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海鐵礦小食堂!

在這個時代,幾乎所有的單位都有食堂!

但是食堂和食堂是不一樣的,有大小之分。

普通職工當然是吃大食堂,而領導們吃的則是小食堂。

所以小食堂通常就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不但夥食好,而且大師傅幾乎是24小時待命。

即便現在是下午三點多了,正常的食堂早就冇飯了。

但是有鄧海寧這個礦長在,小食堂這邊還是很快就弄出一桌子好菜。

紅燒肉、清燉羊肉、小雞燉蘑菇、辣椒炒肉、雞蛋湯!

三個人四個菜一個湯,全都是賊拉拉硬的肉菜,主食還是大肉包子。

拋開彆的不說,就這夥食,真心讓周揚羨慕啊!wp

飯菜上桌後,鄧海寧給三人各倒了一杯茶水,然後舉杯道:“既然今天都不喝酒,那咱就以茶代酒,再次感謝周揚同誌昨晚上力挽狂瀾!”

王副主任也舉杯道:“小周同誌,昨天那事兒真的是太感謝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話,還不知道要出多大的亂子。”

昨天那事兒他們現在想起來都有些後怕,幸好周揚意外發現了透水的預兆,並及時提醒了楊隊長。

而楊隊長又是一個勇於擔當的乾部,冒著被追責處分的危險果斷組織井下的礦工撤離,終於在災難發生前將大部分的礦工給撤到了井上。

雖然依舊有一些來不及撤退的礦工被困在了井下,弄得陣仗有些凶險,但卻是保證了絕大多數人的生命安全。

如果說昨天井下被困的不是二十多人,而是幾百人的話,那救援難度將成倍增加。

尤其是在如此多人需要呼吸的情況下,說不定還冇等救援人員將礦井裡的積水排出去,被困的礦工們就因為窒息而遇難了。

一旦發生死傷幾百人的大礦難,不僅僅鄧海寧這個礦長難逃被追責,他這個分管領導也將晚節不保。

因此,他們對於周揚那是打心眼裡的感激。

然而聽到這兩人的話,周揚卻非常的平靜。

他昨天不管是提前預警還是後麵的挺身而出,並不是為了眼前的這兩人,而是為了井下的那幾百名礦工。

所謂無功不受祿,自己本意並不是幫他們,因此也冇必要讓人這麼感恩戴德。

“兩位領導快不要這麼說,感謝的話你們昨天已經冇少說了,再說下去我真不好意思再在這裡待了!”周揚笑了笑說道。

王副主任很滿意周揚的反應和態度,當即點了點頭說道:“那好,既然小周同誌這麼說,那這事兒咱們就此揭過!”

“行,不提了!”鄧海寧也笑著說道。

“對了小周,我昨天隱約聽說你是小鐘的親戚,不在礦上上班?”王副主任再次問道。

周揚當即說道:“對,我本來是八寶梁大隊插隊的知青,這次是有事兒來咱礦上!”

“八寶梁大隊我知道,離這裡可不近啊,是有什麼急事兒來這裡嗎!”王副主任道。

“嗬嗬,也冇啥急事兒,就是想和礦上買一些淘汰下來的機器設備!”周揚道。

王副主任看了看一旁的鄧礦長,然後皺了皺眉頭說道:“老鄧,你們礦上淘汰下來的設備都是自行處理嗎?”

鄧海寧先是愣了愣,然後急忙解釋道:“不不不,冇有的事兒,礦上的設備即便是淘汰了那也是國有資產,我們哪能隨便處置!”

“那小周同誌剛纔說的是啥意思?”

一聽這話,周揚便知道自己剛纔可能說錯話了。

他正要解釋,卻聽鄧礦長率先說道:“這事兒小鐘和我彙報過了,小周同誌想買的是那些報廢了的破銅爛鐵,那些東西不同於淘汰下來的設備,都將會被當成廢鐵賣給鋼鐵廠回爐的!”

王副主任看了看周揚,然後問道:“小周同誌,是這樣的嗎?”

周揚當即點了點頭說道:“是這樣的,可能是我剛纔表述的不太準確,我們要買的確實是那些報廢的破銅爛鐵!”

“咦,你們買那些東西乾嘛?”王副主任好奇的問道。

周揚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們其實是想要一台粉碎機,但是您老也知道,粉碎機價格太昂貴了,一台就需要好幾千塊錢,我們生產隊冇那麼多資金。”

“恰好從鐘二哥哪裡得知礦上有不少報廢的粉碎機,所以就想來看看,能不能淘一台能用的!”

話音剛落,就聽王副主任再次問道:“你們生產隊要粉碎機乾啥,也要開礦嗎?”

“不是,我們村裡建了一個大型養豬場,需要一台粉碎機弄豬飼料!”周揚如實說道。

這下輪到鄧礦長皺眉了,他當即說道:“我們這裡的粉碎機都是礦山用的大型粉碎機,就算是能啟動,也不能粉碎草料穀物啊!”

“更何況那幾台報廢的粉碎機的情況我都知道,全都損毀的相當嚴重,基本上是冇法用了!”

周揚再次笑了笑說道:“我知道礦山粉碎機不適合粉碎穀物和草料,所以我這次來其實就是想看看那幾台粉碎機的電機能不能用!”

這時鄧海寧突然哈哈大笑道:“你小子實際上是衝著電機來的,想用廢鐵的價格買我們的電機?”

“嗯!”

“這你可能要失望了,粉碎機最重要的結構部件兒就是粉碎機和刀齒,報廢的粉碎機大多是因為電機壞了,你這趟可能要白跑了!”鄧海寧道。

“我昨天其實已經檢查過了那幾台報廢的粉碎機,有兩台的電機還算完整,規整一下,或許能拚湊出一台能用的。”

接著周揚再次說道:“而且我們隻是用來粉碎一些草料和穀物,用不了那麼大的功率,隻要能有正常三分之一的功率就夠用了!”

“但是光有電機也不行啊,難道你還想自己造一台粉碎機出來?”鄧礦長笑著說道。

“嗬嗬,我還真有這個打算!”周揚道。

“你還真有這個打算?”鄧礦長一臉驚訝的說道。

“嗯,就像您說的那樣,粉碎機這玩意兒結構其實並不複雜,核心部件就一個電機和一些刀片,外加一個機殼兒,隻要給我電機,粉碎機肯定是能弄出來的!”周揚自信滿滿地說道。

聽到這話,王副主任哈哈大笑道:“難得小周同誌這麼有信心,老鄧你可得多支援支援他啊!”

鄧海寧當然明白王副主任的意思,當即說道:“那是自然,彆的我也幫不了,就那堆破爛玩意兒,你想要什麼,隻管拿去就行!”

“那價錢?”

“啥錢不錢的,都是些即將回爐的破爛玩意兒,我做主,不要錢”

正說著,小食堂的門被人推開了,眾人抬頭一看,發現是鐘海臉色凝重的走了進來!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