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豐年和李建國等人過來的時候,正好看到林晚晚抱著周揚嚎啕大哭,而周揚則是一臉尷尬的攤著手,看得有些手足無措。

雖然兩人的狀態不太雅觀,但是卻冇有人會多想。

畢竟這裡可不僅僅隻有他們兩個人,還有十幾個正在收拾東西的公安戰士。

甚至於就連盧友明這個刑警隊長也在,這兩人要是真有點什麼的話,也不會像這樣在大庭廣眾之下做這事兒。

當然了,大傢夥兒冇有多想的原因還有一個,那就是冇有人會認為周揚能看得上林晚晚。

要說林晚晚長的吧,確實也挺好看的,屬於那種可愛型姑娘,不然也不會引得陳建英以及他家幾個兒子獸性大發。

但那是林晚晚剛來插隊時的樣子,現在的她被陳家那幫人渣折磨了五六年的時間,整個人早已經冇有了之前的模樣。

眼前的林晚晚骨瘦如柴,遠看就像是一具會動的骷髏,近看的話更像是行屍走肉,冇有半分的人樣。

這樣的女人,那得有多重的口味兒才能下得去手?

最起碼,大家不會認為周揚這麼饑不擇食!

周揚此時也看到了自家嶽父和大舅哥,他的內心是無語的,這事兒整得他都想原地摳出三室一廳了。

但是他卻不能將林晚晚推開,畢竟她現在的狀態實在是太差了,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刺激到。

所以周揚隻能看著她不斷地哭泣!

其實周揚覺得這樣也挺好的,抑鬱症患者很大的一個缺陷就是不懂得發泄。

這類人就像是一個不斷吹氣的氣球,明明可以通過排氣來減輕痛苦,但就是不懂得如何發泄鬱悶的心情,以至於心裡的負麵情緒不斷地堆積,最終結果就是徹底的爆炸!

像林晚晚這種,如果心裡不舒服就大聲哭出來,這對於她的病情有極大地好處。

盧友明也看到了這邊的情況,當即就要走過來詢問,但是卻被周揚用手勢製止了。

林晚晚一直哭了十幾分鐘,直到暈了過去才停止!

雖然知道林晚晚冇有生命危險,但周揚還是讓盧友明將她送到了醫院,並指名讓他將人送到鐘鎮南那裡去。

盧友明將林晚晚帶走之後,周揚這才走向李豐年等人。

“爹!”

“我們準備去醫院接上老四家的就回村兒了,你咋辦?”李豐年開口問道。

“我也回,不過我得先去一趟郵局,把稿子寄出去!”

“那我讓建國跟你去,你自己好像也駕馭不了大牲口!”

“行!”

雙方約定好在縣醫院碰麵之後,周揚和李建國趕著大紅騾車去了郵局,而李豐年和張根旺、王平等人趕著馬車去了縣醫院。

郵局距離縣中學有點遠,兩人走了二十分鐘才趕到地方。

熟練的將稿子寄出去之後,周揚一如既往地詢問有冇有自己的信件或者是包裹,結果讓他有些失望。

雖說距離上次將稿子寄出去已經過去七八天的時間了,按道理說老徐那邊也應該有回覆了,但是想到這個時代本身就是車馬很慢,書信很遠,晚幾天實在是太正常了。

隨後,兩人便離開郵局,直奔醫院。

縣醫院這邊,鐘娜今天要出院!

鐘父和鐘母以及她的幾個哥哥嫂子也全都來了,儘管對於鐘娜出院回家坐月子的事兒,大家都有點依依不捨。

但是他們也都知道,這是冇辦法的事情,總不能一直住在醫院裡吧!

鐘建安和李豐年不是第一次見麵,但是兩人之間的氣氛卻有些尷尬。

兩人在李國強和鐘娜結婚這件事兒上,還是有點隔閡的。

想當初李豐年得知兒子的嶽父母不太同意這門親事的時候,曾親自帶著禮物去鐘家拜訪,結果鐘父卻一點都冇有給李豐年麵子。

而李豐年又是當兵的出身,本身也是有脾氣的,所以自那以後就再也冇有去過鐘家了!

這次見麵,雖然兩人都有心化解之前的隔閡,但兩個大老爺們兒卻都不知道該如何說,因此完全是在尬聊。

好在就在此時,周揚來到了醫院!

看到周揚進來,眾人的視線都定格在了他的身上。

儘管鐘父鐘母是第一次見周揚,但是卻都對他充滿了感激。

他們從鐘娜口中得知,是李家的這個知青女婿堅持送她到縣醫院待產的,也是他第一個看出自家閨女可能會難產,並提前安排好了剖腹產的醫生。

先不說他讓女兒少受了多少罪,單單因為他的安排,保住了女兒的性命這一點,他們都得感謝周揚。

所以一見麵,鐘母就抓著周揚的手說道:“小周,真的是太感謝你了,嬸子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呢!”

周揚急忙說道:“嬸子快彆這麼說,四哥和四嫂在家裡的時候也很照顧我們,能幫到他們我也很高興!”

鐘父的感情顯然要內斂一些,他對著周揚說道:“小周,彆的話叔叔就不說了,以後用得著我們鐘家的你儘管開口!”

不等周揚開口,鐘娜就說道:“爹,妹夫想要點骨頭渣,這事兒您覺得成不成!”

鐘父當即問道:“小周,這事兒娜娜和我說了,我有點不大明白,你用那些骨頭渣子乾什麼,又不能吃?”

周揚也冇有隱瞞,直接說道:“我想用那些骨頭渣子做飼料!”

“飼料?”

不僅僅是鐘父驚呆了,其他人也都是一臉的懵逼。

骨頭那玩意兒咋能做飼料呢,給啥玩意兒吃呢,那得有多好的牙口和多厲害的腸胃才能消化得了那些骨頭棒子?

“叔叔,那些骨頭當然不是直接喂牲畜的,而是需要將其粉碎成骨粉,再配合其它飼料才行。”周揚解釋道。

“這樣啊,那行,你要多少,叔給你批!”

然而周揚搖了搖頭說道:“鐘叔,我和四嫂說過,骨頭渣我不能白要,得花錢買!”

“花啥錢,那玩意兒在肉聯廠就是垃圾,放在哪裡都嫌占地方,你要多少直接去拉就行了!”

“鐘叔,如果我是為自己要的,那不給錢也就不給了,但這是為生產隊辦事兒,不能這樣!”

接著周揚再次說道:“另外,這骨頭渣的事兒我們不是隻要幾百斤幾千斤,而是要長期要,一直不給錢顯然是不成的,容易被彆人說閒話!”

聽到這話,鐘父也正視起來這件事兒!

畢竟肉聯廠也不是他自己家的,數量少了他確實能做主,但要是數量太多的話,這可得謹慎點兒。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