的分數高,老師的崗位就是誰的!”周揚道。

這種競爭上崗的模式在後世實在是太平常了,而且相對也比較公平。

聽完周揚的話,李豐年點了點頭說道:“我看行,這樣憑的是自己的本事,敗了也是技不如人,冇啥好抱怨的!”

王平也說道:“這樣公平,我同意!”

張根旺略作猶豫,也點了點頭說道:“行,那就這麼辦!”

這幾位主要乾部都同意了,其他人自然冇有啥意見。

當下,這事兒就這麼定下來了!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