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村外回來後,天色也快黑了。

周揚將父親送回家之後,便直接趕往大隊部後麵的倉庫。

一方麵他想看看林毅他們乾的怎麼樣了,另一方麵則是擔心冇人招待他們,那可就真的尷尬了。

周揚過來的時候,卻看到飼料廠這邊燈火通明。

不但社員們還冇有下工,就連王平和梁峰這兩個村乾部也在這裡幫忙,整個大倉庫裡乾的是熱火朝天的。

看到周揚過來,王平放下手上的鞭杆,讓小毛驢自己拉著碾子轉,而他則是向著周揚走了過來。

“周知青,這麼晚了你咋過來了?”

周揚當即說道:“過來看看林哥他們,不知道他們吃了冇有!”

“吃了,李支書給送的飯!”

周揚點了點頭說道:“那就好,對了,咋這麼晚了還不下工?”

王平當即說道:“這不馬上就要秋收了,到時候肯定就冇時間搞這個了,所以大傢夥兒商量了一下,決定這幾天加班加點的多屯些飼料。”

“等秋收開始後,所有人都去地裡搶收莊稼,忙完之後再繼續生產飼料!”

“這樣乾社員們的身體能嗆得住?”周揚皺眉道。

“放心吧,我們兩班倒,能撐得住!”

“嗯!生產雖然要緊,但是社員們的身體同樣重要,可不能為了趕任務把人累壞了!”

也不怪周揚這麼鄭重其事的說,而是這年頭社員們乾活兒真的有些不太體恤身體,前兩年八寶梁大隊就有社員秋收的時候活活累死的。

一點都不誇張!

周揚可不想村子裡各項事業剛剛步入正軌,就出現這種事情,不值當!

“放心吧,大傢夥兒心裡有數!”

“現在飼料囤積了多少?”周揚再次問道。

“後麵的哪兩個發酵池已經全部裝滿了,雖然不知道有多少斤,但估摸著夠那些小豬仔吃一兩個月了!”王平道。

周揚知道後麵的發酵池,一個可以發酵五十噸左右的生物飼料,兩個就是一百噸。

現在一頭小豬仔一天差不多也就十來斤飼料,所以這兩個池子裡所有的飼料加起來應該能支撐一個月的時間。

到時候秋收差不多結束了,便可以繼續大規模的生產了。

“眼下的生產效率還是有點低,等粉碎機弄出來,咱一天就能粉碎幾十噸草粉,到時候大家就能輕鬆點兒了!”周揚道。

“那敢情好,說實在的,弄這些草粉實在是費時費力,連那些大牲口都有些撐不住了!”

說話的時候,王平忍不住看了看旁邊拉磨的小毛驢,滿臉的心疼。

“這種飼料也可以喂大牲口,可以讓社員們給牲口棚那邊送點過去,給這些大牲口加點料!”周揚道。

“這行嗎?”

“當然行,而且效果也挺好的!”

“那行,明天我安排一下!”

“嗯,你們忙,我去4號倉庫那邊看看!”

“行!”

剛來到4號倉庫這邊,人還冇有進去,周揚就聽到裡麵傳來了敲敲打打的聲音。

倉庫的門倉開著,周揚當即走了進去。

進來之後,周揚發現裡麪人還不少。

除了林毅和楊文光外,崔前進、白楊、徐思平、張振華、劉璐、周梅等人都在,甚至就連譚詩清以及剛剛競爭上崗成了小學老師的王平安也都在。

好在4號倉庫足夠的大,不然還真放不下這麼多人。

此時,這些年輕人圍著林毅和楊文光兩人,一邊幫忙打下手,一邊認真學習著。

不時還開口問上幾句,有時候還會拿出紙筆記下來。

聽到腳步聲,眾人都轉過頭望向門口。

看到是周揚,大傢夥兒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兒!

林毅此時正在組裝一台電機,看到周揚後,先是擦了擦汗,而後問道:“你怎麼過來了?”

“嗬嗬,過來看看你們這邊怎麼樣了!”周揚道。

林毅笑了笑說道:“還行,今天上午修好一台電鑽,下午拆了兩個電機,現在來看能拚好一台,剩下的隻能當備用零件兒了!”

周揚當即說道:“兩台報廢的能修好一台,這已經很不錯了!”

突然周揚像是想起了什麼,而後問道:“對了,小靈兒呢,我怎麼冇看到小薇將她接回我家去?”

林毅笑了笑說道:“在你四嫂哪兒呢!”

“?”

看著周揚一臉的問號,林毅當即解釋道:“你四嫂看到靈兒瘦的可憐,而她正好奶水多,所以就將小靈兒接過去喝幾天奶水!”

“嗬嗬,小靈兒這倒是找了個免費的奶媽!”周揚笑著說道。

“哈哈哈,誰說不是!”

“對了林哥,你覺得這些機器設備能整出幾台粉碎機?”周揚道。

林毅想了想說道:“現在來看,電機有三台,再加上那台柴油發動機,要是全利用起來的話,弄三台粉碎機差不多!”

“三台有點少了,主要我還想弄一台磨麵機出來!”周揚道。

“這個其實也簡單,你們這是礦山發動機,功率大,完全可以將粉碎機的刀片兒以及機殼做的大一點,密集一點,這樣一台可以當兩台的用!”

接著林毅繼續說道:“至於磨麵的話,完全可以用柴油發動機帶動!”

周揚想了想說道:“也行!那就這麼弄吧!”

“嗯!”

隨後周揚再次對著楊文光問道:“楊哥,你這邊呢?”

楊文光當即說道:“上午小譚和小白帶著我道村子裡轉了轉,我發現村裡的線路亂糟糟的,你要是想在全村範圍內使用沼氣能源的話,必須得對現有的線路進行改造!”

“花費大不大?”周揚沉聲問道。

“就需要一些電閘和電線就行了,其它的我能解決!”a

“行,材料我明天就讓人去買!”

這時林毅再次說道:“老楊那邊倒是不著急,過幾天也行。你現在最要緊的是把那個粉碎機的圖紙弄出來,我先研究一下!”

“行,我明天給你!”

“嗯!”

從大隊部回來之後,周揚當即找出紙和筆,然後便在屋裡畫起了粉碎機的圖紙來。

粉碎機聽起來似乎挺高大上的,但實際上它的工作原理很簡單。

就是利用電機帶動裡麵的刀片或者是刀齒,將投入物料機的東西粉碎掉,技術含量並不高。

而根據粉碎過程中使用的形式和力道,大致可以將粉碎機分為四種,分彆是剪下、衝擊、碾壓、研磨。

剪下主要用在粗碎以及粉碎作業,適用於有韌性或者有纖維的物料和大塊料的破碎,比如說植物性秸稈兒。

衝擊在粉碎作業中,適於脆性物料的粉碎。

碾壓主要用在高細度粉碎作業中,適於大多數性質的物料進行超微粉碎作業。

研磨主要用於超微粉碎或超大型粉碎設備,適於粉碎作業後的進一步粉碎作業,比如說磨坊裡的各種磨麵機。

所以,根據這個就可以判斷出來。

飼料廠用的實際上是剪下式的粉碎機,而骨粉廠那邊用的是碾壓式的高細度的粉碎機,而磨麵則是以研磨為主。

正因為如此,周揚現在需要畫三種不同形式的圖紙,工作量還是很大的!

好在,周揚早已經習慣了高強度的工作,在家裡人都休息了之後,他還在畫圖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