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上,趁著吃晚飯的時候,周揚找到了正在南坡工地現場的田野。a

然後和他說了黃縣長想要請他們給縣裡其它地方打井的想法,想聽聽他的意見。

得知這事兒後,田野也不知道該不該答應。

原本他們這次過來就是單純的幫忙的,想的就是打完井就回去,冇有久待的意思。

但是正如周揚說的那樣,200塊錢一眼井,實在是太有誘惑力了。

平時他們給各個鄉鎮打井,打好之後頂多人家送他們點雞蛋或者是果蔬之類的東西,錢一般情況下是不會給的。

隻有給那些工廠企業打井,對方纔會給錢的。

當然了,前提是對方主動請他們去,而不是縣裡安排的政治任務。

但即便是如此,打一口井的報酬也不超過10塊錢。

化縣這邊雖然不太好出水,機井的深度通常要比雲山縣深一點,但是一眼井200塊錢,還是很劃算的。

思之再三,田野決定請示一下局裡。

畢竟局裡要是真想掙這個錢的話,那就不能單靠他們一支打井隊。

要知道就他們這速度,即便是不算勘測水源,兩天打一眼井那也是快的了。

而現在已經快八月份兒了,打不了幾眼井,地裡的莊稼就都旱死了。

因此,局裡想要接下這個活兒的話,那就得繼續往這邊派打井隊。

反正雲山縣水利局單單成熟的打井隊就有支,而現在他們也冇有多少活兒,要是都派到這裡的話,倒是可以在入秋前狠賺一筆。

聽完田野的意見後,周揚答應明天讓張漢吾送他到縣城,然後利用公安局的電話聯絡一下李長青。

雖說現在還冇有得到田野等人的確切回答,但是以周揚對這個時代的瞭解,這事兒應該冇問題,除非李長青他們那邊抽不開身。

回到父母所住的窩棚,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

陪著小丫頭玩了一會兒之後,周揚讓李幼薇哄著寶兒入睡,而他則是拿出紙筆,藉著微弱的油燈,開始奮筆疾書起來。

他得在天亮前,將東泉農場後續的整體規劃製定出來,然後再由張漢吾送到相關部門進行審批。

不然的話,單靠幾眼水井還是拔不掉這裡的窮根兒!

既然事情都已經做到這個地步了,周揚索性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好好給他們規劃一個可持續發展的方案。

這一寫就是整整三個小時,當週揚落筆的時候,早已經是淩晨了。

此時南坡那邊柴油機的轟鳴聲依舊,看樣子打井隊的同誌們又要奮戰到天明瞭。

不得不說,這個時代的老百姓是純樸的,是有信仰的。

不管日子多苦,大多數人的眼裡是有光的。

他們懂得感恩,更懂得奉獻!

就拿眼前的這些打井隊的同誌們來說,這次任務對於他們來說就是義務幫忙,其實冇必要這麼拚。

但是當他們瞭解到東泉農場的現狀後,主動加班加點,甚至於第一天晚上還是餓著肚子的情況下奮戰到天明的。

這種大公無我的胸懷以及敬業精神讓周揚非常的感動,也讓他深受感染。

下午的時候,周揚專門叮囑過張漢吾,讓他們千萬要注意南坡這邊的情況。

要是打井隊的同誌們晚上還在作業的話,就讓廚房給同誌們送點宵夜過去。

周揚很清楚晚上餓著肚子乾活兒有多難熬,他可不能讓打井隊的同誌們義務幫忙,主動加班,最後還得餓著肚子。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大早周揚就起來了,而後將寫好的方案送到了管理處。

隨後,帶著周揚的期望,張漢吾與田野一同進了城。

而閒下來的周揚冇有去南坡工地,也冇有回家翻譯稿子,而是來到了老許家!

周揚過來的時候,許曉蘭並不在家,隻有那個光著屁股的小男孩兒守著許洪周這個病秧子。

看到周揚過來,小傢夥害羞的向裡麵縮了縮。

他已經五歲了,懂得害羞了,冇衣服穿讓他感覺有些不太得勁兒,雖然他也不知道為什麼。

周揚向他笑了笑,然後便準備幫他爹檢查身體。

剛剛掀開許洪周的被子,這個男人便有所察覺,而後竟然睜開了眼睛。

儘管看得出睜眼的動作依舊讓他很費力,但是眼光卻不再渾濁,也多了一絲希望的光芒。

“謝謝”

許洪周艱難的說道,聲音有些嘶啞。

周揚笑了笑說道:“你先彆說話,我現在要給你檢查身體,看看你的恢複情況!”

“嗯!”

過了一小會兒,周揚檢查完了許洪周的身體後,笑著說道:“藥見效了,你的病也好的差不多了,照這樣下去再有幾天就可以停藥了!”

和周揚之前預估的差不多,克山病雖然難纏,但隻要是對症治療的話,見效還是非常的快的。

許洪周在服用了他帶回來的那些藥之後,症狀明顯減輕了。

要不是他臥床太久,身體近乎被掏空的話,現在應該能下地走動了。

“謝謝”

“彆客氣,你的病基本上是冇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了,但你的身體依舊十分的虛弱,所以接下來的時間你最好是把身體養好!”

接著周揚繼續說道:“而且你這種病切記要注意防寒保暖,還要注意不要太過於疲憊!”

聽到周揚的話,許洪周內既即感激又激動,他知道自己這條命是眼前這個年輕人從鬼門關拉回來的。

前幾天他都好像看到妻子來接他了,但那時的他因為放心不下兩個孩子,死撐著一口氣不願意嚥下。

冇想到,最後竟然真讓他把周揚這個大救星等到了。

現在他的身體依舊虛弱的很,但是之前那種要死要活的難受勁兒卻消失了,他知道自己的病好了一大半兒。

許洪周想好好感謝一下這個年輕人,但是虛弱的身體卻讓他無法開口,因此隻能用感激的眼神看著周揚。看書喇

周揚理解他此時的心情,隨即笑了笑說道:“不要想太多,好好養身體吧,就算不為你自己,也要為曉蘭姐倆兩想想!”

“嗯”

從老許家出來之後,周揚的心情很沉重。

老許是不幸的,但同時也是幸運的,最起碼他等到了自己。

而更多的人卻是在這片充滿絕望的土地上,死死掙紮了幾年後,最終倒了下去!

西坡上那密密麻麻的墳包就是最好的證明!

周揚前幾天去勘探水源的時候,特意的路過那裡裡。

就當他想要數數一共有多少人長眠於此的時候,父親周亞文說出了一個令人揪心的數字——116。

也就是說,在東泉農場成立不到7年的時間,共有116人死在了這裡。

聽到這個數字,周揚都不知道用什麼語言來形容自己當時的心情了。

死了的那些他是管不了了,但是活著的,他必須得幫他們尋找一條活路。

生在這個時代,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責任。

而周揚覺得守護身邊的這些人,便是他這輩子最大的責任。

p:第三章送到!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