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事發生在她五歲的時候,也就意味著,雲梓琛一直都知道這件事的真相,卻從未打算說出來。

如果玄蒼知道雲梓琛一直在欺騙他、欺騙他們,會不會做出什麼不理智的事?

她不敢冒險。

“因為......”

她癡癡地看著他,終是說出了那句早就應該對他說的話,

“因為我愛你,很愛很愛......”

說著,她吻上了他的唇,第一次,主動地,吻住了他......

玄蒼因為她的話、她的吻,一時間心如擂鼓。

他彷彿不敢相信似的,愣是把她推到眼前,向來沉穩深邃的眼,此刻也難掩激動震撼。

非要再問一次:

“你剛纔說什麼?再說一次?”

她勾著他的脖子,淚眼朦朧:

“我說,我愛你,很愛很愛......愛到我瀕臨死亡的那一刻,腦子裡隻有你一個人,我害怕我會就此死去,因為我會後悔還冇認認真真地跟你說一句我愛你,還冇答應重新嫁給你,還冇好好做一次你的新娘,還冇有給你生下孩子......”

“牽牽!”

玄蒼驚呼一聲,用力地將她擁進懷中。

他深切地感受到,哪怕奪回了天羽,得到了這天下,都冇有這一刻讓他興奮雀躍,讓他幸福滿足。

他終於明白了那句話的意義:愛江山,更愛美人。

不,他愛的不是美人,隻是她!

他隻愛她!

“你知道我等你這句話,等了多久嗎?”

“嗯,對不起,讓你久等了。”

“再說一次好不好?”

他在她耳邊輕聲哄著她。

她伏在他肩上笑,原來男人不僅是視覺動物,也是聽覺動物啊。

於是她起了調皮的心,一邊勾著他的脖子,一邊在他的耳邊呼氣。

唇瓣擦著他的耳朵,一遍一遍地柔聲道: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他終是受不住了,猝不及防地捉住了她的唇......

接下來的一切,如此地順理成章。

芙蓉帳暖,**一刻。

蓮吐葳蕤萼,波翻瀲灩塘。

繾綣旖旎,如膠似漆......

夜幕深沉,雲夢牽依偎在玄蒼的懷中,撫摸著他左胸上的傷口,心中說不出的滋味兒。

“疼嗎?”

她仰起臉看著玄蒼,心疼地問。

玄蒼有意無意地撫摸著她背上的蝴蝶胎記,輕輕勾唇:

“有你在,哪裡還知道疼?”

她小臉一紅,嬌俏地一捶他的胸口:

“無賴。”

他像一匹脫了韁的野馬,一次又一次地要著她,不知疲倦,隻剩下快活,可不是不知道疼了嗎?

可惡的是,他竟然還有臉說出來?

直到此時,雲夢牽纔想起來綺蘭,遂問道:

“對了,綺蘭怎麼樣了?她中了馭鬼纔會想要殺我,絕對不會是映月的同夥,你要相信我。還有,馭鬼再次出現,我懷疑是雲夢蝶......”

“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