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揚輕咳一聲,然後說道:“李局,其實我今天過來找你也不僅僅是為了開閘放水的時候,還有一件很重要事兒要向你彙報!”

“哦,啥事兒?”

“寶豐水庫的大壩要垮了!”周揚語出驚人的說道。

“啥啥要垮了?”李長青一臉震驚的說道。

“寶豐水庫的大壩!”

“周揚同誌,這事兒可不能信口開河,這是要負責任的!”李長青沉聲說道。

盧友明也被周揚的話嚇了一跳,急忙說道:“周揚兄弟,這可不興開玩笑的”

周揚抬手製止了盧友明的話,而後說道:“李局、盧隊,我知道這事兒對你們來說確實難以置信,甚至於懷疑我是不是為了開閘放水故意這麼說的,但很可惜,我並冇有唬你們!”

當下,周揚便將昨天在寶豐水庫發現的情況仔細說了一遍。

當然了,言語中自然是對一些特定的情況進行了藝術加工,儘量說的嚴重一點。

周揚相信,李長青作為水利局長,這種情況說完之後,他心裡肯定會有自己的一些判斷的。

果然,話音剛落,李長青便直接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神色凝重的說道:“周揚同誌,你剛纔說的都是真的?”

“李局,真的假的其實很好判斷,您自己去寶豐水庫看看不就行了!”

接著周揚繼續說道:“我剛纔說的隻是表麵現象,實際上可能比這更加的嚴重。比如說大壩出現滲流現象,會不會是地基發生了沉降,再或者是設計的時候存在缺陷,這些都需要進行進一步的評估!”

“幸好現在寶豐水庫的水位並不高,今年夏天也冇有下過幾次大雨,一旦進入秋季的話,秋雨綿綿之下,大壩要是撐不住,那後果真的是不堪想象啊!”

李長青的臉色再次變了,是啊,現在還是夏季,雨水不多,所以問題看起來可能不是很嚴重。

但如果到了雨水較多的秋季,問題可能會更加的嚴重。

一旦遇到特大暴雨,整個大壩或許真的會因此而垮塌。

想到水庫大壩一旦崩潰了,那後果可以說是災難性的。

李長青年輕的時候就親眼目睹過水庫大壩崩潰的場景,當時雖然隻是一個小型水庫,但是當大壩崩潰的時候,上億立方米的庫水,如同脫韁的烈馬一樣衝出水庫,滾滾瀉下。

瞬間,在直立如壁的驚濤駭浪中,田園、村莊、集鎮,須臾間被剷平化為澤國。

當時他們村子後麵正好有一條鐵路,洪水來臨的時候恰好有一列火車經過,結果就是重達上百噸的火車都冇能鎮壓住這奔騰的洪流,連鐵軌帶火車全部被拖入洪水之中,一些鋼軌甚至於被攪成絲狀。

而從洪水中逃脫出來的災民們,無措地擠在樹上、房頂上、高土堆上。

那場景,真的就像是世界末日來臨了一般。

想到這裡,李長青當即說道:“不行,我得親自去水庫看看,真要是有險情,必須立即進行評估補救!”

“已經是飯點兒了,再怎麼著急那也得吃了飯再去!”盧友明道。

“都火燒眉毛了,還吃啥飯呢,不吃了”

看到李長青一臉焦急的樣子,周揚當即說道:“李局,磨刀不誤砍柴工,飯還是要吃的!”

接著他又說道:“而且去水庫排查險情,單靠你一個大局長是不行的,必須要有相應的專家團隊,而現在剛剛下班,集結人手也得一段時間。”

“我的建議是,你現在立即讓人通知局裡的專家趕緊集合,同時咱們也去把飯吃了,然後一同趕往寶豐水庫,你看可行?”

李長青想了想也隻能如此了!

當下,他立即給辦公室值班的同誌打了個電話。

讓他立即通知局裡所有的乾部以及專家,一小時後到局裡集合,誰也不許請假。

打完電話後,這纔跟著周揚和盧友明前往國營飯店!

國營飯店的小包間裡,三人分賓主坐下後,周揚當即讓人上菜。

由於隻有三個人,所以周揚隻點了四個菜一個湯,標準的鄉長招待標準。

但是這四個菜都是硬菜,一個紅燒肉,一個燉排骨,一個紅燜羊肉,一個乾炸丸子,湯是紫菜蛋花湯。

彆看在座的兩個客人的身份都不簡單,一個是刑警隊長,一個是水利局長,但是這麼豐盛的飯菜他們也不常見。

待飯菜上桌之後,李長青急忙說道:“周揚同誌,你這也太破費了!”

李長青說破費那是一點都不誇張,他們也經常來這裡吃飯,自然是知道這些肉菜的價格的。

彆的不說,單單這幾個菜至少就得塊錢。

更不要說周揚還要了兩瓶茅台酒,這玩意兒一瓶就要4塊錢,兩瓶就是8塊錢。

也就是說,這頓飯保守估計都的13塊錢!

想想他們一個月也就隻能掙個三十來塊錢,一頓飯基本上就吃掉了他們半個月的工資,能不破費嗎!

盧友明也說道:“周揚兄弟,這飯確實有點奢侈了”

不等他說完,周揚便笑了笑說道:“兩位老哥,吃飯就要吃個舒心,我也好長時間冇有沾葷腥了,也不全是為了你們兩位啊!”

李長青知道飯菜已經點上了,退是退不了了,但是這酒可冇動。

當即說道:“周揚同誌,下午咱還要去水庫檢視險情,酒就不喝了,等一下退了吧!”

盧友明也說道:“對對對,我下午還要去一趟縣委,可不能一身酒氣的過去,影響不好!”a

周揚知道這兩位是為了給他省錢,也不強求。

況且酒這玩意兒,周揚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都不覺的是啥好東西,穿腸毒藥而已,喝不喝都行。

當下,他便直接招呼兩位吃菜!

至於這兩瓶茅台嘛,他也冇打算退,不管是拿回去自己珍藏還是送給老丈人都行。

畢竟四塊錢的茅台,要是放到二三十年後,那可是值大幾十萬啊!

由於惦記著下午去水庫,所以李長青吃飯的時候一直憂心忡忡的,以至於氣氛也有些沉悶。

不到半個小時,這頓豐盛的午餐便結束了。

說實話,周揚著實被三人的戰鬥力給驚到了。

他原以為點了這麼多硬菜,不可能吃完,正猶豫著等會兒要不要將剩菜剩飯打包回去。

然而他冇想到的是,最後的結果就是桌子上的所有菜品全都被造光了,連小半盆兒湯都被盧友明給喝完了。

周揚都覺得就憑這戰鬥力,他們幾個放到後世都能去參加大胃王比賽了,也能勾肩搭背的去給老闆們上一課了。

不過想想也挺心酸的,大家之所以這麼能吃,究其原因,還是因為肚子裡冇油水。

而他們幾個還都是乾部,平時還能吃飽飯,要是換了普通百姓的話,戰鬥力或許會更驚人。

總而言之,這個年代真是窮啊!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