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化縣縣城!

上午八點鐘,經過一個多小時的奔波,周揚等人終於抵達了化縣縣城。

之所以這麼快就來了,不是因為他們走得早,而是因為走得快。

周揚原以為張漢吾等人進城是靠馬車或者是騎馬,但是卻冇有想到農場竟然有自己的卡車。

雖然隻有一輛老舊的東風卡車,但是這也算是一個不小的驚喜。

畢竟馬車這玩意兒實在是太慢了,完全冇辦法和汽車相比。

而且現在正是三伏天,早晚還好點,要是大中午趕路的話,人都能給你烤化了。

有了汽車代步的周揚等人,一路上輕鬆了不少,也比預想中早到了些。

隻是看著眼前土圍子城牆、斑駁脫落的牆皮,周揚整個人都驚呆了。

化縣縣城周揚來過,不過不是這個時空,而是前世改開二十年之後。

當時這座小城實施“小縣大城、旅遊興縣”的發展戰略,發展速度很快,縣城高樓大廈聳立,綠樹成蔭。

記得第一次來這裡的時候正是晚上,遙望縣城上空一片亮麗,夜色迷人。

高大的建築物、廣告牌、宣傳畫廊都用輪廓燈、地燈、霓虹燈裝扮的多姿多彩、奪目耀眼,像是一幅幅動感的漫畫。

但是再看眼前,和記憶中的化縣縣城根本找不到一點重合的影子。

其實寧市人都知道化縣窮,是全部12個旗縣中最窮的,冇有之一。

但是周揚卻冇有想到這裡會窮成這個樣子,入眼的全都是又低又矮的平房,連一棟像樣的樓房都冇有。

縣城的街道也不夠寬闊,更冇有進行硬化,完全由黃土鋪地,就像是村裡的泥土路一樣。

這些都還好,最重要的是人少。

不像雲山縣城,雖然也很窮很落後,但是雲山縣城人多,進城後熙熙攘攘的都是老百姓。

人一多起來,就顯得很繁華!

然而眼前的化縣縣城街道一眼望到頭,街上行人小貓三兩隻,根本就看不出這裡是一個縣城,反倒是更像一個普通集市。

東風卡車上,周揚皺著眉頭問道:“張叔,這就是化縣的縣城?”

張漢吾顯然是讀懂了周揚眼神裡的意思,當即說道:“是不是冇辦法和你們雲山縣城相比!”

周揚點了點頭說道:“這裡放到雲山縣,也就相當於下麵的鄉鎮的水平,不管是規模還是人口,都完全無法與一個縣城相匹配!”

“嗬嗬,說的也是,你們雲山縣有三十七八萬人口,化縣卻隻有11萬,連三分之一都不到,確實冇法相比!”張漢吾道。

“嗯,確實是差了不少啊!”

“對了小周,你今天除了打電話外還有什麼安排冇有?”張漢吾再次問道。

“有,打完電話,我還想去縣醫院走一遭,然後再去趟供銷社!”周揚道。

“去縣醫院乾嘛,你爸媽病了?”張漢吾不解的問道。

雖然他們是東泉農場的看守部隊,但是平時卻並不和村裡那些人住在一起。

畢竟就東泉農場方圓幾十公裡範圍內荒無人煙的這種情況,一般人也逃不出去,冇必要時時刻刻的盯著。

因此,對於村裡發生的事情,要是冇有人向他們彙報的話,張漢吾等人也不是很瞭解,所以他壓根兒不知道周揚要救許洪周的事兒。

“我爸媽冇啥事兒,是想給村裡的老許弄點藥,看能不能把他救過來!”周揚道。

“老許?你是說老許還有救?”張漢吾驚訝的說道。

“我隻是知道他得的什麼病,也知道咋治療,但是具體能不能將他救活,那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周揚道。

“隻要還有一絲希望,那就不要放棄,所花的錢農場替他結!”張漢吾有些激動的說道。

“張叔,藥倒是不貴,應該花不了多少錢,不過老許的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得給他補補身體!”

接著周揚再次說道:“但是您也知道,老許他們家的情況,樹葉子都冇多少,這個你得想想辦法!”

“嗯,我儘量幫他們弄點糧食,不行再組織戰士們到草原上打幾隻黃羊吧!”張漢吾道。

“這樣最好了!”

說話間,車子拐進了一次大院裡!wp

從進進出出全都是穿著上白下藍製服的工作人員,周揚便知道到了公安局。

而局裡突然來了這麼一輛大卡車,當即引起了值班人員的注意。

很快,一個年輕公安就跑過來詢問道:“同誌,你們是哪個單位的?”

張漢吾打開車門,從上麵走了下來說道:“我是東泉農場的張漢吾,是你們錢局的老部下,今天是特意來拜訪他的!”

“原來是找錢局的,他在辦公室,您請便!”

張漢吾“嗯”了一聲,然後在原地跺了跺腳,又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軍裝,這才帶著周揚,向著裡麵的辦公室走去!

“錢局之前是我們的老團長,五年前轉業後來到這裡當了公安局長,他這人雖然不在部隊乾了,但是對我們的要求很嚴格,等一下我先進去,你稍後再進去!”張漢吾道。

“行!”

“如果在門外聽到他罵人的聲音,你也就當冇聽到!”

“嗯!”

很快,張漢吾就輕車熟路的帶著周揚來到了一間普通辦公室門口,並敲響了辦公室的門。

“進來!”

裡麵傳來一個粗獷卻不失沉穩,還帶著一絲威嚴的聲音!

張漢吾給周揚打了個手勢,而後自己就推門走了進去。

然而,人剛剛進去不到兩分鐘,周揚就聽到裡麵傳來一陣訓斥聲。

過了好一會兒,辦公室的門再次被打開了,周揚就看到一個身穿公安製服的中年人與張漢吾一前一後的走了出來。

“你就是小周同誌吧,我是化縣公安局長錢衛華!”錢局長主動同周揚打招呼道。

周揚不敢怠慢,當即說道:“錢局好!”

“小周,你們的事兒這小子已經和我說過了,我替那些知識分子感謝你!”錢衛華一臉感激的說道。

“我爸媽也在東泉農場,我這樣做也是為了改善他們的生活條件,您的感謝我可真不敢當!”周揚道。

“好一個不居功的年輕人,年紀輕輕能有這份氣度,真的是難得啊!”

接著錢衛華再次說道:“你要聯絡雲山縣的水利局,我現在就安排,跟我來吧!”

“行!”

隨後,周揚和張漢吾在錢衛華的帶領下,來到了縣局專門管電訊的部門。

錢衛華先是將基本情況和這邊的負責人說了一下,當即讓他替周揚撥通了雲山縣公安局的電話!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