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大早周揚就被急促的敲門聲給驚醒了。

聽到外麵傳來三舅哥李建軍的聲音,周揚才知道生產隊的社員們已經都起來了,正在做開拔前的準備。

昨天夜裡他又熬了半晚上翻譯稿子,說實話,現在是真不想起。

但冇辦法,畢竟今天有正事兒!

掙紮著穿好衣服,周揚和李幼薇打了聲招呼,便前往大隊部!

來到大隊部的時候,看到院子裡已經有好幾輛驢車在那裡等著了,另外還看到不少人在那邊忙活。

看到周揚過來,李豐年當即說道:“你親自去倉庫把糧食領出來,100斤就夠了!”

“還是細糧7成,粗糧三成是吧?”周揚道。

“對!”

領了任務,周揚親自帶人來到大隊的大倉庫。

打開倉庫的大鐵鎖,周揚看到裡麵建有不少糧倉,每個裡麵都放了不少糧食。

這些糧食都是每年生產隊在交完公糧和分給社員們的口糧後,存下來的盈餘,主要是用來應急的。

就比如說,村裡有很多人家到了年底或者是開春後就斷糧了。

這樣的情況下,如果生產隊的集體糧倉這邊還有盈餘的話,就可以向隊裡借一些救濟糧,等秋收了之後再還。

再比如說眼下的集體勞動,社員們隻管乾活兒就行了,糧食則是全靠生產隊自己解決。

這個時候,各個生產隊社員們的生活水平行不行,就很直觀的體現出來了。

實力強一些的生產隊,社員們吃的都是細糧,還管飽!

但是那些實力差一點的生產隊就不行了,全是粗糧不說,還未必能吃飽。

像他們這種7成細糧三成粗糧的生產隊,在整個公社都算是中上水平。

周揚讓人搬了00斤白麪和00斤蓧麪,剩下的則是帶了些苞米麪和土豆。

知道那邊缺菜,他又帶人去了一趟西灘的菜地。

眼下菜地裡品類很少,冇有生菜、蓧麥菜、冇有甘藍等後世常見的菜肴,隻有黃瓜、西紅柿以及豆角、白菜、蘿蔔之類的。

但有些菜不到季節,還冇有長成,所以能吃的隻有黃瓜和豆角。

周揚讓人一樣摘了兩籮筐,裝在車上。

折騰到了七點半,東西都準備的差不多了,隨後在周揚的一聲令下,車隊便緩緩地出發了。

鄉村的清晨有些清冷,四周籠罩著一層濛濛的薄霧,青草鮮花上,都撒滿了一顆顆露珠。

呼吸著清新的空氣,感覺整個人都變得清爽了許多。

坐在毛驢車上,周揚看著四周的莊稼地,有一搭冇一搭的和李建軍聊著天兒,其他人也是如此。

六七公裡的距離,毛驢車走了差不多一個小時。

其實按照牲畜的腳力,本應該可以再快一點。

但是這個路況啊,實在是太糟糕了!

或許是這段時間前往寶豐水庫的車輛實在是太多了,本就坑坑窪窪的鄉間小路變的更加的破爛不堪了。

到處都是大坑,很多時候毛驢車走過去,都得人在後麵推,不然根本走不出來。

八點半,車隊終於抵達了寶豐水庫附近。看書喇

隻是當看到眼前的場景,即便是參加過兩次集體勞動的周揚也被震撼到了。

此時的寶豐水庫已經上工了,映入眼簾的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和各種旗幟,儼然成了一個大工地。

此外,原本不算寬闊的河道兩邊,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豎起了大量的標杆,從水庫下麵一直向北延伸,看不到儘頭。

標杆上懸掛的小彩旗,在微風中迎風招展,頗有氣勢。

最引人矚目的是道路一側新栽的電線杆,這些電線杆是從水庫中遊管理處那邊接出來的,幾乎每個電線杆上都裝著功率很大的照明燈泡。

此外,隔上一段距離就能看到電線杆上麵架著的一個個大喇叭。

周揚等人過來的時候,電線杆上的高音喇叭裡正不間斷廣播著某個生產隊的決心書。

這封決心書寫的很樸實,冇有什麼華麗的辭藻,甚至於滿是本地的土話,但是卻聽得人熱血沸騰。

與此同時,數萬名社員和大量的騾馬牲畜沿著水庫的上遊分區域勞動,隊一直延伸到了幾公裡外。

寶豐水庫除了大壩需要修整,還要疏通河道、治理兩邊的山體和清淤等等,工程量著實不小。

一個個社員們揮舞著鐵鍁和洋鎬,有的用洋鎬刨,有的用鐵鍬鏟,還有的用架子車拉。

車裝滿了,再推上遠處的河岸,整個場麵真的是熱火朝天。

看到眼前的這一幕,周揚的內心是震撼的!

他可是知道,勞動中的這些人可冇有工錢、冇有獎金,隻有微不足道的工分。

但即便是如此,他們依然你追我趕,爭先恐後。

這樣的場景也就這些年能看到,再過幾年或許就看不到了!

對於這個時代的老百姓而言,生活或許是貧苦的,物資可能是匱乏的,但是他們的精神和內心世界卻絕對是豐富的,也是最有精氣神的一代人。

這一代人無論是麵對外國侵略者的壓迫,還是麵對封建官僚主義的奴役。

無論是寒窗苦讀的知識分子,還是當午鋤禾的勞動者們。

他們始終能仰起頭顱,為美好生活揮灑熱血。

也正是這股子底氣和信心,支撐著他們在那樣艱苦的條件下,鼓足乾勁、鬥誌昂揚,以敢拚敢乾的勇氣和行動為國家的建設而奮起直追。

由此,在這段崢嶸歲月,他們搞成了原子彈、氫彈,研製出了青蒿素、合成了人工牛胰島素、建成了川藏鐵路等等。

對於普通人而言,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

感慨完之後,周揚有點懵了。

這烏泱泱的幾萬人裡麵,卻哪裡找李建國他們。

思之再三,周揚決定先去一趟寶豐水庫萬人會戰指揮部。

在偌大的工地上,水庫管委會的那幾處建築很是顯眼。

從上麵高高飄揚的紅旗就能看得出來,那裡應該是這幾萬人的中樞指揮係統。

當下,周揚讓李建軍等人先在這裡等著,他親自趕往管委會那邊詢問一下!

剛來到管委會這邊,周揚就看到門口的木頭牌子已經換了!

新掛上去的木頭牌匾上寫著一行遒勁的大字:“寶豐水庫會戰指揮部”。

此時整個指揮部裡人員進進出出,大家都很忙,所以也冇有人管周揚。

就這樣,他暢通無阻的走進了指揮部!

剛剛進來,周揚就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3號工地那邊怎麼回事兒,哪個生產隊乾的了,咋還冇完工”

循著聲音看去,周揚看到了李長青熟悉的身影!

p:第三章送到!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