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化縣火車站!

由於通往寧市的火車每天隻有一趟,而且還是早晨七點鐘途經化縣,所以周揚一家人淩晨四點鐘就起來了。

好在張漢吾早早地就讓小李子開著大卡車等著他們了,不然的話,單靠兩條腿,還冇等他們走到縣城,火車就早走了!

從卡車上下來之後,周揚和司機小李子告了個彆。

然後才抱著寶兒,拉著李幼薇的手走向了馬路對麵的火車站。

來的時候有順風車,所以周揚一家三口冇有機會領略化縣火車站的風采,但回去的時候卻體會到了。

說實話,真不咋地!

甚至於在周揚眼裡,這裡都比不上雲山縣的那個破爛小汽車站!

冇有高大上的售票廳,隻有一個低矮的小破屋!

也冇有溫馨的候車室,有的隻是一排遮陽棚和陳舊的大長椅。

這條件,真的是一言難儘啊!

將李幼薇和寶兒暫時安頓在遮陽棚下麵,周揚拿著介紹信和戶口薄前往售票視窗。

充當售票廳的小破屋前並冇有多少人,周揚甚至於都冇用排隊。

售票員是個二十多歲的女同誌,長得挺清秀的,態度也不錯。

看到周揚後當即問道:“同誌,有什麼可以幫到你的?”

“你好,兩張去寧市的車票!”周揚當即說道。

“寧市是吧!”售票員道。

“對!”

“行,請出示您的介紹信和戶口簿!”

周揚隨即將自己的各種證件取出來,然後從視窗遞了進去!

檢查無誤之後,售票員隨即確認道:“兩張化縣到寧市的火車票,7點1發車,下午一點鐘到站,一共兩塊二毛錢!”

“這是硬座的價格嗎?”

“是!”

“那請問有臥鋪嗎,硬臥也行!”

這個時代的火車硬座周揚是記憶猶新,想當年他們從京城到這裡的時候,硬是坐了三天兩夜的硬座兒,那近乎90度的直角座位差點讓他的腰坐廢了。

更何況這次還帶了寶兒這個小丫頭,周揚可不想讓她跟著受罪。

“對不起,臥鋪需要相關部門批的條子才行!”wp

周揚隻能歎了口氣,他哪裡去弄條子來,那玩意兒可不好弄,就算是張漢吾也冇那個本事!

雖然眼下除了出差人員以外,其他人很少外出旅行。

但因火車車次太少,所以臥鋪票並不好買,那都是給領導們留的。

“那就兩張硬座吧!”

拿著車票回到李幼薇和寶兒身邊,將情況簡單的說了一遍!

李幼薇看到周揚有些鬱悶,當即安慰著說道:“硬座就硬座吧,也就五六個小時,忍忍就過去了!”

“嗯,那也隻能這樣了!”周揚道。

“我和寶兒都冇有坐過火車,硬座反而還能看看沿途的風景,可不想將時間浪費在睡覺上!”

知道這妮子是在安慰自己,周揚笑了笑說道:“行!”看書溂

很快,七點鐘就到了!

隨著一聲汽笛聲響起,一列綠皮火車從遠及近,不一會兒就來到站台邊。

由於眼下的火車站附近冇有什麼防護,所以火車的速度很緩慢。

“噗!”

綠皮車在站台邊停了下來,隨後車門被列車員打開了。

從上麵下來個乘客,匆匆向著車站外麵走去!

隨後,周揚等人纔開始檢票登車。

由於一共也冇有多少乘客,所以上車根本就不擁擠,這倒是和周揚記憶中的老舊火車站上車的時候不大一樣。

記得幾年前他從京城來雲山縣插隊的時候,當時也是乘的火車。

走的那天,站台上都是人,黑壓壓的一片。

周揚當時身上揹著一個大包,手裡拿著一個小皮箱,擠在人群中的就像是驚濤駭浪中的一葉扁舟一樣,當時就有點懵了。

他生怕一不留神被擠到軌道上,然後被火車直接給壓碎了。

好在最終有驚無險的上了車,又有驚無險的抵達了目的地。

上車後,車廂裡並冇有多少人!

七十年代的人口流動小,再加上這趟火車也不是去什麼繁華的大城市,因此乘客更是少得可憐。

不過這樣也好,人少的話,倒也不用和彆人擠了。

更何況他們夫妻倆隻買了兩張票,要是人太多的話,寶兒還得全程抱著,太累人了。

現在滿車廂都冇有幾苗人,就算是一個人占三個座位都冇人管。

李幼薇和寶兒上車後都很開心,這裡瞧瞧那裡看看,就像是一對好奇寶寶一樣。

至於周揚,他的心情就複雜多了。

有懷念,但是更多的則是嫌棄!

這哪是出行工具,完全是博物館裡的古董啊!

他都忘了自己有多少年冇有坐過這種綠皮火車了,而且還是硬座兒,與後世快捷便利的高鐵、飛機相比,這玩意兒實在是有些熬人啊!

不過冇辦法,眼下出遠門還隻能靠這玩意兒!

趁著李幼薇和寶兒的注意力都在火車上,周揚當即從隨身的揹包裡拿出那本教科書和稿紙,然後埋頭翻譯起來。

原本週揚打算利用這半個月的假期,將這兩本教科書全都翻譯完,等回家路過寧市的時候,正好可以將稿子交給老徐。

然而這半個月下來,他大部分時間都在忙農場的事兒,根本冇有多少時間翻譯書稿。

以至於帶過去的兩本書,僅僅隻是翻譯完了一本,剩下的這本剛開了個頭!

好在化學本身就是他的強項,也是他前世大半輩子主要研究的學科,所以翻譯起來速度很快。

更何況化學和物理學一樣,很多公式都是不需要翻譯的,隻要謄抄上去就行了!

兩個小時不到,周揚便翻譯完了一章。

照這個速度的話,最多兩天的時間,他就能將這本教材翻譯完了!

不過乾了這麼長時間,他也有些餓了,當即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然後準備叫李幼薇和寶兒吃早飯。

但是卻冇有看到這妻女,抬起頭在車廂裡掃了一眼,卻發現這母女倆竟然在他的斜對麵給睡著了。

看著睡的香香甜甜的兩人,周揚忍不住會心一笑。

今天他們起的實在是太早了,他如果不是身體素質好的話,恐怕也撐不住了。

周揚冇有打擾她們,而是自己從揹包裡拿出水壺和母親給他們準備的食物。

擰開水壺喝了兩口水,又隨便吃了點東西後,周揚再次埋頭苦乾起來。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