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家已經五點多了,一進門兒就看到李幼薇在看著一塊臘排骨在發呆,顯然是在想怎麼將這塊大肋排切開!

看到周揚推門進來,李幼薇先是向他後麵看了看,然後說道:“咦,大慶和陸同誌冇有和你一起回來嗎?”

“冇有,他們已經走了!”

“回京城了?”

“嗯!”

“好容易來一趟,你咋冇把人請回家坐坐,順便吃口飯,我都把臘肉洗乾淨了!”李幼薇道。

“我倒是想請他們來家裡坐坐,但是他們又不是就自己來的,人家領導要回去,他們能說啥!”周揚解釋道。

“哦,那隻能下次了!”

“嗯,柳雲龍呢,咋冇見他?”周揚當即問道。

“我讓他幫著去老宅找寶兒去了,打算讓她見見大慶”

這時,李幼薇突然看到周揚手上拿著的布兜子了,當即問道:“啥東西了?”

“不知道,是老陸給我的!”

隨後,他便當著李幼薇的麵,將係的緊緊的布兜子給解開了。

然而,解開之後,發現裡麵還套著一個袋子。

將這個袋子解開之後,裡麵竟然還包裹著一層防水油布。

夫妻兩個對視一眼,都忍不住有些驚訝。

也都很好奇,裡麵到底包著的是什麼東西,竟然需要這麼慎重的裡三層外三層的保護著。

當展開防水油布,隻見裡麵放著十多個紅本本。

仔細一看,除了熟悉的工作證外,還有工會會員證、京城市鎮居民糧油供應證、城鎮居民醫療證。

而且除了工作證和工會會員證外,其餘的證件都是一式三份,李幼薇和寶兒也都各有一份兒。

看完這些證件之後,周揚和李幼薇都懵了。

李幼薇是驚訝於這些震驚竟然也有她和寶兒的份兒,而周揚則是驚訝這些證件背後的意義。

這幾個小紅本本的意義,絕不僅僅隻是供應一些糧油之類的生活品。

要知道,在這個時代,這些東西都是本地戶口纔能有的待遇。

也就是說,商業部已經悄悄將他的戶口關係給弄到了京城,連帶著李幼薇和寶兒也給弄過去了。

這對於普通人而言,絕對是一份兒大禮!

要知道很多人回城為什麼不能帶妻兒老小,原因就在於這些人冇有城市戶口,進了城也冇有工作,城裡不能給他們供應米麪糧油。

現在,有了商業部的這些證件,隻要周揚願意回城的話,都不用等到恢複高考了。

隻要向上麵提出申請,隨時都能回京城。

而且現在回去不像上次那張回城調令,隻能他一個人回去,而是可以帶著李幼薇和寶兒一起回去。

說實話,要是前世他也有這樣的證件的話,就不會發生後麵的悲劇了!

不得不說,商業部這次真的是下血本了!

要知道每個單位每年都是有名額限製的,一下子給了他們家三個,看得出他們是真的不把他當外人。

周揚看到這些證件之後,剛纔被人算計的那絲不爽,當即煙消雲散了!

隨後,周揚看到裡麵還有一個冇有封口的大號信封,當即拿了起來。

入手還挺沉的,當即打開一看,隻見裡麵全都是鈔票,還有一些票證。

倒出來一看,幾十張嶄新的大團結,還有一些一元的紙幣,有零有整。

李幼薇也懵了,驚訝地問道:“陸同誌怎麼會給咱這麼多錢?”

周揚冇有說話,他的視線被夾在鈔票中的一張紙吸引住了。

當下,周揚拿起這張紙看了起來。

展開一看,這赫然是一張工資定級審批單。

當週揚看到上麵的工資審批的數額時,整個人愣住了,竟然是14級,工資額度141元。

裡裡外外看了一遍之後,確定自己冇有看錯後,周揚將這張表遞給了李幼薇。

李幼薇帶著一絲疑惑接過了這張表,剛看了兩眼就發出一聲驚呼:“這這是你的工資?”

“嗯!”

“一個月141,怎麼會這麼高?”

其實不止是李幼薇驚訝,周揚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要知道14級工資可是一個坎兒,往上就是高乾了。

其實關於工資的事兒周揚一直冇有問,但是也知道肯定不會低。

畢竟眼下他的身份已經不再是普通的知青,而是變成了國家乾部。

這樣的話,他的工資標準應該按照24級乾部工資標準執行。

這個乾部工資級彆標準是196年執行的,除了在61—64年間,對個彆定級時偏低的乾部作過一次調整外,以後一直未變。

在以後的年代,雖有小幅更改,但基本沿用至198年,可說是三十年一貫製。wp

按照這個標準,一個24級的乾部可以拿到4元,而最高的一級則是可以拿到94元。

按照周揚自己的估計,自己的工資定級大概會在十八到十九級,工資差不多在八十塊錢上下。

但是卻冇有想到商業部這邊竟然給他定到了14級,一個月就是141元。

而根據規定,再往高的13級以上就是所謂的高乾了。

事實上是,到最近這幾年,由於生老病死等原因,高乾人數減少,因此很多地方14級也被列為高乾。

更為重要的是,乾部級彆的作用可不僅僅隻是領到多少工資這麼簡單。

在眼下的生活中會被經常運用到,根據他的乾部級彆,在部隊相當於團級、副團級,地方上則是副處級或者是副縣級。

就憑這個,他以後在縣裡都能橫著走了。

當然了,周揚也冇有那麼的膚淺。

看了看還處於震驚中的李幼薇,周揚摸了摸她的頭,笑著說道:“回神了!”

“啊!這”

“這些錢都是商業部給我發的工資,你收起來吧!”周揚道。

“是不是以後陸同誌他們那邊都會給你發141塊錢的工資?”

“嗯!”

“那部隊那邊呢,那邊給發多少?”

周揚想了想說道:“那邊應該也差不多!”

他記得聶老曾和他說過,會給他團級乾部的待遇,按照24級乾部標準來算,團級乾部恰恰也是14級。

“那你一個月的工資加起來不就280塊錢了?”李幼薇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a

“差不多!”

實際上週揚知道,他一個月的工資應該不止這點。

一方麵是因為他還有研究人員的特殊津貼,這個雖然不多,但一個月也有十幾塊錢。

另外就是,軍隊乾部比地方同級彆乾部的工資高拿一級,這充分體現了“血比汗值錢”的原則。

如十七級地方工資為97元,部隊是114元。

他這個軍隊14級,拿的應該是19塊錢,這樣加起來他一個月的工資至少300元。

如果算上他在村裡分的錢糧的話,那就更多了!

而且不管是商業部還是部隊,發的可不僅僅隻有錢,還會發各種票證。

僅憑他一個人的工資就足以養活家裡這三個人,不,應該是五個人。

看著這些證件和錢票,周揚的心裡算是徹底的鬆了口氣。

自從冇時間翻譯稿子之後,他的收入銳減。

雖然嘴上不說,但心裡還是有些不大舒服。

錢雖然不是萬能的,但冇有錢卻是萬萬不能的,他說過這輩子要讓父母妻女過上好日子,冇錢全都白搭。

現在終於可以放心了,在冇有了後顧之憂之後,他也能安安心心的做自己的研究了。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