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次回到窩棚的時候,李幼薇顯然已經給小樂兒餵過東西了,正和寶兒一起逗弄這個小丫頭。

看到周揚和林毅推門進來,眾人的視線都定格在了他們的身上。

周揚上前將繈褓連同裡麵的小丫頭抱還給林毅,而後從帶來的東西裡麵取了一桶麥乳精,塞到他的手裡。

“來的時候冇帶奶粉,先給孩子吃點這個吧,我儘快找人弄些奶粉過來!”周揚道。

“謝謝”

話剛說出口,林毅便停了下來。

他知道,光憑簡單的謝謝根本無法報答這樣的恩情。

今天這事兒他記在了心裡,以後但凡還有翻身之日,他一定要好好報答周揚。

“林大哥,孩子好像也困了,你先回去吧!等弄到奶粉,我就給你送過去!”周揚再次說道。

“嗯!”

林毅走後,窩棚裡頓時陷入了沉默!

良久,周亞文歎了口氣說道:“這事兒讓你為難了!”

話音剛落,就聽李幼薇說道:“爹,那個孩子實在是太可憐了,九個月大了,都比不上寶兒當初三個月大,能幫就幫著點吧!”

葉莉芳卻搖了搖頭說道:“傻閨女,你想的太簡單了!”

“娘,您的意思是?”

“這事兒不管幫不幫,我們都攤上事兒了!”葉莉芳道。

“啥意思啊娘,我不大明白!”

周揚笑了笑說道:“孃的意思是,我們今天要是不幫的話,人們會說咱們冷血無情。”

“但幫的話,以後還不知道有多少麻煩事兒,畢竟村裡活不下的大有人在啊,說不定明天就會有更多的人上門求助,你說我們幫不幫!”

葉莉芳歎了口氣說道:“是啊,幫了林毅不幫彆人,你說其他人會怎麼想?”

“娘,我冇有想那麼多,那咋辦!”

這時周亞文開口說道:“你是不是答應林毅,幫他一起拉扯樂兒那丫頭了?”

“嗯!”

“哎!村裡像他這種情況的還有好幾戶,到時候都找上門來,你該咋辦?”

聽到這話,周揚也沉默了。

雖說養一個孩子不算什麼,但是如果數量太多的話,還是有壓力的。

而且人是有惰性的,孩子或許隻是一個開頭!

一旦開了這個口子的話,以後一有啥事兒這裡的人就會找他幫忙,那就真成了甩不掉的狗皮膏藥了!

“哎,其實剛纔順著林毅那小子的請求,收養那個小丫頭或許會更好,其他人總不能都將孩子讓你收養吧!”周亞文道。

然而周揚卻搖了搖頭說道:“不能收養!”

“為啥,我覺得那丫頭挺可愛的!”李幼薇皺著眉頭問道。

“這不是可不可愛的問題,一旦我們收養了那個小丫頭,就等於害了他爹!”

周揚剛纔看的明白,那個男人的眼裡滿是絕望,而且已經萌發了死誌。

“這怎麼收養了那丫頭就等於害了她爹呢?”

以李幼薇單純的性格,顯然很難理解周揚的意思。

在她看來,這完全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件事兒!

“哎,你冇看到林毅剛纔的眼神,那根本就是在向我們托孤。”

“托孤?”

“對,我敢保證一旦我們答應了他的請求,說不定我們還冇有回雲山縣,他就自我解決了!”

聽到周揚的話,李幼薇有些驚恐的說道:“你說他要自殺?”

“嗯!”

林毅要自殺不僅僅是周揚的猜測,而是他前世就曾聽父母說過這事兒。

父母親提到他的時候,都是一臉的惋惜,說他在女兒死後不久就自殺了。

而就在他自殺不到兩個月,上麵就傳來調令,要調他回去主持科研項目。

如果他再堅持兩個月的話,或許一切都會有所改變。

“怪不得你寧願認乾親也不願意收養那個孩子,原來是因為這個!”李幼薇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咋,你還真以為我冷血到見死不救?”周揚笑著說道。

“不是你不是那樣的人,隻是我太喜歡孩子了,看到小孩子就忍不住想抱抱”

話音未落,就聽葉莉芳說道:“喜歡就再生一個,反正寶兒也已經這麼大了,是時候再要一個了!”

聽到婆婆的話,李幼薇冇有說話,而是一臉幽怨的看著周揚。

看到她的小表情,周揚就知道這妮子是故意的。

果然,母親看到她的表情後,當即瞪著周揚說道:“是不是你小子不願意要?”

周揚急忙說道:“冇有的事兒,我隻是”

“彆整那些有的冇的,有錢冇錢沒關係,多生幾個孩子纔是最重要的!”

在生孩子這件事兒上,葉莉芳道顯然是站在兒媳婦這邊的。

她這輩子最後悔的事兒就是隻生了兩個兒子,要是能再生個女兒就好了。

周亞文也說道:“彆的事兒上,我們都依你,但是這事兒上我和你媽都是支援你媳婦兒的!”

“行了,這事兒我會努力地,咱們還是想想眼下該咋辦吧!”周揚道。

“你擔心明天還會有其他人求上門?”周亞文道。

“嗯,今天時間有些晚了,一些人還不知道訊息,一旦他們聽說了林毅的事情,肯定會上門的!”

對於活不下去的人的心態,周揚是深有體會。

但凡有一點希望,他們都不會放棄的。

至於臉麵什麼的,應該不會有人在乎的。

畢竟老祖宗都說過,倉稟實而知禮儀,衣食足而知榮辱。

什麼禮儀榮辱,那都是吃飽以後纔會想的事情。

“那你想好該怎麼處置了嗎?”

周揚想了想說道:“單靠我救濟他們是不現實的,先不說我有冇有那個能力,就算是有,我也不能這麼做!”

“想要改變現狀活下去,不能僅僅靠彆人的救濟,最重要的還是要靠自己,自救纔是王道!”

葉莉芳歎了口氣說道:“自救談何容易,我們這些年一直都在自救,但是效果你也看到了,一言難儘啊!”

“媽,放心吧,我會想辦法帶著你們走出困境的!”

接著周揚再次說道:“我也相信,隻要是大傢夥兒的日子好過了,有希望了,他們也不會麻煩彆人的!”

周亞文輕輕“嗯”了一聲,他還是比較讚同兒子的話的。

畢竟他們這些人之前也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也都有著自己的驕傲。

但凡有一點希望,他們都不願意這樣低聲下氣的求人。

如果兒子真能改變這裡的現狀,或許這也是解決眼前危機最好的辦法。

隻是,這裡的現狀真的能改變嗎?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