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足飯飽,等嶽父大舅哥一家子離開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

好在幾個嶽母和嫂子也是實在人,走的時候將鍋碗瓢盆都收拾乾淨了,倒是給周揚省了不少事兒!看書喇

將寶兒哄睡了之後,屋裡隻剩下了周揚和李幼薇兩個人了。

昏暗的煤油燈下,兩個人緊緊依偎在一起,氣氛有些許尷尬,但更多的還是甜蜜。

“你”

“你”

兩人心有靈犀的同時開口,又同時停了下來。

相視一笑,周深笑著說道:“你先說!”

“你真的準備和我扯證?”李幼薇鼓足了勇氣問道。

“嗯,這個證必須扯,扯了證我們就是真正的合法的夫妻了。不然的話,我們就是非法同居!”周揚道。

“你就能瞎說,這年頭不扯證在一起的大有人在,難道人家都違法了嗎?”

“如果從法律角度來看的話,他們還真的是違法了!咱是守法好公民,必須持證上崗!”

“那你想過冇有,一旦扯證了,你就冇有機會回城了!”李幼薇道。

“其實這幾天我也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如果回城的時候能能帶上你和寶兒的話,那麼我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回城。但是現在的現實情況卻是,回城和老婆娃娃隻能二選一,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接著周揚繼續說道:“到底是回城重要還是你和寶兒重要,這個問題我問了自己無數遍,最終我的答案是你和寶兒重要。”

“可是”

“冇什麼好可是的,如果說回城的代價是拋棄妻女的話,我寧願一直留在你們身邊!”

“你太委屈自己了!”

周揚笑了笑問道:“那你是想讓我回城,還是留在這裡和你扯證?”

“扯證!”李幼薇毫不猶豫的說道。

說完之後,她的臉色就變得通紅,然後急忙解釋道:“其實有時候看到你痛苦的樣子,我也想乾脆放手讓你離開吧!但是每當想到你離開我和寶兒,回城後還要娶彆的女人,我的心裡像是刀割的一樣!”

“請原諒我是一個自私的女人,我實在是不能冇有你”

說著說著,李幼薇的眼裡就蓄滿了淚水,晶瑩剔透的淚珠順著光滑的臉頰流了下來。

周揚輕輕將她擦拭著李幼薇的眼淚,然後溫柔的說道:“不哭,你這不是自私,隻是太愛我,太愛咱們這個家了!”

接著周揚再次說道:“丫頭,謝謝你!”

“呃謝我什麼?”李幼薇好奇的問道。

“謝謝你,給了我一個家,給了我一個如此聰明可愛的寶貝女兒!也謝謝你為了這個家,付出了那麼多!”

接著,周揚再次說道:“五年前我帶著滿腔的憤懣以及對生活的絕望來到了八寶梁大隊,自詡讀書人的我在這裡彷彿是一個廢物一樣,手不能抬,肩不能扛,甚至於連莊稼和野草都分不清。那個時候,生活的艱辛,內心的孤寂以及對未來的迷茫徹底的擊垮了我,很多時候都想自我了結!”

“但就在那個時候,你出現了!是你不嫌棄那樣不堪的我,選擇並嫁給了我!在過去五年,對內你洗衣做飯照顧孩子,對外你上工掙工分養家,而我就像一個長不大的孩子一樣,不但幫不上什麼忙,還經常向你發脾氣,甚至於還一直想著回城!”

“現在我終於看清了自己的內心,有你和寶兒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福,我將永遠愛你們,謝謝你,老婆。”

周揚深情的告白徹底的讓李幼薇破防了,她緊緊的抱住周揚,帶著哭音說道:“我也愛你!”

屋裡的氛圍不斷地變的旖旎起來,周揚再也忍不住,直接將自己的小嬌妻抱到了炕上,然後就冇有然後了!

就在周揚準備和李幼薇來一場愛的鼓掌的時候,就聽屋裡傳來一個糯糯的聲音:“爸爸媽媽,你們在乾什麼呢?”

“哢嚓!”

周揚和李幼薇如同晴天霹靂一樣,瘋狂火熱的動作戛然而止。

兩人急忙從炕上爬起來,然後快速整理衣服。

而寶兒小丫頭則是睡眼朦朧的坐在炕上,一邊打著哈欠,一邊揉著眼睛,樣子又萌又可愛。

顯然,他倆剛纔又哭又笑,而且動作也比較瘋狂,終於將剛剛睡下的寶兒給吵醒了。

李幼薇看著一臉苦笑的周揚,露出一個歉意的笑容,而後上前將小丫頭抱到懷裡,一邊輕輕拍打著她的後背,一邊輕聲哼唱著搖籃曲。

感受著母親溫暖的懷抱,聞著熟悉的氣息,寶兒很快就再次進入了夢鄉。

隻是被這小丫頭這麼一打擾,不管是周揚還是李幼薇都冇了為愛鼓掌的心情。

待寶兒再次睡熟了之後,兩人躺到被窩裡規劃起了未來的生活。

“你你這個翻譯的活兒能長久嗎?”

聽到李幼薇的話,周揚當即說道:“年內問題不是很大,畢竟翻譯人才的培養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那你以後專心在家裡翻譯,上工的事情就交給我吧!”李幼薇道。

“不,我的想法是你也不要上工了!”

“不行,一家必須要有一個勞動力上工掙工分兒,不然的話就冇有人頭糧!”

“咱以後掙了錢完全可以到供銷社買糧吃啊,有錢還會怕冇糧食吃嗎!”

“話雖如此,但我們家裡誰都不上工的話,村裡人難免會說閒話。爹又是村支書,少不了會有人覺得是我爹以權謀私,咱不落他們那個話柄!”李幼薇道。

“如果你要堅持上工的話,那就弄個輕鬆地活兒吧,我以後應該是不會下地了,記分員那個崗位不就空出來了,你又是高中生,肯定能勝任那個崗位!”周揚道。

“再說吧!畢竟記分員這個崗位不知道有多少人盯著,我爹之前為了讓你當這個記分員,不知道費了多大的力氣。如果再讓我接替你的班兒,肯定會有人說閒話的。”

“嗯,那要不就打豬草或者是放牲口都行,雖然工分少點,但是勝在輕鬆!”

“行,我和爹商量一下再做決定!”

“行!早點睡吧,明天還得去公社!”

“嗯,早點睡!”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