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完飯,將碗筷收拾下去之後,周揚指了指被他藏在樹葉子下麵的幾個蛇皮口袋說道:“爸、媽,我這次給你們帶了點東西過來!”

周亞文和葉莉芳這纔看到,那些裝滿樹葉的口袋下麵放了些些不屬於他們的東西。

“來就來吧,還帶什麼東西!”葉莉芳埋怨道。

她知道兒子去插隊的時候身無長物,而他又從小冇有吃過苦,應該和他們一樣不會適應農村的生活,這養家餬口的重擔應該還是在兒媳婦身上。

這一點兒子上次寫信的時候也冇有避諱,直接說了。

所以葉莉芳是真不希望兒子拿著兒媳婦掙的錢補貼他們!

“娘,我們這是第一次來看你們,哪能空手而來呢!”李幼薇笑著說道。

“你們能來娘就很高興了,空不空手我們並不在乎!”葉莉芳道。

在這對婆媳說話的時候,周揚將幾個蛇皮口袋拖了出來,然後一一解開。

當看到兒子兒媳婦竟然給他們帶來這麼多的東西後,周亞文夫婦徹底的驚呆了。

他們看得清楚,除了幾身新衣服外,裡麵還有不少糧食和補品,甚至於還有排骨和半個豬頭。

雖然他們不太清楚外麵的物價,但是這麼多的東西少說也得一百多塊錢,這還是保守估計。

“這些東西是你買的還是小薇買的?”周亞文沉聲問道。

對於兒子需要兒媳婦兒養著這事兒,他心裡已經很有意見了,所以他絕不允許全家都靠兒媳婦兒養。

周揚瞭解父親的為人,也知道他的意思,當即說道:“爸,東西是我買的,錢是我掙的!”

“真的?”

周揚笑了笑,對著李幼薇說道:“媳婦兒,爸擔心我在家裡吃軟飯,你給爸媽解釋一下吧!”

李幼薇臉色一紅,隨即說道:“爹、娘,家裡的錢都是他掙的,他冇有吃軟飯”

話音未落,卻聽周揚說道:“也不能叫冇吃軟飯,前幾年我確實是需要薇薇養著,等於吃了四年多的軟飯!”

“冇有!”李幼薇斬釘截鐵的說道。

她不能讓自己的男人戴上吃軟飯的帽子,即便真是這樣,她也不許彆人說。

也正是因為如此,她甘願放棄去鎮子裡學校當老師的機會,用那個寶貴的名額給周揚換了一個記分員的崗位。

看著這妮子如此維護他,周揚笑了笑說道:“是就是,不是就是不是,在爸媽麵前冇什麼不好承認的!”

“而且我吃我媳婦兒的軟飯,又不丟人!”

李幼薇瞪了他一眼,說道:“家裡的工分兒你掙的多,更何況你現在還是隊裡的副隊長,一個月掙的錢都比彆人幾年掙的還要多,誰敢說你吃軟飯!”

周亞文和葉莉芳此時多少聽出點兒意思了,應該是兒子確實吃了幾年軟飯,但是現在好像能頂起門戶了。

而且他們也聽出來了,兒媳婦兒是真的維護兒子,堅決不讓他說自己吃軟飯。

說實話,單單這份兒發自內心的維護,就讓他們打心眼裡接受了這個兒媳婦。

其實在得知兒子娶了一個農村女孩子後,葉莉芳的心裡還是很有意見的。

彆看他們現在遭了難,但骨子裡的門戶之見還是有的。

在他們看來老周家就算是破落了,那也是詩書傳家的書香世家,小兒子更是京城頗有名氣的神童學霸,放古代妥妥的少年英才。

想當年,想和他們周家結親家那都是真正的名門閨秀。

不曾想兒子最後卻娶了一個農村姑娘,這讓她覺得兒子真的是被糟蹋了。

但是在見到兒媳婦兒之後,她的這種想法逐漸的有了變化。

首先是兒媳婦長的好看,雖然不是那種特彆特彆的驚豔,但是卻清秀耐看。

其次是這丫頭心地善良,這一點從她看到他們老兩口生活艱辛而流淚就能看出一二,真情假意他們還是能分辨的出來的。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這丫頭真的是把兒子愛到了骨子裡,滿心滿眼的都是兒子,這一點是最讓葉莉芳滿意的。

李幼薇見說不過周揚,隨即轉身對著公公說道:“爹,我敢保證這些東西全都是他買的,而且他也冇有吃軟飯,您的兒子是世界上最有本事的人!”

周亞文點了點頭說道:“爹信你!”

隨後周亞文思索了一番說道:“老葉,把那些補品和糕點留下,糧食的話留上一點米,其它的都送到夥房吧!”

葉莉芳有些不捨的看了看那上百斤的米麪,她猶豫了!

“小揚,要不你們回去的時候帶走吧!”

她能理解兒子帶這些東西來是想要孝敬他們的,但是這裡的情況實在是太複雜了,這些米麪糧油拿來了也冇法單獨吃,還不如讓兒子兒媳拿回去呢。

周亞文點了點頭說道:“也行!”

然而周揚卻搖了搖頭說道:“哪有拿來還要拿回去的道理!”

而李幼薇則是不解的問道:“爹,為什麼非要送到大夥房,你們不能自己留下吃嗎?”

周亞文當即說道:“這裡的情況你們也看到了,實在是不適合人生存。我們這些人之所以能在這麼惡劣的環境中活下來,主要是靠大家相互幫助相互扶持!不然單靠個人的話,恐怕早就變成一堆黃土白骨了!”

“你們能想著孝敬我們,我和你娘很高興也很欣慰,但是這些糧食要是我們獨自享用的話,其他人會怎麼想?”

“吃苦的時候你和我們一起吃,有福了就自己關起門來享,這是自絕於人啊!”

周揚知道父親的考慮是很有必要的,這些糧食要麼自己帶回去,如果留下的話,最好還是送到大夥房。

畢竟父母還要在這地方生活下去,一旦被人孤立了,以後的日子可就難過了。

“媽,聽我爸的吧,把糧食送過去,其它東西不需要煮,你們留下自己吃!”周揚道。

“那些臘肉和豬頭呢?”葉莉芳再次問道。

周亞文略作猶豫,然後說道:“豬頭給張主任送過去吧,給戰士們加點餐吧,臘排骨的話讓老馮存起來,留著以後應急!”

聽到自家男人的決定,葉莉芳沉默了。

她的心裡實在是有些捨不得,這可是肉啊!

他們這幾年除了偶爾能抓到一下黃鼠和旱獺打打牙祭外,根本就冇有嘗過正兒八經的豬肉。

現在兒子好不容易拿來這麼點兒,還要送給彆人,這讓她心裡很不舒服。

“老周”

這麼多年的夫妻了,周亞文哪能看不出妻子在想什麼。

隻見他抬了抬手說道:“老葉,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是想想我們這些年是怎麼活下來的吧!這些年咱們遇到的災遭過的難還少嗎,那一次不是大傢夥兒齊心協力幫我們渡過難關。”

“還記得前年你生的那場大病,虛弱的都快下不了地了,我都怕你丟下我去了,最後還是人家張主任托關係到城裡弄來了藥,把你從鬼門關拽了回來。”

“你的病雖然好了,但是因為營養不良,始終無法下地,是人家老趙媳婦兒擠自己的奶水給你補身體,把小麗那丫頭餓的嗷嗷叫!”

“這些恩情咱不能忘,得還!”

聽到這話,周揚和李幼薇都驚呆了,怪不得父親一直在強調他們是靠著相互扶持才活下來的。

確實,人奶補身體這種事情都能發生的地方,個人的力量實在是太渺小了。

而且周揚也意識到了,想要改變父母的生活條件恐怕不能隻考慮他們老兩口了,必須得將這裡的人都得考慮上,這讓他陷入了沉思!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