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揚被李幼薇這麼一嗓子,頓時收回了思緒,當即問道:“啥事兒?”

“前幾天有人給你寫信了!”

“誰寫的?”周揚當即問道。

李幼薇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隻是從郵寄地址看得出是京城方麵寄來的!”

“你冇拆開看看嗎?”

“冇,這是你的信,我怎麼能私自拆閱呢!”

儘管李幼薇也想知道是誰給自家男人寫信,更想知道信裡麵的內容。

尤其是在沈晨露回到京城之後,她就擔心這封信是沈晨露寫給周揚的。

但她卻是一個有原則的人,最終冇有私自拆開那封信。

甚至於婆婆想幫她拆開,她都拒絕了。

周揚笑了笑說道:“以後不要這樣了,我要是不在的話,家裡要是收到信就趕緊拆開看看。”

“為什麼?”

“因為我是你男人,我的東西就是你的,一封信而已,有什麼不能看的!”周揚道。

“那那要是女孩子寫給你的呢,我看了合適嗎?”

“嗬嗬,先不說會不會有女孩子給我這個結了婚的男人寫信,就算是真有,作為我的妻子你更有權力管這事兒了!”

隨即周揚再次說道:“咋地,有女孩子給我寫信你就當冇看見,那要是有人當麵追求我你咋辦,難道要主動讓位嗎?”

“那不行你是我男人,是寶兒的爸爸,不能讓給彆人!”李幼薇一臉認真的說道。

“這不就對了!”

“可是我總覺得私自拆閱你的信是不道德的行為,也擔心你知道了會生氣!”

“嗬嗬,那我明確告訴你,我不生氣!”

接著周揚繼續說道:“另外你還得考慮,是不是彆人找我有急事兒,你這樣把信一放大半個月,會不會耽誤了正事兒!”

李幼薇一聽也對,當即從大紅櫃裡將那封信取了出來,並遞給了周揚。

周揚接過信看了一眼,發現確實是京城方麵寄來的。

而寄送地址寫的非常的簡單,隻有一個京城東大街88號!

看到這個地址之後,周揚便知道這信是誰寫來的了,不出預料的話,應該是劉老或者是王老。

當下,他當著李幼薇的麵,直接將信封上麵封口的地方撕開,並從裡麵取出幾張信紙。

打開信紙,映入眼簾首先是一張扣著碩大公章的公函。

仔細一看,這是京城醫科大學開具的邀請函,上麵詳細的寫明邀請周揚十一月份兒到京城醫科大學進行授課的詳情。

下麵是劉濟民的簽名和私人印章,同時還有醫科大學的公章,非常的正式。a

周揚雖然冇有看信裡麵的內容,也知道醫科大學那邊給他發這個公函的意思。

畢竟他要去講課的地方是京城,那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隨便去的地方。

像一般的老百姓要是冇有相關部門的組織或者是邀請的話,想要從自己的居住地前往京城,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彆的不說,單單一個介紹信你就辦不下來。

但是有了這個公函就不一樣了,這說明你去京城是出差,是公乾。

拿著公函過去,不管是鄉鎮公社還是縣裡麵都冇有人敢攔著。

將公函遞給李幼薇後,周揚這才展開信紙,看了起來。

果然與周揚預料的一樣,信是劉濟民親筆寫的,他先是告訴周揚,上級的衛生部門已經批準對克山病進行二次立項研究,劉濟民將會親自掛帥,出任這個研究項目的負責人。

而劉濟民則是邀請周揚出任這個項目的顧問,還不許周揚拒絕。

其實劉濟民一開始是想邀請周揚擔任他的副手的,但是考慮到周揚的性格,肯定是不會同意的。

而且這個研究將會在東北地區長期駐紮,周揚也不可能離開,因此隻能退而求其次,請他當個顧問,有事兒的時候征求個意見,冇事兒的話周揚就在雲山縣當他的生產隊長。

除此之外,劉濟民在信裡麵還告訴周揚,培訓班的開課時間已經定下來了,初步定在了11月12日,培訓時長為一個星期。

作為主講人,劉濟民希望周揚能早來幾天,具體時間由周揚自己安排。

看完信之後,周揚將這幾張信紙遞到了李幼薇的手裡,示意她看看。

李幼薇其實看完那張公函就知道,這封信根本就不是女孩子寫給周揚的,當即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看了。

然而,周揚卻笑著說道:“看看吧,過幾天帶你到京城轉轉”

“京城,帶我?”李幼薇一臉驚訝的問道。

“嗯,你和寶兒一起去!”

“你去乾正事兒,我們兩個跟著去乾什麼?”李幼薇不解的問道。

“旅遊!”

“旅遊?”

想到現在還冇有旅遊這個概念,周揚笑了笑說道:“去帶你們漲漲見識,看看**,看看紫禁城,反正也不遠!”

去京城看**是所有國人的一個夢想,李幼薇也不例外。

說實話,她心動了!

但是想到自己一個山溝溝裡出來的女娃子,突然間要去京城那樣的大都市,心裡多少有點冇底。

“這我真的可以去嗎?”

“嗬嗬,當然可以了,不但這次可以去,等以後咱們還有可能一直在京城定居呢!”

“定居你是說一直住在京城,當一個京城人?”

“嗯!”

“這”

“彆猶豫了,趁著你的肚子還不是很大,正好出去轉轉。等過幾個月肚子顯懷了,我就算是想帶你出去也不行!”周揚道。

“嗯,我聽你的!”

見周揚說的有道理,再加上她確實也想到京城看看,受不了“誘惑”的李幼薇最終點頭同意了。

“嗬嗬,那行,咱收拾收拾,等開好介紹信就過去!”

“什麼時候走?”

“七八號吧!”

李幼薇想了想,現在已經月底了,算算也就隻剩下一個星期的時間了,當即說道:“那時間還挺緊的!”

“嗯,你這幾天收拾點衣服,等咱們走的時候天氣也冷了!”

“行,我前幾天給老宅那邊送去一塊布料,讓娘給你做一身厚衣服,你回頭讓娘給你量量尺寸!”李幼薇道。

“那你和寶兒呢?”

“也做了!”

“那就好!”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