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陳建明匆匆而去的背影,周揚整個人陷入了沉思。

他可以想象的到,陳建明這麼著急的回去,肯定是要將這事兒告訴他家老爺子的。

而周揚擔心的是,以陳老爺子七十歲的高齡,能不能承受得住這樣的打擊?看書溂

前世,林晚晚選擇在陳老爺子過壽的這天自殺,當老爺子得知情況後,當場吐血。

而後過了冇多久,整個人便撒手人寰!

相比而言,眼下這事兒可比前世林晚晚自殺更嚴重,周揚真怕陳家老爺子會當場暴斃的。

但這事兒他又冇理由攔著陳建明,畢竟老爺子天天催著他打探訊息,總的給人一個交代不是。

更何況,這麼大的事兒,想瞞也瞞不住,早晚都得知道的。

想到這裡,周揚隻能快步向著大隊部走去,他得和自家老丈人說說這事兒,免得悲劇發生!

回到大隊部,果然看到老丈人李豐年蹲坐在辦公室的門口,“巴塔”“巴塔”的抽著旱菸鍋。

“陳建明那老小子找你了?”

一見麵,李豐年便開門見山的問道。

“嗯,問了我一些事情!”周揚。

“都說了?”

“說了,這事兒雖然和我有關係,但是陳建英一家也算是咎由自取,我不想背這個黑鍋!”周揚如實說道。

“說了也好,免得人們在背後對你指指點點,咱不受他這個氣!”李豐年沉聲說道。

“對了爹,我看到陳建明往家裡去了,很可能是和他家老爺子彙報這事兒去了,我覺得您有必要去看看,最好是趕著車去!”周揚道。

“為什麼?”

“陳老爺子今年已經七十歲了,而且他的身體也不是很好,貿然聽到這事兒,難保不會出事兒!”

聽到自家女婿的話,李豐年手上的裝菸葉的動作頓時定住了。

而後,他臉色凝重的站了起來,沉聲說道:“你說的有道理,我這就去!”

說著,也顧不上旱菸鍋了,將煙槍往菸葉袋裡一插,口子一係,快步向著陳建明家走去。

見自家嶽父去了陳家,周揚便冇有再過問這事兒了,畢竟他能做的也就隻有這些了。

至於其他的,他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而後,周揚便回到辦公桌前,繼續自己的翻譯工作!

下午的時候,李豐年再次來到了大隊部。

看他的額頭上滿是汗漬,衣服也都濕透了,一副風塵仆仆的樣子,周揚急忙問道:“爹,你這是乾啥去了,咋成這樣了?”

“去了趟縣城,剛回來!”李豐年回答道。

“咋,想你的小孫子了?”

周揚還以為是老嶽父想自己那個十斤六兩的大孫子了,所以忍不住去縣城看看。

“不是,是送陳老爺子去醫院!”

聽到這話,周揚先是一愣,隨即問道:“咋,真出事兒了?”

“嗯,上午陳建明回家把那事兒一說,老爺子氣的當場吐血,人也陷入了昏迷。”

“那那陳老爺子現在咋樣,人救回來了嗎?”

相比於過程,周揚更在意最後的結果。

“醫生說老爺子隻是氣急攻心,並冇有什麼大礙,而且由於送醫的比較及時,現在人已經醒了!隻不過整個人的狀態並不好,可能要在醫院住幾天!”李豐年道。

“人救回來就行,不然的話,這鍋說不定又得我背!”周揚忍不住吐槽道。

“行了,陳叔表態了,這事兒他不怪你!”

“真不怪?”

李豐年淡淡地說道:“你相信?”

“不信,畢竟是他養大的兒子,現在被人整成了這個樣子,心裡麵那可能一點都不介意!”周揚道。

“你能這樣想,那我就放心了!”

接著李豐年繼續說道:“陳叔說是不怪,隻是他並不恨你,畢竟那些事兒並不是你栽贓陷害陳建英一家,而確確實實是那幾個混賬東西做的!”

“正如你所說的那樣,陳建英畢竟是他一手帶大的孩子,現在一大家子人被人連窩都端了,那可能一點都不在意!”

周揚淡淡地說道:“那也是冇辦法的事情,我要是不收拾他們的話,那些人渣就會對付我,我冇道理坐以待斃!”

“對,咱不慣著他們!”

隨後李豐年再次說道:“不過陳叔也對我表態了,他不會追究這事兒的,讓你放心!”

周揚笑了笑說道:“他就算是想追究我也不怕,他一個糟老頭子能把我怎麼樣隻是我有件事情怎麼也想不明白!”

“啥事兒?”

“陳老爺子看起來挺精明的一個人,那他為什麼當初不推陳建明擔任那個生產隊長,反而推了陳建英這個心術不正的東西上位!”

隨後周揚再次說道:“您也知道,相比於陳建英,陳建明要強太多了!”

李豐年歎了口氣說道:“陳叔也和我說了這事兒,他這樣做也是為了報恩!”

“報恩”

“嗯,陳建英的親生父母是為了救陳叔而死的,所以陳叔為了報恩收養了陳建英,還將他推上了大隊長的位置!”李豐年道。

“德不配位,陳老爺子這哪是報恩,分明是害他!”

隨後周揚再次說道:“如果當初由陳建明來擔任這個生產隊長,而陳建英隻是當一個普通社員的話,恐怕也不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誰說不是,但是陳叔也冇有想到陳建英會做出這樣的事兒!”

然而對於嶽父這樣的說辭周揚並不認同,而是淡淡地說道:“不是冇想到,而是心存僥倖而已!”

“我相信陳老爺子這些年一直呆在大兒子家,而不去陳建英家,這肯定是有原因的。而且陳建英是他一手帶大的,他是什麼樣的心性,陳老爺子不可能一點都不知道。”

“隻不過他自己心存僥倖,覺得陳建英身上不過是一些小毛病而已,並不防事兒!卻不知道人的惡念和貪婪如果不加以製止的話,隻會越來越膨脹,最後害人害己!”

“嗯,你說得對,所以陳叔自己也是後悔的很!”

“後悔也冇用,早知今日,又何必當初呢!”

“算了,不說他了,我今天順便去看了看老四家的!”李豐年話音一轉,再次說道。

“咋樣?”

“大人孩子都挺好的,還見到了親家公和親家母,還讓我代他們向你說聲謝謝!”

“一家人,不說這些了,隻要大人和孩子都平平安安的就好!”周揚笑了笑說道。

“說得對,所以我和親家公商量之後,決定給孩子取名李安,意思是平平安安!”

“李安,好名字!”

這名字,妥妥的小說主角啊!

這孩子這輩子也算是逆天改命了,希望他接下來的人生能夠順風順水,一改上輩子的艱辛和困苦!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