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揚知道李豐年不想自己因為這事兒而費心思,也不想讓自己因為這點小事兒和陳建英發生正麵衝突。

畢竟陳家在八寶梁村的勢力盤根錯節,甚至於半個村子的人都和他們沾親帶故,真要是惹了陳建英,以後免不了又是一堆麻煩事兒。

雖然不至於影響什麼,但是癩蛤蟆爬腳麵,不咬人但膈應人!

但是周揚卻知道,自己和陳建英之間的仇並不是因為剛纔的那幾句擠兌,而是因為李幼薇、寶兒以及整個李家。

他們之間的仇恨不是言語上的小爭執,而是涉及到了多條人命,實實在在的血海深仇。

前世,周揚是7年的7月份離開的八寶梁村,78年的9月份回來的。a

那個時候,李幼薇剛剛去世不足百日。

痛苦之餘,周揚當即調查起李幼薇的死因。

他瞭解李幼薇,那丫頭雖然萌蠢萌蠢的,但是卻敢愛敢恨,意誌堅韌,如果冇有特彆的原因的話,她是不會自殺的,更不會帶著女兒一起自殺。

畢竟她是那樣的愛寶兒,將她當成了心頭寶,怎麼會那麼的狠心!

這不調查不知道,一調查還真讓他查出來一大堆隱秘的事情,其中就包括陳建英以及陳家對李家所做的各種喪儘天良的事情。

根據周揚調查的結果,李幼薇以及李家的悲劇死於一場自然災害。

就在他離開八寶梁大隊的第二年,即1976年的秋天,雲山縣遭遇了百年難得一見的大雨。

那場大雨足足下了三天三夜,導致村子上遊的寶豐水庫的水位超過了警戒線,堤壩也因為年久失修出現了裂縫。

寶豐水庫作為雲山縣第二大水庫,不但承擔著防洪泄洪的作用,同時也關係到上下遊幾十個村莊的農田灌溉的重任。

一旦水庫的堤壩被洪水沖毀,上億立方米的大水奔騰而出,下遊幾十個村莊麵臨被洪水淹冇的危險。

這已經不是村莊淹冇的問題了,而是涉及到數萬人生死的重大危機,一個處理不當,後果不堪設想。

險情出現之後,作為村支書的李豐年當機立斷,他一邊讓人冒雨疏散下遊所有村莊的百姓和牲畜。

與此同時,親自發動周圍七八個村莊數千青壯年保衛堤壩,而李家四個兒子也全部讓他帶上了大堤,投入到搶險保堤中來。

但是,由於險情發現的實在是太晚了,再加上泄洪口被泥沙以及上遊衝下來的雜物給堵死了,無法將多餘的洪水宣泄出去。

最終,堤壩冇有保住。

堤壩崩毀的時候,李豐年以及四個兒子都在大堤上,結果父子五人全部被洪水沖走。

同時被洪水沖走的,還有參加抗洪救災的六七十個青年男女,他們一同成為了這次重大災害的第一批受害者。

等洪水退去,人們隻是在一棵歪脖子樹上找到了斷了兩條腿的李國強。

而李豐年以及三個兒子屍體,則是在四天後被尋回。

一時間,李家多了四口棺材,村東頭的小山梁上多了四座新墳!

一場洪水徹底的摧毀了李家,昔日人丁繁盛的大家族幾乎是一瞬間就衰落了。

相反,陳建英一家卻牛起來了。

在李豐年犧牲之後,村支書的位置自然是空了出來,在陳建英的多方鑽營之下,順利接替了李豐年的位置,成為了八寶梁大隊的村支書。

陳建英在當了這個村支書之後,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壓李家。

除了因為他記恨李豐年搶了村支書的位置之外,陳建英還記恨李豐年不願意和他結親家的事情。

陳建英有三子兩女,二兒子陳鋼和李幼薇年紀相仿,所以陳建英有意和李家結為兒女親家。

因此,兩人工作之餘,陳建英就多次和李豐年提及此事。

但是李豐年知道陳鋼吃喝嫖賭樣樣俱全,就不是個什麼正經玩意兒,所以很乾脆的就回絕了他。

之後不久,李幼薇就嫁給了城裡來的周揚。

再後來陳建英想讓李家老四李國強娶他家的四女兒陳雙,結果李國強看不上五大三粗的陳雙,反而對隔壁村的苗條細杆的鐘娜有感覺,所以李豐年再次拒絕了陳建英。

連續兩次被李家拒絕,這讓陳建英覺得李豐年根本就是看不起他們陳家,記恨就變成了死仇。

李豐年在世的時候,陳建英還是比較剋製的。

他也不需要隱藏,但頂多也就在言語中頂撞幾句,並不敢做什麼太過分的事情,畢竟李豐年現在可是村支書,專管他這個生產隊大隊長的。

但是李豐年犧牲後,這傢夥就毫不掩飾對李家的不滿,甚至於公開報複。

事故發生後,李家五個男人死了四個,剩下的李國強也癱瘓在床,家裡老老少少十幾口子人的吃喝就全都壓在了幾個女人身上。

於是,原本身體不好的張桂英以及李幼薇,也不得不和幾個兒媳嫂子下地掙工分。

生活所迫,畢竟一大家子不是小孩兒就是癱子,不下地乾活兒的話就冇有糧食吃。

而陳鋼為了報複李家,竟無恥的利用手中的權力,故意針對她們這些孤兒寡母。

他將隊裡最苦最累的活兒分配給她們,在計工分兒的時候也故意少給,根本就不顧李豐年以及三個兒子可是為了搶險救災才犧牲的。

僅僅不到半年,張桂英的身體就垮了,熬了幾個月之後也撒手人寰。

緊接著,李家長孫,也就是李建國的大兒子李虎為了改善家裡的生活,也為給幾個弟弟妹妹弄點葷腥補補身子,瞞著家裡人下河摸魚。

卻冇有預料到上遊水庫突然開閘泄洪,結果年僅9歲的孩子永遠消失在了茫茫大河裡,連個屍體也冇有尋著。

再後來,李家新出生的兩個年僅兩歲的孩子,因為長期的營養不良,外加生病冇錢治療,也冇了。

受不了打擊的三嫂王莉霞瘋了,二嫂孫露則是帶著孩子回到了孃家,養活一家子的重任最終落到了李幼薇以及大嫂、四嫂的身上。

而李家的悲劇還冇有完,真正將李幼薇逼上絕路的則是陳建英的兒子陳鋼。

和他的父親一樣,陳鋼知道自己被李家嫌棄之後,心裡一直憋著一股火。

李豐年以及李家的幾個傻大黑粗的四大金剛在的時候,他自然不敢生出邪心,那幾個可都是莽撞人,打起人來可是敢下狠手。

但是現在李家遭了難,陳鋼自然冇了顧忌,五次三番的來糾纏李幼薇。

甚至於有一次,這王八蛋差一點將李幼薇拖到苞米地強占了,好在村民們聽到李幼薇的呼喊聲趕了過來,這次纔將他嚇跑了。

李幼薇投河那年,寶兒因為頻頻流鼻血,去醫院查出了絕症。

她先是去京城找周揚,但是卻查無此人。

當她回到八寶梁村的時候,又被陳鋼給纏上了。

當時陳鋼已經喪妻兩年多了,看到李幼薇雖然生了孩子,但是依舊水靈,心裡火熱得很。

但李幼薇卻依舊看不上他,再一次拒絕了他。

陳鋼憤怒之餘當即給李幼薇下達了最後的通牒,如果她不同意嫁給他的話,他就讓李家在八寶梁村活不下去。

麵對丈夫的拋棄,父母兄長接連的去世,女兒重病以及陳家的逼迫,李幼薇這個本就纖弱的女人終於崩潰了。

隨後,她在下工後的一個傍晚,抱著女兒一頭紮進了後山的水庫,璀璨的生命最終定格在瞭如花的24歲。

可以說,如果冇有陳建英以及陳鋼這對父子,李家的生活雖然艱辛,但是卻不至於活不下去。

所以,陳建英、陳鋼都該死,不死不足以平周揚心中的怒火!

而在李幼薇自殺之後,癱瘓在床的李國強徹底的爆發了,他接連寫了二十封信,向公社以及縣裡舉報陳建英、陳鋼父子。

但是他的舉報卻都被陳家給壓了下去,冇有濺起一點浪花,直至周揚的迴歸。

在瞭解完這些事情之後,周揚是又氣又怒又是悔不當初,他親自提筆向更上級的部門檢舉了陳建英父子的所作所為。

隨後在有關部門的全力調查之下,陳建英、陳鋼父子以及他們背後的保護傘被連根拔起,這事兒纔算是落幕。

隻不過這樣的結局並不圓滿,他的小嬌妻再也回不來了,而這也成了周揚一輩子的痛!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