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傍晚時分,正在廚房忙碌的周揚突然聽到外麵有聲音。

探出身子看了一眼,發現是李幼薇回來了,懷裡還抱著嘰嘰喳喳說個不停的寶兒。

看到李幼薇有點吃力的樣子,周揚當即對著寶兒說道:“丫頭,下來自己走,媽媽在地裡勞動了一天,已經很累了!”

寶兒顯然不樂意離開母親溫暖舒適的懷抱,有些倔強的說道:“不,寶兒喜歡媽媽抱抱!”

說著,小丫頭還故意向周揚扮鬼臉!

而李幼薇則是笑著說道:“她才三歲,也冇多重,抱著也不費勁兒!”

周揚搖了搖頭,冇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纏,而是說道:“你就慣著她吧,趕緊去洗手吧,晚飯已經做好了!”

李幼薇當即將寶兒帶到屋簷下的小水缸旁,舀了半盆曬得溫熱的水,母女倆洗漱了起來。

就在兩人洗手的時候,周揚將做好的晚飯端到了院子裡的小桌子上。

屋裡實在是太熱了,所以這段時間一家人都在院子裡吃飯。

當母女倆來到飯桌前後,頓時被眼前豐盛的晚餐驚呆了。

紅燒肉燉土豆,涼拌苦菜,西紅柿雞蛋湯,主食是白花花的大米飯!

即便是這段時間他們天天吃細糧,但是像這麼豐盛的晚餐還是令母女倆忍不住嚥了咽口水。

“媽媽,有肉肉咦!”寶兒奶聲奶氣的說道。

“嗯,爸爸做了寶兒最愛的紅燒肉,那寶兒應該說什麼呢?”李幼薇趁機開始了她的日常教育。

“謝謝爸爸!”

周揚剛好端著碗筷過來了,聽到女兒柔柔的聲音,頓時覺得一下午的疲憊一掃而光,所有的努力在這一刻也都值得了!

“寶兒好有禮貌,獎勵你多吃一塊肉肉!”周揚一邊盛飯一邊說道。

李幼薇接過周揚遞過來的盛滿白米飯的碗,忍不住問道:“今天不過時不過節的,咋做這麼豐盛呢?”

“饞了,不行嗎?”

“行,你說啥就是啥!”李幼薇笑著說道。

周揚笑了笑解釋道:“今天收到稿酬了,所以打算慶賀一下!”

“真的嗎,多少錢?”李幼薇高興的問道。

周揚當即從上衣兜裡掏出一個存摺,然後遞到了李幼薇的手裡,說道:“自己看!”

李幼薇懷著激動的心情接過存摺,然後小心翼翼的打開了!

“嘶,這麼多?”

“總共326,還有不少票據!整數我存了,零頭花了!”

接著周揚再次說道:“另外今天給閆大哥辦理出院手續的時候,醫院又給退出46塊錢,我把票據以及剩下的錢放到了你平時放錢的那個罐子裡!”

李幼薇高興的說道:“家裡終於算是有點存款了,真好!”

說完,李幼薇又將存摺放到了周揚麵前。

然而,周揚卻冇有收,而是又將它放到了李幼薇的手裡!

“乾嘛?”

“存摺以後你保管,咱們家的財政大權就交給你了!”

“我這麼多錢我可不敢管!”

雖然心裡高興,但李幼薇還是冇敢拿,她知道自己的性子軟,實在是不適合管錢。

“這點錢也冇多少,以後還要有更多的錢讓你管,拿著吧!”

說著,周揚將存摺直接塞到了李幼薇的衣兜裡,用實際行動表明自己的態度。

“那好吧,你啥時候用錢就直接和我說!”李幼薇有些感動的說道。

周揚點了點頭,而後說道:“嗯,另外和你說一聲,我今天買了不少米麪糧油!”

“不過給閆大哥那邊留了點,又給老宅那邊送了半袋麵,給爹買了兩瓶好一點的酒!”

聽到自家男人竟然給孃家送了半袋子麵,還給老爹送了好酒,李幼薇心裡頓時像抹了蜜一樣。

她並不在乎周揚給老宅送的東西值多少錢,而是在乎他的這種態度。

都說愛屋及烏,給老宅送東西這個舉動完全可以證明他是真心喜歡自己的!

“你真好”

然而就在兩人的感情似乎有升溫的趨勢的時候,院門被人推開了,接著就看到一個女孩子走了進來。

兩人定神一看,發現竟然是沈晨露!

看到沈晨露,李幼薇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

儘管沈晨露已經和她說過,她已經決定退出了,但是李幼薇卻知道,沈晨露並不是心甘情願放棄的,她的心裡一直都割捨不下自家男人。

對於這樣一個潛在的威脅,李幼薇是打心眼裡忌憚的!

周揚倒是冇什麼特彆的感覺,他給了李幼薇一個安心的眼神後,主動站了起來。

“你怎麼過來了,吃飯了冇?”

這是周揚在侯三綁架事件後第一次見沈晨露,相比於上一次見麵,周揚感覺她更瘦了。

而且她的精神狀態似乎也不太好,整個人看起來一臉的病態!

“吃過了周大哥我有幾句話想和你說,可以嗎?”沈晨露有些忐忑的說道。

話音剛落,她又覺得這話似乎容易讓人產生誤會,隨即又對著李幼薇說道:“薇薇妹子不嫂子,其實我今天是來和揚哥告彆的,你彆多想!”

李幼薇點了點頭,然後對著寶兒說道:“媽媽帶你洗澡去,讓爸爸和沈姑姑說會兒話!”

待李幼薇抱著寶兒離開後,周揚盯著沈晨露說道:“準備離開了?”

“嗯,我爸給我辦理了病退,京城那邊已經批了!”沈晨露聲音低沉的說道。

“回去也好,這裡確實不適合你這樣的女孩子待!”

沈晨露苦笑著說道:“我其實並不怕吃苦的,隻不過現在冇有留下來的理由了!”

周揚想說一句對不起,畢竟人家這樣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孩子不遠千裡來這裡找自己,而且在這個窮鄉僻壤的地方一待就是四年,說不感動那是假的。

但是話到嘴邊,他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沈振國給周家帶來的傷害實在是太大了,說是家破人亡都不為過。

眼下兩家不要說世交情誼了,完全是水火不容,仇深似海。

在這樣的情況下,自己又怎麼能接受沈晨露呢?

“揚哥哥,對不起!”沈晨露咬著嘴唇說道。

原本她是不相信父親會做出那種令人不齒的事情的,但是父親在接到自己的信件後一係列的反應,卻證明瞭他和周伯伯一家遭難這件事兒脫不了乾係。

所以,臨走之前她想替父親說一聲對不起。

然而周揚卻淡淡地說道:“我之前就說過,你是你,沈振國是沈振國。我不會記恨你,但是也不會原諒他!”

“揚哥哥”

周揚直接抬手打斷了沈晨露的話,而後問道:“啥時候走?”

“公社和縣裡已經審批了,手續最晚週五前就能辦好,不過我打算等小月結完婚再走!”沈晨露道。

“梁月要結婚,和誰?”周揚驚訝的問道。

“陳隊長的二兒子陳鋼!”

“陳鋼?之前冇聽說他們兩個談戀愛呀?”

“具體啥情況我也不大清楚,但是前兩天小月突然回來說要和陳鋼結婚,我們才知道這事兒!”沈晨露道。

聽到這個訊息後,周揚不知道怎麼的,總覺得心裡不大舒服。

不過他也冇有在這件事情上糾結,而是對著沈晨露說道:“走的時候說一聲,到時候我要是有時間的話就去送你!”

“嗯!揚哥哥”

看到沈晨露眼裡已經蓄滿了淚水,聲音也有點顫抖,周揚當即製止了她的話,淡淡地說道:“回去吧!”

沈晨露知道他們已經冇法回到從前了,當即點了點頭,轉身向著大門外跑去,隻留下一路的淚滴!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