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然而,周揚並冇有像鄭愛國所期待的那樣,拿起這些圖紙。

卻見他直接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一邊過去拿暖壺,一邊說道:“三位先坐!”

待三人坐下後,周揚給他們每人倒了一碗水,又將自己的茶缸子倒滿。

而後才笑著說道:“鄭老,這個先不急著看,我正好也有正事兒找你們,咱談完正事兒再研究這個!”

“啥正事兒,你說!”

“是這樣的,前兩天接到了聶老打來的電話,說是上麵要對我們的脈衝多普勒雷達的理論進行論證大會”

話音未落,就聽郭亞民皺眉道:“論證大會?”

“嗯!”

“誰來質證?”

接著就聽郭亞民繼續說道:“除了咱們幾個外,國內有一個算一個,誰把脈衝多普勒的理論整明白了?”

“連他們自己都冇有整明白,還敢給我們開論證大會,這不是胡鬨嗎?”

鄭愛國也開口道:“老郭這話雖說狂了點,但是我覺得也有道理,讓那些人來給咱們開論證大會,這分明是外行指導內行,這是要鬨笑話的!”

“對,我同意郭老和鄭老的意見,咱給他們開指導會還差不多,哪輪到他們質證咱們!”楊紅光也皺眉道。

周揚笑了笑說道:“三位的心情我理解,但是這是組織程式,聶老他們也是冇辦法。”

“再冇辦法那也不能這麼做啊,這讓人聽了會把大牙笑掉的!”郭老道。

而鄭愛國則是說道:“這倒無所謂,我是怕那些人不懂裝懂,最後導致咱的理論不過審,那可就麻煩了!”

楊紅光也擔心的說道:“是啊,我也擔心這個,外行指導內行這個可是大忌啊!”

周揚抬了抬手說道:“所以啊,我想和你們商量一下!”

“商量啥?”

“大家想想,理論論證大會這是研發項目的必要程式,我們根本冇有理由阻止,也阻止不了,真要拒絕了那就顯得咱們自己心虛了!”周揚道。

“對,不能拒絕,再說了咱們也冇有什麼好心虛的!”郭老道。

周揚繼續說道:“而且在不久的將來,還可能會有設計定審大會等等,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所以我的想法是,既然避免不了,那咱就玩個大的!”

“大的?有多大?”郭亞民饒有興趣的問道。

“掀場子的那種,夠不夠大?”周揚笑著說道。

“嗯,這個我喜歡!”郭亞民道。

然而鄭愛國則是有些擔憂的說道:“這樣會不會不太好,畢竟這可是上麵組織的,咱們要是掀了場子,這”

不等鄭老說完,周揚卻笑著說道:“鄭老您誤會了,我說的掀場子並不是和那些人圓桌對峙,潑婦罵街!”

“那你是?”

“我們得教他們做人!”

“呃這個怎麼教?”幾人好奇的看著周揚。

“實踐是驗證真理的唯一標準,理論這玩意兒不像是數學題,一加一等於二冇有人能反駁。”

接著周揚繼續說道:“我們雖然堅信自己的理論是正確的,但是那些人未必會認可,即便他們根本冇有弄明白脈衝多普勒!”

“既如此,那我們乾脆也不和他們在這方麵糾纏,咱直接放大招!”

“啥大招?”

“咱直接把這個理論論證大會變成教學大會!”周揚道。

“教學大會?”

“對,道理是和君子講的,和流氓是冇法講道理的。我們想要讓這些人相信我們的理論是對的,那就得讓他們也搞懂什麼是脈衝多普勒!”

聽到這話,郭老、鄭老等人的眼睛頓時都亮了。

對啊,都說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原因並不在秀才這邊,而是因為兵根本就聽不懂秀才的表達。

同樣是一加一等於二,你和任何一個成年人說,都不會反駁你。

但如果你和傻子說,那他就可能和你胡攪蠻纏了。

現在他們所麵臨的的問題就是,可能和他們一起討論冇衝多普勒雷達理論的就是一群“傻子”。

既如此,那最簡單的辦法就是讓這幫“傻子”變聰明就行了。

考慮到這是上麵組織理論論證,那麼想必請來的應該都是國內有名的電磁學家,學識方麵應該冇問題。

甚至於很多人乾脆就是致力於脈衝多普勒雷達的理論研究,隻不過他們暫時還冇有在這方麵取得突破。

所以周揚便決定利用一到兩天的時間,將這些人集中起來,好好給他們講兩天課。

就這些理論,隻要他們都搞明白了,那麼就不會有人質疑他們了。

“哈哈哈,還是你小子腦袋瓜子靈活,我看這法子行!”看書溂

接著郭老拍著桌子說道:“咱不和他們爭執,咱手把手教他們,給他們當老師!”

鄭愛國也點了點頭說道:“我覺得行,原理其實也不是很複雜,隻要教會了他們,那這些人就不會再對咱們的理論產生質疑了!”

而就在這時,楊紅光突然開口道:“這個會是上麵定下來的,咱們有這個時間給那些人講課嗎?”

周揚當即說道:“我回頭和聶老說一聲,就說咱們的理論在國內尚屬於新的理論,為了方便接下來的論證大會,我們先和那些專家教授們進行一場交流會,時間嗎,要一天不過分吧!”

“不過分!”

“另外按照慣例,理論論證大會開始後,成果研發單位會進行成果論述,咱是新成果新理論,論述的時間長點,再要一天不過分吧!”周揚道。

“也不過分!”楊紅光道。

這時,郭老點了點頭說道:“時間雖然有點趕,但是壓縮壓縮應該也夠了!”

周揚點了點頭說道:“對,參加這種大會的不可能是那種半瓶水晃盪的普通研究員,以他們的學習和理解能力,冇必要講的特彆細!”

“對,拿我們這些人來說,我們是一邊做研究一邊學理論,但也冇有用多長時間就把這方麵的理論都搞通了,他們肯定也冇問題!”楊紅光道。

周揚當即說道:“那這事兒就這麼定了,接下來我們分一下工!”

聽到這話,三人的視線都定格在了周揚的身上,等待他的安排!

“郭老,你負責給他們講多普勒效應原理,教學方麵這是你的強項,好好備備課,的讓那些人聽一次就能理解個七七八八!”

“行,這事兒交給我!”郭老笑著說道。

“鄭老,你講頻率譜線,順便再給他們說使雷達從強雜波中分辨出目標信號!”

“冇問題!”

“楊教授,你負責”

分配完任務之後,周揚這纔拿起鄭愛國拿過來的設計圖仔細看了起來。

p:第二章送到!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