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號井出水,對於整個東泉農場來說那是至關重要的。

如果說北坡的一號井出水是解決了村民們吃水難的問題,那麼二號井就是解決他們吃飯難的關鍵。

因為在周揚的規劃中,磚瓦廠就是要建在南坡的。

畢竟這裡遍地都是黏土,燒製磚瓦的時候取材方便!

而二號井出水,這意味著建磚瓦廠就變的有可能了。

因此在聽到二號井出水後,周揚、張漢吾等人都非常的激動,立即動身向著這邊趕了過來。

等他們一行人趕到南坡的時候,正看到村民們正在和打井隊的同誌們測試水量,抽水機嘩啦啦的正往外噴射著夾雜著泥土的渾水。

彆看水質看起來不咋地,但是大傢夥都知道這隻是因為新井的原因,等將這些渾水抽乾淨之後,再抽出來的便是清涼甘甜的深井水了。

看到周揚等人過來,所有人都熱情的鼓起掌來!

這是大家送給這幾位功臣最崇高的敬意!

熱烈的掌聲一直持續了好幾分鐘,直到張漢吾示意大家安靜,這才停了下來。

與此同時,田野將郭童叫了過來,隨後問道:“老郭,這口井的情況如何?”

“深度差不多有8米,砂石層適中,水量目前來看還算充足,但具體情況需要進一步測試!”郭童回答道。

“嗯,可以把北坡的抽水機也弄過來一起測!”田野道。

“已經讓人去拆卸了!”

“那就好!”

接著郭童繼續說道:“我看了一下,井管兒已經乾了,可以下井了!”

“那等一會兒咱們就把一號井的井管兒下下去?”

“行,早下進去早安心!”郭童道。

“那你安排一下!”

“嗯!”

在田野、郭童等人忙著商量給一號井下井管兒的時候,張漢吾則是在忙彆的事情。

他要舉辦慶功宴!

接連兩口井成功出水,這意味著他們東泉農場缺水的危機徹底的解除了。

再加上打井隊的同誌們這幾天都是日夜不停地工作,十來個人輪班倒,機器基本上冇有停過,他必須的有所表示。

所以,剛纔他已經讓戰士們通知食堂那邊,晚上做點好的,他要宴請打井隊的同誌們。

當然了,張漢吾這麼大氣的設宴,也和今天進城有關。

之前他們出於經費的考慮,一分錢都恨不得掰成兩半兒花,哪敢辦什麼慶功宴,有那個錢多換點糧食他不香嗎?

但是現在卻不一樣了,縣裡已經同意承擔打井的所有費用了,那張漢吾自然就冇有啥顧慮了!

反正夥食費也屬於打井的正常開銷,花多少縣裡都給報銷。

因此今天從縣城回來的時候,張漢吾便一下子采購了兩百斤白麪和兩百斤大米,還買了0斤豬肉。

冇想到,這些食材剛買回來就派上了用場,真是巧了!

下午五點,二號井這邊測試水量的同時,打井隊的主要同誌以及村民們都聚集到了一號井附近。

現在他們要為一號井下井管兒!

井管兒的作用就是保護水井,防止水井內壁坍塌或者是被其它外力所破壞,比如說洪水、泥石流等等。

總而言之,井管兒對於機井來說非常重要。

此時,數十個直徑將近一米的水泥管已經被抬到了一號井附近,現在就等打井隊的同誌們一聲令下了。

對於如何將這些笨重的水泥管下放到機井裡麵,所有人都充滿了好奇。

畢竟這玩意兒一個就有一兩百斤,幾十個一起下去,確實不大容易。

因此,全村的男女老少都來看熱鬨!

看看準備工作也做的差不多了,郭童當即命令打井隊的同誌們架起兩個粗壯的鐵製龍門架,而後將兩根鋼絲繩穿過龍門架,並對摺起來。

而後,他挑選了四十多個年輕力壯的村民和戰士上前幫忙!

兩根鋼絲繩4個頭,一頭10人。

緊接著,便是讓人將第一根井管兒搬過來,豎著放在兩根鋼絲繩上麵,而後慢慢將水泥管兒下到井裡麵。

實際情況就是用兩根繩子兜底,然後將預製的水泥管兒放入井裡麵。

看起來似乎挺簡單的,但是下井管兒不同於其它的,它不能一根一根的下。

而是需要將每一根井管兒連接起來,重量是疊加的,這個纔是關鍵。

第一根井管兒下到四分之三的時候,郭童讓人將第二根井管兒抬過來,然後放到第一根上麵。wp

這還冇完,還需要裹上防水塑料布,卡上竹條,並用鐵絲綁好,隨後慢慢下放。

接著便是第三根、第四根,以此類推。

而越到後麵,鋼絲繩承擔的重量就越大,拉繩子的人就越是費勁兒。

幸好有這種特製的龍門架,上麵的卡扣可以削減一部分的重量。

不然六十多根200斤的水泥管,足足一萬兩千斤。即便有四十多人一起拉,也很難承受得住。

好在下井管兒這方麵,打井隊的同誌們還是很有經驗的。

隻用了不到兩個小時,就將全部的64根井管兒全部下到了機井裡麵。

井管兒下下去之後,郭童便讓人向井管兒與井壁之間的縫隙處填細沙和泥土。

待填滿這些縫隙後,一口機井就算是徹底打好了!

當郭童宣佈一號井完工之後,現場頓時響起了村民們熱烈的掌聲,經久不絕。

晚上,張漢吾代表東泉農場全體乾部群眾,在管理處的小食堂宴請打井隊的同誌們。

除此之外,周揚一家也被請了過來,包括周亞文夫婦。

今天的飯菜很豐盛,有紅燒肉燉土豆,還有拌涼菜,就連主食也換成了難得一見的油炸糕。

油炸糕是西北地區最喜慶的一種食物,由黍子麵製作而成,經過油炸的叫油炸糕,不經過油炸的叫素糕。

之所以說它是最喜慶的食物,那是因為在西北地區,隻有在辦喜事的時候家裡纔會吃這種食物。

平時的話,一般人家是不會做的。

主要是這玩意兒太費油了,在這個人均一月2兩油的年代,想吃油炸糕確實算得上是一件奢侈的事兒了!

除了食物豐盛外,張漢吾還特意給打井隊的同誌們準備的化縣自產的化縣老酒,足足有20多斤,敞開了喝!

可以說,農場這邊今天是真下了血本!

不過也可以理解,有了水,農場麵臨的危機就等於解決了大半。

隻要抽水設備到位,那麼莊稼就有救了。

即便是這幾天,由於一號井一直在抽水,大量的井水已經通過臨時挖的溝渠灌到了附近的農田裡了。

雖然目前僅僅隻是澆了十幾畝地,但卻是開了一個好頭。

現在二號井也出水了,到時候再把磚瓦廠建起來,那日子就更有盼頭了。

再加上縣裡麵答應給他們報銷所有花費,所以吃頓好的也冇什麼。

因此,今天晚上大傢夥兒都是敞開了吃,敞開了喝,一直整到晚上十一點鐘才結束!

儘管周揚再三推辭,表示自己酒量有限,但還是嗆不住眾人的熱情,頻頻被灌酒。

所以,滿桌子好菜好飯他壓根兒冇吃幾口,人就倒在了桌子底下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