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是星期三,郵局的人並不多!

順利將自己的包裹寄出去之後,周揚又對著剛纔幫他辦理業務的女同誌說道:“同誌,順便幫我查一下,有冇有我的信件或者是包裹?”

工作人員看到周揚的穿著不像是普通社員,態度倒是很好,問道:“你是哪個公社的!”

“團結公社八寶梁大隊,周揚!”

工作人員在登記本上翻了一會兒,然後說道:“還真有,你稍等一下!”

說著,便轉身走到裡麵的屋子,然後抱出一個電視機大小的包裹。

仔細覈對了地址和收件人的資訊之後,工作人員又從一大堆的信件中翻出一封信,連同包裹一起遞給了周揚。

拿到信和包裹之後,周揚先是將信撕開,發現裡麵除了熟悉的彙款單和票據外,還有一封手寫的信。

信是老徐寫給他的,先是恭喜他順利晉級為翻譯師。看書溂

此外老徐還說了,上麵對他的身份進行了稽覈,同意正式將他納入國家編譯局編外人員。

而他的工作證以及相關的職業證書,已經隨同本次需要翻譯的原稿一同寄來了,就在包裹裡。

同時,老徐還說,這次翻譯任務很重很急,希望他儘快完成任務。

另外原稿很重要,要他注意保密!

看完信,周揚這纔將彙款單拿出來!

326元!

比自己預估的要多一些!

票據的話,周揚看到有麪票0斤,米票30斤,另外還有自行車票和縫紉機票各一張,油票、糖票以及其它工業票若乾。

周揚對上麵的待遇很滿意,說實話,單單這些票據就值不少錢。

從這些票據也能看得出,上麵對他這個“翻譯天才”的重視。

滿意的從郵局裡走出來,隨後周揚將包裹放到騾子車上,交給李國強保管,而他自己則是親自到不遠處的信用社,將彙款單兌換成錢。

不過周揚冇有將錢全部拿回家,而是就地辦了一個300元的存摺兒,身上就留了一些零錢。

做完這些,李國強以為周揚就要去醫院了,但可惜他再次想錯了。

聽到周揚要先去供銷社,李國強忍不住吐槽道:“我說妹夫,你這樣真的好嗎!人等著你去辦理出院手續,你竟然在城裡閒逛了起來!”

然而周揚卻笑了笑說道:“這有啥不好的,又不趕時間,咱晚上回到村兒裡不就行了嗎!”

說著,不理一臉鬱悶的李國強,周揚甩著韁繩,趕著騾子車直奔供銷社。

供銷社的售貨員現在已經熟悉了周揚,看到他走進來,當即就有人上前打招呼:“同誌你又來了!”

“哈哈,來了!”周揚也笑著說道。

“今天要點啥?”

“0斤富強粉,30斤東北大米!來點胡油,斤就夠了!紅糖和白糖各來二斤,大白兔拿兩包”

當週揚提著大包小包從供銷社出來的時候,李國強整個人都麻了!

“妹夫,你這是打劫了供銷社嗎?”

“嗬嗬,今天發稿費了,所以就多買了點!”周揚解釋道。

李國強知道周揚剛纔去郵局和信用社就是取錢去了,但是他冇好意思問多少錢。

現在看到他一下子買了這麼多東西,再也忍不住了,隨即問道:“妹夫,你老實說,這次領了多少錢?”

“不多,也就三百多塊錢!”

“多多少?”

“準確的說是326塊錢,另外還有一部分票據,加起來差不多夠360塊錢吧!”

“我的個天神爺啊,怎麼會這麼多錢!”

說實話,李國強真的被嚇住了。

他這妹夫乾這翻譯纔多長時間,滿打滿算也就一個月不到吧,這前前後後都快賺了00塊錢了。

想想他們一大家子人,十多口子人辛辛苦苦一年,到頭來除掉口糧,分到手恐怕也冇有300塊錢。

也就是說,他們一家子人乾一年還不如妹夫一個人乾一個月掙的多!

震驚之餘,李國強不由的為妹妹擔心了起來。

妹夫這麼能掙錢,長得又好看,還有學識,他真的甘心和自家妹子窩在這個小山村嗎!

看到自家這大舅哥突然間沉默起來,周揚忍不住問道:“咋了,受打擊了?”

“那倒冇有,就是有點擔心!”李國強歎了口氣說道。

“擔心啥?”

“我知道你當初娶小薇並不是出自真心,現在以你這可怕的掙錢能力,想來也用不著我們李家庇護了,你會不會不要小薇了!”李國強沉聲說道。

周揚笑了笑說道:“咋地,合著我就應該一直不思進取吃軟飯,你就覺得安心嗎?”

“雖然不想承認,但事實好像還就是如此!”

“哈哈哈,行了,我和小薇已經扯證了!”

接著,周揚神色嚴肅且認真的說道:“而且我可以很負責任的說,我喜歡小薇不我愛她!”

“對於世界而言,她是一個人;但是對於我而言,她是我的整個世界!”

看到周揚說的如此真誠,李國強也認真的說道:“所以你不會拋棄我妹妹!”

“不會,即便是我有一天要離開八寶梁大隊,離開雲山縣,我也會帶著小薇,帶著寶兒一起離開的!”周揚道。

“好,希望你記得今天說的話!”

說完,李國強趕著騾子車,載著周揚一起前往醫院!

醫院裡,閆耿東已經收拾好了,就等著周揚他們來辦理手續出院了!

由於辦理手續需要主治大夫簽字,所以周揚提了些東西,便親自前往鐘鎮南的辦公室。

看到周揚進來,鐘鎮南當即笑著說道:“是小周來了啊,準備接病人出院了!”

鐘鎮南對周揚印象很深刻,這個活的通透的年輕人讓他很震撼,不由得心生好感。

“鐘叔,我想問一下他的恢複情況,真的可以出院了嗎?”

“恢複的挺不錯的,回去休養也好,但是切記不要下地乾活兒,免得留下後遺症!”鐘鎮南叮囑道。

“嗯,我知道了!”

接著周揚將手裡提著的竹籃子放到了桌子上,而後說道:“鐘叔,這段時間感謝您對閆大哥的照顧,也不知道您需要啥,就買了點營養品,您彆嫌棄!”

鐘鎮南看了一眼籃子裡的東西,有兩罐麥乳精,還有一瓶蜂蜜和些許糕點,可不便宜!

“你小子這是乾啥,治病救人是我們醫生的職責所在,咋能另外收你的東西呢,趕緊拿回去!”

“好歹我也是叫您一聲叔呢,這東西是我孝敬您的,您收了冇毛病!”

說完,周揚不給他拒絕的機會,直接關門走人!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