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寶梁大隊部辦公室!

周揚雖然感覺大家今天看向他的眼神怪怪的,但是卻還冇有意識到這和昨天的事情有關。

同其他人打過招呼之後,周揚對著自家老嶽父問道:“爹,外麵那個小女孩兒就是譚烈士的女兒吧?”

李豐年看了他一眼,然後說道:“啥小女孩兒,人家今年17歲了!”

聽到這話,周揚頓時愣住了!

17歲?

就長這樣?

小姑娘長得挺好看的,但是麵容青澀,身材更是像個豆芽菜一樣,一眼看上去絕對不超過1歲。

不過想想也就釋然了!

這年頭的人大多營養不良,孩子看麵相往往偏小一兩歲,老人則是往往偏大歲。

想通過看臉辨彆年齡,實屬不大容易!

“那她現在就算是上崗了?”周揚再次問道。

“嗯,我把之前商量好的事情告訴了秀蘭妹子,她也同意回咱們八寶梁村生活,但是卻要秋收過後再來!”

周揚皺了皺眉頭說道:“她是不想平白要咱們的糧食?”

“嗯,她說她們一家人在小黃土村已經乾了小半年了,再過一個半月就能領到口糧了,所以就不麻煩我們了!”李豐年道。

“倒是個有骨氣的女人!”

隨後周揚再次問道:“那這個小姑娘是咋回事兒?”

“詩清丫頭今年剛好高中畢業,之前也冇有在隊裡掙工分兒,所以聽說要讓她到咱們生產隊當記分員,秀蘭妹子就讓她先過來了!”李豐年道。

“就她一個人嗎?”

“嗯,不過現在她住在老楊家,倒也不擔心冇人照顧!”

“那就好!”

這時李豐年突然問道:“那啥昨天那些人今天應該不會來了吧?”

其實李豐年是想問問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後麵又是怎麼解決的。

畢竟昨天周揚回來的時候已經很晚了,所以並冇有到老宅那邊,李豐年也不知道具體情況。

但是話到嘴邊,他卻想到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硬生生的忍住了,把問題換成了剛纔那個!

“應該不來了吧!”

其實說這話的時候,周揚自己的心裡也冇底。

但是想到該問的那些人也都問了,也得到了他們想要的答案,應該不會再來了吧!

隻是有些時候意外來的就是這麼猝不及防,周揚這邊話音剛落,大隊部外麵就傳來了汽車“滴滴”聲!

緊接著,就看到一輛212小吉普就開了進來!

一時間,辦公室裡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周揚!

而周揚自己也覺得有些無語了,這算是打臉嗎?

要是的話,這也太快了吧!

很快,周揚就看到段銀鐘急匆匆的從車上走了下來,步伐很快,臉色有些凝重。

周揚第一反應就是出事兒了,當即迎了出去!

見到周揚後,段銀鐘當即說道:“周揚同誌,你在這裡,真的是太好了!”

“段教授,你這急急忙忙的是咋了?”

“周揚同誌,出事兒了,縣醫院死人了!”

周揚皺了皺眉頭說道:“縣醫院死人不很正常嗎,難道死的人身份不一般?”

“那倒不是,而是病患得的是克山病!”段銀鐘道。

“克山病,雲山縣醫院?”

“嗯!”

周揚的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

雲山縣雖然確實是在克山病的病區範圍之內,但是這裡卻並不是低硒區。

之前這裡也冇有克山病的報告病例,怎麼突然間就有克山病患者了,而且還死人了?

“段教授,人已經死了,您這著急火燎的來找我是乾什麼?”

“周揚同誌,這次報告病例不止一例,眼下縣醫院還有類似症狀的患者3人,所以劉老和王老想讓你給去看看!”

“都是急性的?”

“這個我就不太清楚了!”段銀鐘道。

周揚知道事態緊急,當下便不再多問。

他當即轉身和老嶽父簡單的說了下情況,便急匆匆的上了段銀鐘的車,直奔縣醫院而來。

等周揚等人來到縣醫院的時候,發現劉濟民、王遠華、鄭衛國等人全都到了,此外周揚還看到鐘鎮南也在。

此時,鐘鎮南正在給劉濟民等人介紹情況。

雖然隻是聽了個尾巴,但是周揚卻大致明白了,這克山病竟然是鐘鎮南發現並讓人上報到縣政府的。

看到周揚和段銀鐘之後,鐘鎮南有些驚訝地說道:“原來劉老說的小周同誌竟然是你小子,我還疑惑呢,什麼人竟然能讓劉老和王老刮目相看,是你的話,那就難怪了!”

聽到鐘鎮南的話,劉濟民笑著問道:“你們認識?”

“認識,這小子冇事兒老給我找麻煩!”鐘鎮南笑著說道。

劉濟民當即說道:“既然認識,那就省的介紹了,小鐘你將情況和小周同誌說一下吧!”

鐘鎮南當即說道:“這幾個患者都是昨天下午被寧海鐵礦送來的,說是可能發生了傳染病,要我們趕緊給看看!”

“病人的主要表現便是心律不齊,經過檢查之後我初步判斷這應該是克山病,所以就按照程式讓人上報了縣政府。”

克山病這種病在此之前傳染率十分高,在東北地區,隻要家裡有一人患病,全家都會被感染。

而且這種病早期的死亡率也十分高,達到了驚人的92。

超高的死亡率與極強的傳染率,使得不少村落出現了十室九空的慘狀。因此,克山病也被人稱為絕戶病。

不過當時人們的交通不發達,各個村落之間的來往並不密切,切斷了傳播途徑,克山病自然也就消失了。

而20年前,消失多年的克山病再次捲土重來。

這一次,它更加凶猛了,不僅僅出現在了東北地區,還出現在華北等地區,波及人數高達14億。

14億人的生命遭受到了威脅,自然受到了高層的重視,要求各地衛生部門一旦發現這種病症立即上報。

作為一名職業醫生,鐘鎮南對於這種情況還是非常瞭解的,因此快速上報。

而縣政府的人接到彙報後,立即想到了劉濟民等人,便將他們請了過來。

瞭解完情況之後,周揚當即說道:“鐘叔患者在哪裡,我們先去看看他們的情況吧!”

儘管周揚也知道,那幾個倖存下來的患者大概率的是亞急性或者是慢性克山病患者,死掉的那個應該是急性患者。

但他還是想早點看看那幾個患者,免得錯過最佳搶救時間。

鐘鎮南瞭解周揚的性格,也不再多說什麼!

當即帶著眾人,走向住院部!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