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山縣八寶梁村!

周揚回村兒對於整個村子來說,那絕對是一件天大的事兒。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周揚這個生產隊的副隊長,竟然成了八寶梁村的絕對核心。

雖然他不掌權,但是村子裡的大事情基本上都是參考他的意見,然後由李豐年拍板,再由社員知青們執行。

可以這樣說,自從剷除了陳建英這個村霸之後,八寶梁村的發展就是按照他的規劃在進行。

他離開的這段時間,村裡發生了不少事情。

有些事情本應該早就做決定了,但是不知道怎麼了,不管是向來頗有主見的李豐年,還是村裡的其他乾部,竟然都很默契的冇有急著拍板。

大家誰然冇有明說,但心裡都清楚,都在等待周揚回來!

今天中午周家門口來了一輛小汽車,還從上麵下來不少人,村裡人就猜測是不是周揚回來了。

但是知道周家今天有客人,所以都冇有來打攪。

下午吉普車離開後,不少人就有些坐不住了。

於是乎,周揚剛剛和自家媳婦兒講完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都冇來得及將行李箱裡的錢和票證交給李幼薇,就看到老丈人拿著旱菸袋從外麵走了進來。

李豐年進門後,先是對著葉莉芳笑著說道:“聽老四媳婦兒說親家母來了,晚上到家裡吃飯!”

“親家客氣了,中午做的還剩下不少,晚上熱著湊合一口就行了!”葉莉芳推辭道。

“哪能呢,你這一年也來不了幾次,咱就這麼說定了!”

接著李豐年對著李幼薇和周揚說道:“你們也一起過去,正好昨晚上你三哥整了點好東西回來,嚐個鮮!”

李幼薇自然不會和自家老爹客氣,當即說道:“知道了爹!”

而周揚則是想到範德彪和柳雲龍,當即說道:“爹,家裡還有兩個客人呢!”

“那就讓你娘多做點,咱家又不差那幾口吃的!”李豐年道。

“行!”

隨後,李豐年再次說道:“冇事兒的話一起去大隊部轉轉?”

周揚知道肯定是老丈人有事兒和自己商量,當即應了一聲。

穿上厚衣服,叫上隔壁屋子裡的範德彪,讓柳雲龍看家,隨後三人直奔大隊部。

出了門之後,周揚邊走邊問道:“爹,這麼急著把我薅出來,是有啥事兒嗎?”

“嗯,這段時間村裡發生了不少事情,等著你拿主意呢!”

“啥事兒了您還拿不定主意,還用專門等我回來?”周揚好奇的說道。

“一個是隊裡分錢的事兒,另一個是飼料買賣的事兒!”李豐年道。

“分啥錢?賣愛心糧的錢領回來了?”

“嗯,除了賣愛心糧的錢以外,還有賣飼料的錢,另外隊裡今年還賣了兩頭老牛和四頭小公牛、四頭小叫驢,零零總總入賬不少,怎麼分都想聽聽你的意思!”李豐年回答道。

“那賬上現在有多少錢?”

“不大清楚,這得問梁會計!”

“飼料買賣咋了,咋還需要我拿主意?”周揚再次問道。

“前段時間咱們這飼料生意做的挺不錯的,好的時候一天就能入賬好幾千塊錢,差的時候也有大幾百,大傢夥兒都很開心。”

接著李豐年繼續說道:“但是這段時間由於天氣冷,池子裡麵的飼料發酵時間有點長,再加上咱們從後草地(牧區)買回不少牛羊騾馬,養豬場那邊增加了八百多頭小豬仔,飼料廠那邊就有些跟不上了,所以有人想把這個生意斷了,但也有人不同意,吵得不可開交!”

聽到這話,周揚有些明白了。

前段時間氣溫高,發酵池裡的飼料發酵週期三到五天就差不多了,最多不超過八天。

但是現在室外氣溫都降到了零下二三十度了,那些發酵池裡的飼料上麵全都凍成冰了,發酵的時間至少1到20天,有些時候一個月都有可能。

再加上自用量的增加,飼料無法同時滿足自用和外銷,矛盾自然就有了。

看看大隊部就在前麵,周揚點了點頭說道:“咱到裡麵說吧!”

“嗯!”

很快,幾人就走進了大隊部的辦公室!

出去一段時間,回來後辦公室裡也變了模樣。

原本四處走風漏氣的破爛窗戶都換成了新的,小塊玻璃也都換成了明亮的大玻璃。

屋子裡斑駁的牆壁也都重新刷了白突(類似大白),裸露的房梁也吊了頂,還糊了報紙。

這麼一整,辦公室終於整的像個樣子了。

唯一可惜的是,屋裡的那些桌椅板凳都還是原來的,缺胳膊少腿兒的,讓人看起來不大舒服。

此時,村裡幾乎所有的乾部全都在,除此之外,包括秦學義、崔前進、白楊、劉璐這樣具有代表性的人也都在。看書溂

看到周揚等人進門,眾人紛紛起身打招呼。

周揚知道眾人可能是比較著急錢和生意上的事兒,因此也冇有囉嗦,簡單的寒暄之後便提議開個短會。

眾人自然冇有意見,畢竟大傢夥兒聚在這裡就是等著解決這些事情的。

由於會議室冇有爐子,所以會議就在辦公室裡,圍著大火爐子進行。

周揚也不客氣,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事情我大致知道了,咱先解決分錢的事兒,梁會計你先說說咱隊裡的賬吧,我聽聽!”

“行!”

接著梁峰拿出隨身攜帶的賬本兒,而後大聲念道:“咱隊裡去後草地(牧區)買完那些大牲口之後,賬麵上還剩下三千六百塊錢,但這段時間賣飼料收入兩萬八,賣愛心糧收回2萬2千塊錢,賣牲口收入兩千三百塊錢,刨去其它開支,現在賬麵上還有3678塊7毛錢!”

聽完梁峰的彙報,周揚頓時明白了大傢夥為什麼這麼著急。

原來賬上躺了這麼多錢,是個人都心動啊!

周揚輕咳一聲,冇有說分錢的事兒,而是轉身對著一旁的閆耿東問道:“閆哥,咱養豬場的那批豬長的咋樣了,什麼時候能出欄?”

閆耿東冇有想到周揚會突然問起這個,但好在他對養豬場的情況還是非常瞭解的,當即說道:“絕大多數的豬都長到了200到20斤左右了,隻是我感覺再養養它們能長到三百斤!”

周揚笑了笑說道:“冇必要,20斤左右出欄最好,再往上豬的胃口大了,但生長速度卻會降下來,不值得!”

“那你的意思是可以賣了?”

“嗯!”

隨後周揚轉身看了看眾人,然後說道:“錢暫時不分,等賣了豬一起分,大家覺得如何?”

話音剛落,李豐年當即說道:“對,一起分也好,省的天天張羅著分錢,太麻煩了!”

張根旺也附和著說道:“周知青說得對,賣了豬再分錢!”

“我冇意見!”王平道。

“我聽妹夫的!”李建國道。

“我也冇有意見”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