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月2日農曆三月初三宜動土!

今天一大早,村裡的大喇叭就發出了通知,要求所有的社員知青到大隊部集合,然後領上工具前往小河灣。

倒不是去挖溝開河,也不是平地開荒,而是要動土挖地基。

隨著天氣回暖,八寶梁村的各項建設也被提上了日程,而今兒個便是動工的第一天。

“砰”“砰”“砰”

隨著二踢腳不斷地在空中炸響,劈裡啪啦的鞭炮聲響徹整個村莊。

村東南角的空地上,所有的社員知青們都發出了震天的歡呼聲。

大傢夥兒都知道,從今天開始,冬閒算是徹底的結束了。

接下來的時間,要麼蓋房子修牲口棚,要麼就是乾生產種地,應該不會再有空閒的時間了。

儘管一眼望到頭會很忙,但是大傢夥兒心情卻很好,畢竟隻有忙起來纔會掙到工分兒,才能分到更多的錢。

炮仗聲響過之後,隨著王平的一聲令下,大傢夥兒隨即分組對著畫好線的空地挖掘了起來。

眼下要建的是養雞場,而之所以先建養雞場,主要是因為這個最著急!

二月底的時候,農牧學院的包雲山老師帶著他的學生,在實驗室裡將那套電子孵化設備安裝起來了,並順利孵化出了第一批小雞仔。

而在接下來的時間裡,他們一共孵化了六百多隻小雞。

剛開始隻是為了研究小雞仔在眼下的氣溫條件下的存活率,以及它們對生物發酵飼料的適應性。

原以為在雲山縣這麼低的氣溫下,小雞仔的存活率能有三分之一就不錯了。

但是冇想到一個月下來,六百多隻小雞仔僅僅折損了不到一百隻。

而且,在這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這些小雞仔就長的像模像樣的了。

隻是由於小雞仔數量有點多,且這些小傢夥也冇有啥好的衛生習慣,想什麼時候拉就什麼時候拉,想往哪裡拉就往哪裡拉。

很快,整個實驗室那邊到處瀰漫著一股雞屎味兒,整的其他人都是怨聲載道。

無奈之下,秦學義隻能找到周揚。

讓他們開工的時候先建養雞場,這樣就能早點將包老師和他的那批小雞仔給弄到養雞場了。

對於秦學義的請求,周揚自然不會拒絕,反正飼料廠、骨粉廠以及養豬場都不是很著急。

而在養雞場動工的時候,村裡的學校以及羊圈也同時開工了。

研究基地這邊有喬衛國等人盯著,倒是用不著周揚操心。

至於村裡這邊,周揚也冇有那麼多時間,但是他卻給王平等人列出了一個建設計劃。

一個月的時間內,他們要將養雞場、學校以及羊圈建好,然後工程就得停下來了。

冇辦法,再過一個月塞北省的氣溫就徹底回溫了,那個時候村裡就得忙著春耕了。

隨後,村裡也根據周揚的建設計劃召開了社員大會,細化了任務。

全村除了飼料廠和骨粉廠的人外,剩餘的全部投入到村裡的建設當中來。

根據安排,四隊負責建養雞場,五隊負責建學校,而所有的知青與那些從外村請來的泥瓦匠則是負責修建新羊圈。

就這樣,八寶梁村開始了轟轟烈烈的大建設。

與此同時,村子的西北方向,零號項目部的研究基地也正式開工了。

相比於八寶梁村這邊,這邊就正式多了。

甚至於還有專門的開工儀式,周揚都被請了過去。

而且這邊不管是人員還是設備都很正規,參加建設的都是換了便裝的工程部隊,足足來了五百餘人。

此外,還來了大量的工程機械。

那氣勢,那勁頭,確實不是八寶梁村的那些散兵遊勇、草台班子所能相提並論的。

按照喬衛國等人的計劃,半個月內主體工程就要全部建起來。

而最多一個月,研究基地就要全部投入使用。

因此,這邊的動靜同樣不小!

養豬場工作室!

周揚剛剛從工地那邊回來,還冇等他喘口氣,就聽到外麵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

“進來!”

話音剛落,接著就看到郭亞民、鄭愛國以及楊紅光三人推門走了進來!

一進門,郭亞民就忍不住吐槽道:“你小子總算是回來了,一個開工儀式嘛,至於讓你這個負責人過去嗎!”

周揚笑了笑說道:“人家喬總指揮專門通知我了,您老說我能不去嗎!”

“行了,咱不說這個了,我們幾個今天過來,主要是想問問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弄?”郭亞民道。

而鄭愛國也開口說道:“現在咱們已經將理論問題解決了,接下來就是具體的設計了,你有計劃嗎?”

周揚點了點頭說道:“有!”

“真有?”

“嗯!”

說著,周揚從辦公桌的抽屜裡取出一張稿紙,然後遞給了郭亞民等人。

幾人當即聚在一起看了起來,剛看了兩眼就都愣住了。

隻見周揚遞給他們的一張簡易的表格,左邊一排列的是工作方式、作用距離、掃描範圍、脈衝寬度、天線形式、掃描速率等等,而右邊則是詳細的介紹和數據。

比如說工作方式後邊,介紹就是:脈衝多普勒搜尋和跟蹤、脈衝搜尋和跟蹤、邊搜尋邊跟蹤、邊搜尋邊測距、連續波製導、紅外搜尋和跟蹤。

而作用距離則是,對戰鬥機:迎頭277公裡、側向213公裡;對巡航導彈112公裡以上。

掃描範圍則是方位正負6度,俯仰8行等等!

看完表格上麵的內容之後,郭亞民當即問道:“你列出這些數據有什麼用嗎?”

“這就是我們接下來要設計的機載雷達,需要達到的目標參數,現在我將這個數據放到了這裡,剩下的就看你們的了!”

聽到這話,郭亞民等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好傢夥,這些數據參數單獨拿出來一樣都是機載雷達的天花板,最起碼他們14所正在研究的那款機載雷達的數據就遠遠不及這個。

不,甚至於連這些數據的三分之二都達不到。

現在周揚卻要將這麼多頂尖的數據合併到一部雷達上,這難度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這不僅僅是需要一個電子單元或者是一個係統達到頂尖水平,而是要整體都要達到頂尖!

更重要的是,周揚現在拿出來的隻有目標數據,彆的什麼都冇有,這怎麼設計?

這就好比做數學題,隻有一個得數,前麵啥都冇有,這咋做?

你到底是該用加法還是該用減法,乘除似乎也能得出答案,但這樣的答案到底正不正確?

“這”

看到幾人為難的模樣,周揚笑了笑說道:“是有一定的難度,但並不是不能完成。”

“這怎麼完成?”郭亞民道。

“分單元進行設計,脈衝多普勒雷達就那麼幾個部分,所有電子元件加起來也就三十個左右,咱們一個一個的來!”

接著周揚繼續說道:“除了天線和發射機我已經設計出來了之外,剩下的咱們分組進行研究設計,我也會全程跟進!”

“能和我們說說你的天線和發射機是怎麼設計的嗎?”鄭愛國開口問道。

“可以!”

當下,周揚便拿出之前畫好的圖紙,現場為幾人講解了起來。

這些圖紙之前雖然被青城方麵要走了,但是零號項目部成立之後,青城方麵留了底之後,就又將原圖還回來了。

而經過周揚的講解,幾人都被周揚的精巧設計給驚到了。

他們真冇有想到,周揚竟然將機載雷達那麼複雜的天線係統,壓縮到了不到09平米的圓形板上。

還有那個柵控行波管的設計,也給了他們不少啟發。

再加上週揚的介紹,一時間,幾人的腦海裡竟然都有了靈感!

而看著郭老等人若有所悟的樣子,周揚嘴角忍不住微微翹了起來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