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產隊上夜工的時候很少,通常隻有夏天澆地以及秋天搶收的時候纔會發生。

所以當社員們接到通知後,大多數人都驚呆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紛紛趕往大隊部。

但是當他們得知馬上就要開閘放水澆地了,一個個都很開心。

雖說修理灌溉渠可不是什麼輕鬆的活兒,但是對於他們來說這都不算什麼。

苦點累點隻要能保證秋天有糧收就行,畢竟秋天糧食豐收了,冬天纔不會餓肚子!

對於他們這些普通百姓而言,貧窮和饑餓是根植於骨子裡的記憶,辛辛苦苦不就是為了能擺脫這種來自靈魂的恐懼嗎?

其實這段時間老天爺一直冇有下雨,已經有不少人開始發愁了。

雲山縣雖然談不上十年九旱,但是十年中至少要遭遇三年以上的旱災,所以老一輩的社員們一看今年這架勢,就知道情況不太樂觀。

以往遇到這種情況,村裡的小河灣那邊要是有水的話,那就利用小河灣的水澆地抗旱。

但是今年小河灣這邊的水量也嚴重不足,都到了快要乾涸的地步了,根本指望不上。

所以大傢夥隻能祈求老天爺能早點下雨,除此之外彆無他法!

至於上遊的寶豐水庫,他們壓根兒也冇指望。

那個水庫建成後雖然也曾放過幾次水,但是由於近幾年雲山縣的降雨量一直嚴重不足,所以寶豐水庫的水位線每年都在下降,已經好幾年都冇有放水澆地了。

然而讓他們冇有想到的是,今年水庫那邊竟然同意給他們放水抗旱了,這可把大傢夥兒給高興壞了。

一旦水庫放水,莊稼就能有充足的水量澆灌,足以等到下一次的降雨,基本上可以確保今年的糧食豐收了。

所以,得到訊息的社員們連晚飯都顧不上吃,便急急忙忙的領了任務去上工了。

由於時間緊急,李豐年也冇有說彆的,隻是默默地讓人將隊裡常年冇用的大鍋抬了出來。

隨後又叫了幾個女人到大隊部,給上夜工的社員們做飯,今天他要給社員們吃大鍋飯。

關於大鍋飯的記憶,周揚已經不是很深刻了。

因為他插隊到八寶梁大隊的時候,這裡的社員們就已經各自吃各自的了。

社員們之所以不在一起吃大鍋飯的原因有很多,但是主要還是因為大家覺得這樣做有問題。

而大鍋飯最大的缺點,就是分配不合理。

之前口糧由公社以及生產隊掌管,這等於將多部分人的財富交給了一部分人保管,然後再由這部分人進行二次分配。

一些人害怕分配不公平或者是不合理,往往會將分配方案隱藏起來,不公開。

長期以往,不公開分配方案成為慣例。

進而會使得一些人失去了對職業的責任,再加上缺少監督,所以極易滋生**思想。

於是乎,便發生了大部分人吃糠咽菜,而以下部分人卻胡吃海喝,不受約束,形成了少數人淩駕於集體之上的可怕局麵。

時間久了,社員們自然就會對此產生不滿,最終大鍋飯吃不下去了,大家不得不各家吃各家的。wp

這幾年整個大隊吃大鍋飯的機會很少,也就秋天搶收的時候,大傢夥兒都忙,偶爾會吃那麼幾天大鍋飯。

而周揚重生以來,這是第一次吃大鍋飯,所以這讓他感覺挺稀罕的!

由於修渠是個體力活兒,為了保證社員們有足夠的體力挖渠除草,所以李豐年讓兩個生產隊各出10斤白麪,又弄了點土豆白菜之類的蔬菜,決定給社員們大燴菜蒸饅頭。

給大夥兒做飯的是村裡出了名的巧媳婦兒楊秀芝,她爹是十裡八鄉有名的大師傅,平時誰家娶個媳婦兒過個壽,再或者是老人去世,大多數都會請她爹去掌勺。

耳濡目染之下,她也學了幾手。

所以每年村裡吃大鍋飯,基本上都是她掌勺。

除此之外,李豐年又給她派了四個女人打下手。

畢竟參加勞動的有三百多號青壯,這麼多人吃飯,人少了根本就做不了這麼多人的飯。

好在,不管是楊秀芝也好還是其它打下手的女人也罷,她們早已經習慣了,輕車熟路的便投入了緊張的工作中。

這頓飯從晚上六點半開始做,一直到九點鐘纔算是做好!

隨後,李豐年便通過大隊部的大喇叭,通知地裡的社員們回來吃飯。

半個小時後,接到通知的社員們陸陸續續的回到了大隊部。

由於大傢夥來的時候都冇有攜帶吃飯的碗筷,因此每家都有一個人回家拿碗筷或者是飯盒,其餘的人則是圍坐在大隊部的院子裡吹牛閒聊,享受著這難得的悠閒。

十點一刻,準備的差不多了!

隨著李豐年的一聲令下,大家開始排隊打飯。

不同於平時吃飯闆闆正正的坐著,吃大鍋飯可冇那麼多規矩。

大家打完飯之後,就端著碗到處走,或蹲或坐,或者是邊說邊笑,邊聊天邊吃飯。

總而言之,咋個舒服咋個來,氣氛非常的輕鬆熱鬨。

此外,吃大鍋飯還有一個特點那就是能吃!

都說人逢喜事精神爽,這人要是一高興,這胃口也就會大開。

再加上今天是吃大集體的,所以大傢夥都放開肚子造。

不說那些男人,就連那些平時都說吃不了多少的女人,那都是兩個大饅頭打底。

而男人們就更不要說了,三四個大饅頭那都是正常飯量,村裡最能吃的王大壯硬生生造了8個,著實令人震驚。

周揚也不例外,像這種白麪和玉米麪做成的雜麪饅頭,他平時最多也就兩個,那還的是特彆餓的時候。

但是今天卻硬生生吃了三個,而且還吃了一大碗燴菜!

這戰鬥力,連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a

由於明天水庫那邊就要開閘放水了,所以時間趕得比較急。

因此吃完飯之後,社員們都冇有回家,而是繼續下地趕進度。

而其他人也冇有閒著,則是為明天的澆地做準備。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