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宇文嘯卻覺得疑惑,為什麼雪狼會來的?雪狼是在北唐的雪狼峰上,千裡迢迢來到這裡,而且還找這個野外營地,是被什麼指引著過來的嗎?

不過,他知道落蠻是雪狼家的少帥,或許它們是想主人了。

他溫和地走過去,想跟雪狼們打個招呼,剛走了兩步卻被落蠻的聲音嚇著了。

落蠻捂住肚子忽然大叫起來,“我肚子動了,我肚子動了,我感覺到了。”

眾人齊刷刷地看向她,但一點都不激動,黑影問道:“是不是冇吃肉,肚子餓得颳起來了?”

落蠻在地上躺下,大肚子往上頂,“你們看,是不是看到肚子動了?”

風吹動她的衣衫,高聳的肚子屹立不動,在她肚子側邊,隻有雪狼興奮的眸子。

虎爺過去,爪子往她肚子上伸了一下,稍作停留彷彿把脈一般,大家便都看著虎爺。

但虎爺搖搖頭,又走開了。

大家不禁失望,就是餓肚子的。

黑影道:“我們還是去打獵吧。”

瞧蠻哥餓得那可憐樣,不忍心啊。

宇文嘯坐了過去,伸手放在她腹部上,她整個人陷入了一種亢奮的狀態裡,“現在不動了,但是剛纔真的動了,我不是生鼓脹,我是真懷孕了。”

宇文嘯是冇聽到什麼動靜的,人家說孩子都有胎心,可內力深厚的他,愣是連孩子的胎心都冇感受到。

他自然知道不是生鼓脹,畢竟,就算生鼓脹也是有動靜的,那裡頭的氣是會呼呼呼地竄。

用黑影的話說,她肚子連個屁動靜都冇有。

黑影和閃電虎爺他們去打獵了,這山頭彆的冇有,山雞倒是多,冇一會兒便提著一串回來。

而且,是在附近小溪裡殺乾淨再拿回來,殺了雞之後,雞毛是生薅的,所以不甚乾淨。

不過,黑影覺得不要緊,回頭上火架子上一烤,什麼毛都冇了。

山雞的肉很香,就是比較韌,落蠻吃了兩個雞腿,有點肉下肚子,總覺得是渾身充沛。

雪狼們歇腳之後也出去覓食,半個時辰之後,它們又陸續回來,一副酒足飯飽的樣子守在落蠻的身邊。a

一直跟在他們身邊的大雪狼眼底充滿了疑惑,彷彿不知道為什麼鄉親們要過來這裡。

難道說它們感應了什麼,而它冇有感應到?那這個可真丟狼了。

吃過烤雞之後,落蠻就挺著大肚子在散步,群狼環伺……侯。

這步散出了千軍萬馬的氣勢,連宇文嘯都近不得身,虎爺往日是最為倨傲的,但一虎難敵群狼啊,它也委屈地守在宇文嘯的身邊,慢慢地往前踱步。

落蠻基本是在轉圈圈,因為營地不算大,往前就是山地,山地上有墳,她一個孕婦還是要忌諱些的,不能往山上去。

走著走著,她就忽然停了下來,咦了一聲,低頭瞧著自己的鞋子。

腿上有點涼又點熱是怎麼回事?鞋有點沾濕。

霧水這麼濃嗎?

該不是羊水穿了吧?應該不至於,還有一個多月才生娃呢,而且她覺得自己的預產期會延後,因為胎動出現得太遲,今晚才第一次感覺到胎動。看書喇

她伸手摸了一下,濡濕一片,要不是失禁,就一定是羊水穿了。

“煒哥,煒哥,快過來!”她站在原地放聲大喊。

宇文嘯縱身躍起,踩著狼群的腦袋一路踏過,落在了媳婦的身旁扶住,手伸往她的肚子上,“怎麼了?是不是又動了?”

“不是動不動的事,我可能要生了。”落蠻再遲鈍,也知道羊水一穿,就是要生產的前兆了。看書溂

這話一出,大家頓時驚呆了,要生了?在這荒山野嶺生?

大夫呢?穩婆呢?孩兒的衣裳呢?

宇文嘯看著她,也顯得有些慌亂了,“真的嗎?你確定是要生了嗎?那我們要進城,快,黑影,把馬車拉過來。”

“不行,不行。”落蠻連忙擺手,“我羊水穿了,必須平躺,也不能顛簸。”

駐紮的地方距離城中雖說不算特彆遠,但這會兒城門怕是落下了,讓他們打開城門,一來二去的覈對身份,還要去請能主事的官兒來,這就費時了。

“黑影,快,打開營門。”宇文嘯也覺得這般折騰是不行的,馬上沉著吩咐,“去附近的村莊借個鍋回來燒熱水,咱今天經過的那地方,你跑馬去一個來回要不了半個時辰。”

黑影兩腿發軟地跑了幾步,回頭問道:“為什麼生孩子非得要熱水啊?”

天啊,蠻哥要生娃了,那娃兒甚至還不會動。

“讓你便去。”宇文嘯喝道,那娃兒生出來血淋淋的,不得用熱水清洗一下才能見人啊。

大神六月的權寵天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