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夜無話,第二天天還冇亮,周揚就起床了!

不是他不想多睡會兒,而是實在是睡不著啊!

四處漏風的窩棚曬了一整天,前半夜熱的像個蒸籠,躺進去大汗淋漓。

到了後半夜氣溫降下來之後,冷風吹的嗖嗖的,這感覺真心是冰火兩重天。

如果隻是忽冷忽熱也還好,畢竟是夏天,還不至於受不了。

真正讓人受不了的是這裡的蚊蟲!

按道理說,這地方算不上水草豐美,但不知道哪來的那麼多的蚊子,鋪天蓋地的。

而且還都是那種草原上最常見的大長腿蚊子,咬一口就是一個包,一個處理不好就會化膿!

周揚自然不會讓自家寶貝女兒被蚊子咬,為了讓寶兒能睡好,前半夜周揚一直幫她趕蚊子。

但即便是他憑藉過人的反應能力,一晚上至少拍死四五十隻蚊子,但窩棚裡還能聽到令人厭煩的嗡嗡聲。

相比而言,父母不知道是不是早就習慣了這樣的生活,還是乾活兒實在是太累了,所以躺下之後就睡著了,根本就不在意那些煩人的蚊子。

而到了後半夜,剛有點睡意的周揚又聽到牆角有“窸窸窣窣”的聲音,悄然一看,發現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來了一隻不速之客——老鼠。

這隻老鼠有半尺長,是草原上最常見的黃鼠,這玩意兒竟然在偷偷咬周揚帶來的包裹,顯然是聞到了裡麪食物的味道。

這樣的事情周揚自然不能不管,當即提起鞋子就丟了過去。

雖然冇把那傢夥打死,但是卻將其嚇跑了!

於是乎,這一晚上週揚大部分時間都在和蚊蟲和老鼠作鬥爭,忙的不亦樂乎。

總而言之,周揚這一晚上睡的挺鬨心的!

甚至於可以說,這一晚上他就冇睡幾分鐘。

等到外麵的天色剛剛亮起來,周揚就忍不住披著衣服走出了窩棚!

沿著鄉間泥土路,周揚向著不遠處的農田裡走去。

大早晨的,正是一天中最為清涼的時候,也是莊稼最為支棱的時候。

來到一塊苞米地,周揚發現苞米雖然長得不是很高,但是葉子卻舒展開來了。

這說明隻要有雨水,這些苞米還有的救。

他又沿著其它莊稼地走了一圈,發現這裡種植的都是耐旱的粗糧,像小麥這樣的細糧是一壟都冇有種。

顯然這裡的人也都知道這片地區的氣候特征,種細糧大概率的會顆粒無收。

而且相比於苞米、土豆等粗糧的產量,細糧實在是不太劃算。

再好吃它產量低,中看不中用啊!

就這樣,周揚沿著農田走走停停,不知不覺中竟然來到了農場管理處附近。

而此時,管理處那邊竟然已經有不少人在活動了!

遠遠地,周揚看到不少身穿經典綠色軍裝的士兵在忙碌,他們有的在推車,有的在拉馬,很是繁忙。

周揚不敢打擾他們,當即打算原路返回!

但就在這時,突然聽到遠處有人對著他喊話。

他知道這地方並不是普通的農場,可不能當做冇聽到,所以當即停了下來。

很快,一個身背鋼槍的戰士跑過來問道:“你是什麼人,我怎麼冇見過你?”

周揚當即解釋道:“同誌你好,我叫周揚,是來這裡探親的!”

年輕戰士當即放鬆了下來,隨後說道:“你就是周教授家的小兒子吧?”

“是!”

“你這麼早起來乾嘛?”小戰士不解的問道。

周揚苦笑道:“這裡的蚊子太可怕了,我實在是睡不著,所以就起來轉轉,冇想到打擾到了你們!”

“嗬嗬,這裡的蚊子確實厲害,外麵的人還真受不了!”小戰士笑著說道。

“對了同誌,我看你們這麼大早的就起來了,這是要乾嘛?”

小戰士也冇有隱瞞,直接說道:“我們要到山那邊去拉水!”

“拉水?遠不遠?”

“有十幾裡遠吧!”

“我能不能過去看看?”周揚突然說道。

“咦,你去那裡乾什麼?”小戰士不解的說道。

“昨天聽我爸媽說你們這裡吃水困難,我體會不是很深,想實地去看看。”

隨後周揚再次說道:“當然了,如果不方便就算了!”

“這個我做不了主,正好我們隊長在,要不你問問他!”

“行!”

而後,周揚跟著這個小戰士來到了管理處的大門前。wp

此時,一個肩扛一毛一的少尉軍官正站在隊前麵訓話,看到小戰士帶著一個陌生人走了過來,當即問道:“胡亮,咋回事兒?”

“報告隊長,這位是周教授家來探親的那位,被蚊子咬的睡不著,所以起來轉轉!”小戰士大聲回答道。

聽到這個回答,周圍的其他戰士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昨天周教授的兒子來探親的事情已經傳遍了整個警衛隊,畢竟這是他們入住東泉農場以來,見到的第一批探親的人,也算是個大新聞。

當時就有人說,周教授兒子一家不知道能在這裡堅持幾天。

有人說兩天,有人說三天,還有人說恐怕連一天都撐不住就得撤。

除了環境惡劣外,大傢夥都說那家人白白淨淨的,肯定是老招蚊子稀罕了。

外麵來的人就算是能捱得了餓,卻未必能受得了這裡的蚊子。

冇想到一語成讖,天還冇亮,人就被蚊子給弄起來了。

周揚也冇有因為戰士們的笑聲而生氣,而是說道:“安隊長你好,我聽說你們要去拉水,我想去水源地看看!”

“你認識我?”安平皺著眉頭問道。

“聽我爸說起過!”

“你去水源地乾嘛,那邊距離這裡少說也有十幾裡路!”

周揚當即解釋道:“我想看看水源地的情況,一方麵是瞭解一下大傢夥兒吃水難的問題,另一方麵是想看看這裡的水係分佈!”

隨後,周揚又語出驚人的說道:“要是可以的話,我想幫大家解決缺水的問題!”

“你?解決缺水的問題?”安平一臉震驚的說道。

“嗯,我爸媽也住在這裡,要是可以的話,我想改善一下他們的生活條件!”周揚道。

安平想了想說道:“你的孝心可嘉,但是這地方實在是太缺水了,我勸你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吧!”

周揚笑了笑說道:“不試試怎麼能知道一定不行呢!”

“既然你想去看看那就去吧,不過回來的時候得步走回來,車上拉滿水之後馬兒就拉不動人了!”安平道。a

“行!”

隨後,安平對著一個帶隊的班長說道:“斯日古楞,人交給你了,安全帶回來!”

“保證完成任務!”

而後,周揚跟著10個戰士,趕著輛拉著水罐的馬車離開了東泉農場,向著遠處的山那邊走去。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