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縣醫院住院部!

周揚過來的時候,閆耿東正在和老張頭聊天!

住院這幾天可能是他這幾年最輕鬆的幾天,以往他每天早早的就要起來打掃牲口棚,整個生產隊二十多頭牛、二十多匹騾馬、十多頭毛驢拉下的糞便都需要他打掃乾淨。

如果牲口棚裡的尿漬太多的話,他還需要到外麵挖土回來墊圈。

此外,每天牲口下工回來飲水、喂草也都是他的營生,即便是從大清早開始乾,也要忙到晚上七八點。

相比於身體上的勞累,精神上的苦悶最讓人難以忍受。

因為身份的原因,整個生產隊上下對他都是避之如蛇蠍,除了兒子外,冇有人敢和他說話。

所以,這幾年下來,他都覺得自己說話的功能都快退化了。

住院這幾天,由於脫離了原來的環境,冇有人知道他是住牲口棚的那批人。

不管是醫生還是護士,再或者是其他病人,都能以平常心對待他,這讓他壓抑了許久的精神終於放鬆了些許。

“吱呀!”

隨著病房門被人推開,周揚提著一個包裹走了進來。

看到周揚後,張老頭急忙起身,說道:“是周知青過來了,你坐,我去給你倒水!”

“張叔,我不渴,你坐!”周揚笑著說道。

“嗬嗬,我天天都坐著,身子骨都生鏽了,出去透透氣,你們聊!”

說完,張老頭便提著暖水瓶出去了。

房間裡隻剩下兩人後,閆耿東用嘶啞的聲音說道:“謝謝你救了我,錢我會想辦法還你的!”

周揚那天救他的時候,閆耿東雖然昏迷了過去,但卻並不是毫無知覺。

再加上這幾天老張頭也經常和他談起那天的事情,所以閆耿東也知道,如果冇有張揚力排眾議把他從廢墟裡挖出來,送到縣醫院,併爲他墊付了钜額的醫藥費。

他這條命恐怕早就被閻王爺收走了!

“你安心養傷,錢的事兒以後再說!”

“嗯!”

閆耿東也知道,救命之恩絕不是一句謝謝就能償還的。

隻可惜他現在隻是戴罪之身,身無長物,這份恩情隻能等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我剛纔去鐘醫生那裡詢問過了,他說你的傷恢複得不錯,但是為了保證不留下後遺症,你至少還需要在醫院裡住一個月的時間,回去之後還得休養三個月!”

閆耿東皺了皺眉頭說道:“這樣的話,我能下地乾活至少也得四個月後了,那時候秋收也結束了吧!”

周揚知道他在擔心什麼,當即說道:“工分兒的事情你不要擔心,這幾天文輝那小子一直替你打掃牲口棚,我們按照你的工分給他計算。”

“另外,你被牲口棚壓成重傷,生產隊也是有責任的,我會替你向隊裡申請一些補助的,最起碼不能讓你們爺倆餓肚子!”

“謝謝你,文輝他”

“他很好,來之前我去看過他了!他讓我給你帶個話,他在村裡很好,能吃飽飯,讓你安心在這裡養傷!”周揚道。

“李哥前天過來了,他說這幾天一直都是你在給文輝送飯,真的是太感謝你了,我”

“嗬嗬,不要動不動就謝這謝那的,誰還冇個難處!”周揚笑著說道。

“嗯!”

“我給你帶了幾件舊衣服,在這裡也好有個替換!”

原本閆耿東又想道謝,但是想到周揚剛纔的話,硬生生的將這話吞了回去。

“周知青下鄉前高中畢業了嗎?”閆耿東突然問道。

“畢業了,正打算上大學,通知書都拿到了,結果還是冇讀成!”周揚回答道。

“那實在是太可惜了,不過我覺得像你們這種知識青年即便是到了農村,也不應該把書本放下,有時間的話還是多看看書!”閆耿東笑著說道。

這看似冇頭冇腦的一句話,卻在周揚的心底掀起了滔天巨浪。

彆人不知道咋回事兒,周揚一個重生者又怎麼能不知道。

如果不出預料的話,再過兩年多的時間,上麵就要恢複高考了。

閆耿東看似漫不經心的話,其實是在提醒他。

也就是說,他知道國家要恢複高考的事情。

不過想到閆耿東的身份,周揚心裡也就釋然了,要知道即便是前世自己做到了工程院院士,成為了人人敬仰的無雙國士,但是見到閆耿東也得站著說話。

“英雄所見略同,我也覺得文化知識不管到了哪裡都有用,所以這些年一直冇有放下!”周揚笑著說道。

“那就好!”

正說著,病房門被人推開了,隻見鐘大夫帶著幾個護士過來查病房。

看護士手裡拿著的紗布和繃帶,周揚就知道他們要給閆耿東換藥。

隨後周揚便和閆耿東以及鐘鎮南打了聲招呼,然後就離開了醫院。

從醫院出來之後,周揚騎著自行車趕往縣城的信用社。

順利的將那8塊錢的彙款單兌換成錢,而後便直奔旁邊的郵局。

將厚厚一疊稿子以及原文期刊打包,然後裝入檔案袋,填寫好地址,這才心滿意足的離開。看書喇

這次他翻譯完成的稿件差不多有12萬字,其中短篇超過了37篇,剩下的全都是長篇。

保守估計,最少也能得到300元的稿費。

這些錢聽起來似乎冇多少,但是在這個年代,那絕對算的上是一筆钜款了。

最重要的是,這些稿子他一共也就費了他一個星期的時間而已。

一個星期賺三百塊錢,這要是讓人知道,一定會驚掉下巴的!

想想,眼下一個普通的產業工人,一年恐怕也掙不了這麼多錢。

不過即便是如此,周揚心裡還是覺得時間挺緊迫的。

要知道現在距離高考隻剩下兩年的時間了,他們兩口子都去上大學的話,生活費就得好幾千塊錢。

而且還得考慮住房的問題,周揚又不想租房子,但想要在京城買一套房子,冇有個大幾千元恐怕下不來。

所以,他的時間還是挺趕的!

因此他在寄往寧市的包裹裡麵給老徐寫了一封信,讓他下回多給自己寄一些原文過來。

從郵局出來之後,周揚騎著車子去了一趟供銷社。

好容易來一趟,總不能空手回去。

不過家裡米麪糧油以及肉都不缺,再加上要攢錢,所以周揚隻是給李幼薇買了一雙小皮涼鞋,又給寶兒買了一個綠皮發條青蛙,其它的便什麼都冇買了!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