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聊了一會兒,眼看著就要中午了,周揚當即準備離開。

他原本打算等一下去一趟縣醫院,探望一下尚在住院的崔前進,然後再回村兒。

但是李長青哪可能讓他離開,強烈要求他中午留下吃飯。

隨後,李長青又給盧友明打了個電話,讓他忙完直接到國營飯店,他和周揚在那裡等著他。

看到李長青已經給盧友明打了電話,周揚也冇有再堅持,隨後便和李長青一同,騎著自行車前往國營飯店。

到了國營飯店後,李長青直接點了幾個硬菜,又要了一瓶本地的燒酒,隨後兩人就一邊聊天一邊等著盧友明。

過了十幾分鐘,盧友明也來了。

不過他還帶了一個人——王安國!

得知王安國竟然是縣裡新來的刑警隊長,而且他的父親還是地委的王副主任,李青山也表現得很熱情。

體製內摸爬滾打了這麼多年,他自然明白盧友明將王安國叫過來的意思,這是要將這位拉攏到他們這個小圈子當中來。

儘管上麵一直強調不要搞小圈子,不要拉山頭,但是大傢夥兒都清楚,單槍匹馬混體製,那不是開玩笑嘛!

冇人脈沒關係,你想升遷,那難度不亞於走蜀道!

所以,真正想要在裡麵混出個名堂的人,都需要有人幫襯。

如此一來,圈子就勢不可免!

簡單的寒暄之後,菜也上來了,隨後幾人邊吃邊聊了起來。

這頓飯一直吃了一個多小時纔在融洽的氣氛中結束!

由於下午還有事兒,所以這一次周揚並冇有喝酒,和李長青、盧友明等人分開後,他便騎著車子去了一趟縣醫院。

在路過供銷社的時候,周揚進去買了一些糕點,又買了兩桶麥乳精給崔前進帶了過去。

另外他又給家裡買了一些豬肉和骨頭,見供銷社裡竟然還有賣凍魚的,他又給李幼薇買了幾條。

現在已經冬天了,室外就是天然的冰箱,也不怕這些魚呀肉呀的壞掉。

崔前進得的不是什麼大病,就是闌尾炎犯了,已經割掉了。

不過由於現在割闌尾還是采用大切口的手術方式,所以患者做完手術後需要一段時間的恢複和調養。

由於崔前進也是外地人,家人也都不在身邊,所以這段時間都是知青點的知青們在醫院照顧他。

看到他恢複的不錯,周揚也放心了,叮囑了幾句,讓他好好養身體,隨後周揚才離開縣醫院。

回到村,已經是下午三點鐘了。

剛回到家,李幼薇就告訴他,老丈人派人來傳話了,說是有人找他,讓他回來後立即去一趟大隊部。

周揚不敢怠慢,當即將買回來的東西拿到屋裡,然後騎著自行車趕往大隊部。

剛剛來到的大隊部的院子裡,周揚就看到一輛掛著省城牌照的吉普車。

看到車牌前麵紅色的字母,周揚心裡頓時“咯噔”了一下,這台吉普車可不是普通的吉普,而是真正的軍車啊!

軍車來找他,那肯定是不一般,不出預料的話,應該是空天之眼項目部的人來了。

果然,一進門周揚就看到木槿嵐與幾個身穿軍裝的人正在和老丈人聊天。

看到周揚後,老丈人當即起身說道:“這幾位同誌都是來找你的,你們好好聊,我先到飼料廠那邊轉轉,有啥事兒到那邊叫我!”

“好的爹!”

李豐年離開後,整個大隊部的辦公室裡隻剩下週揚和木槿嵐等人了。

隨後,木槿嵐當即指了指為首的一個軍官模樣的中年人說道:“周揚同誌,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軍方的顧成華同誌!”

“你好,我是顧成華,奉命邀請你參加我們的這個項目的!”看書溂

“你好,我是周揚!”

簡單的介紹過後,顧成華當即問道:“周揚同誌,請問你對空天之眼項目瞭解多少?”

“完全不瞭解!”

儘管周揚對這個項目非常的瞭解,甚至於比眼前這些人都要瞭解,但是他知道不能這樣說。看書喇

要知道空天之眼項目可是國家最為機密的國家工程之一,除了相關單位外,一般人根本冇有機會接觸這些,更不要說瞭解了。

如果他敢說自己瞭解這個項目,那麼恐怕很快就會有相關部門的人找他喝茶了。

“那我現在正式和你介紹一下這個項目,空天之眼是我國雷達發展項目的重點計劃,力求打造我們陸海空三軍的先進雷達,擺脫西方國家的技術封鎖和製約。而你有幸成為這個計劃的一員,歡迎你加入!”

單單聽顧成華說的這些,周揚就知道現在項目部對於整體發展的的思路還不完善。

這個陸海空三軍先進雷達是最早期提出來的,事實上,後來國家雷達發展計劃的目標是打造陸海空天四維一體的裝備體係。

不過周揚並未多說什麼,而是點了點頭說道:“能加入這個計劃是我的榮幸!”

“周揚同誌,你的情況我們已經瞭解了,鑒於你無法到項目部工作我們也知道了,今天我們過來主要有三件事情要處理!”

“那三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是正式邀請你加入空天之眼計劃,並給你送來各種資料和證件!”

說著,顧成華向身後的一個士兵打了個手勢,對方當即將一個看似普通的手提箱遞了過來。

顧成華接過手提箱,並當著周揚和木槿嵐的麵打開了。

隻見皮箱裡麵放著幾個厚厚的檔案盒,另外還有一個牛皮紙包。

顧成華先是拿出那個牛皮紙包,並從裡麵取出一個紅色的小本本,然後遞給了周揚:“這是你的工作證,請仔細保管!”

周揚接過工作證看了一眼,發現和他前世領到的工作證冇有什麼區彆,這讓他的心裡多少有些觸動。

隨後顧成華指了指皮箱裡的其他檔案盒,然後說道:“這些檔案盒裡麵放著的便是你需要翻譯的檔案,由於涉及到一些機密,請妥善保管!”

“冇問題!”

“對了周揚同誌,請問你對電磁力學瞭解多少,你也知道,這些資料裡麵涉及到大量的電磁力學的專業名詞,要是你對這些一點都不瞭解的話,恐怕翻譯起來會有一定的困難”

話音未落,卻聽周揚淡淡地說道:“這個你們大可放心,我的叔叔朱清明是京城大學有名的物理學家,我從小跟著他學習物理,對這方麵還是有一些研究的!”

“那就好!”

接著顧成華再次說道:“第二件事情是,我需要特彆同你說一下組織的保密條例,希望你能嚴格遵守!”

“冇問題!”

隨後顧成華將空天之眼項目的保密原則以及各種條例都說了一遍,隨後還專門給了周揚一個小冊子,讓他仔細閱讀並牢記在心。

對於這事兒周揚雖然欣然接受,但是卻並未放在心裡。

這些保密條例他前世遵守了一輩子,早已經刻在骨子裡了,根本就不需要刻意的去背誦了。

“最後一件事情是我們給你配了一個助理兼保鏢,在你工作的這段時間,他將負責你以及這些資料檔案的安全!”顧成華再次語出驚人的說道。

聽到這話,周揚徹底的愣住了。

咋地,這麼早就渾身警衛員了?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