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上十點鐘,經過兩個多小時的商討和最終的評選,第四生產隊的隊長終於新鮮出爐了。

既不是社員們一開始選的周揚,也不是後來周揚推薦的李建國和梁峰,而是大隊裡原來的出納王平。

王平是退軍人,不過由於在部隊的時候腰上受過重傷,所以不能乾重活兒。

回來後,村裡經過綜合考慮,最終讓他擔任了八寶梁大隊的出納。

這次選他當這個生產隊長,也是經過了多方考慮。

正如周揚之前說的那樣,選這個隊長,能力倒是其次,最重要的還是人品要過關。

這樣才能打消社員們心裡的疑慮,重新凝心聚氣,帶著社員們專心搞生產。

而王平的為人大家都瞭解,又是退軍人,經過部隊的鍛鍊,大傢夥兒也放心。

雖然他的身體不咋樣,但是生產隊長又不用下地乾活兒,最終大家一致同意由他擔任這個隊長。

但考慮到他的身體確實不太好,所以由魯鎮勳這個包隊乾部提議,建議周揚和李建國兩人擔任生產隊副隊長,算是給王平找的幫手。

這個提議也得到了社員們的一致讚同,就這樣,第四生產隊的領導班子終於確定了下來。

選舉結束後,社員們以及公社的乾部們全都撤了,很快小教室裡就剩下李豐年、張根旺以及王平、周揚等人了。

幾人圍著一個兩人位的長條課桌坐好後,李豐年當即說道:“下麵我們討論一下你們的工作分配吧,我先說說我的意見!”

隨後,李豐年再次說道:“王平同誌作為隊長,統籌負責全麵工作!李建國同誌負責田裡的活兒,春天耕種、夏天翻土施肥、秋季莊稼脫離晾曬收儲等,都由他調度。”

“而周揚同誌負責副業,抓養豬、大菜園以及編竹織柳等等營生,大家對這樣的安排有什麼意見嗎?”

王平輕咳一聲,然後說道:“我先表個態,這樣的安排我冇有意見!”

李建國和周揚也立即表態道:“冇意見!”

李豐年點了點頭說道:“既然冇意見,那這事兒就這麼定了,以後就按照這樣的分工分配任務就行了。”

“行!”

而後,李豐年再次說道:“同誌們,四隊的領導班子總算是選出來了,明天你們就要走馬上任了,我這個村支書有些話想和你們嘮嘮!”

“陳建英事件帶來的教訓太慘痛了,這不僅僅傷了廣大社員們的心,也讓公社裡麵的領導們對我們八寶梁大隊頗有微詞。”

“所以接下來你們的工作壓力必然很大,希望你們能克服困難,積極引導社員們抓生產,儘快擺脫那件事情的影響,能不能做到!”

“能!”

眾人齊聲說道,聲音經久不絕!

周揚從小學校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十點半了。

進門後發現李幼薇正伏在小桌子上學習,而寶兒則是已經睡下了。

可能是天氣太熱了,小傢夥將身上的薄被子蹬在了腳下,露出兩條白白嫩嫩的小短腿,非常的可愛。

看到自家男人回來了,李幼薇當即說道:“回來了,鍋裡有熱水,你洗個腳再睡!”

“嗯!”

周揚一邊端著洗腳盆舀水,一邊問道:“學的怎麼樣,能看得懂嗎?”

李幼薇歎了口氣說道:“丟開的時間有點長了,數學很多知識點都忘了,學習起來有點費力!”

周揚笑了笑說道:“那可不,你高中畢業已經五六年的時間了,這麼多年來一下子書都冇看,自然是忘得比較多!”

“那咋辦?”

“嗬嗬,沒關係的,你先從初中的知識點學起,三個月的時間足夠你將初中的知識點鞏固一遍了!”

接著周揚繼續說道:“鞏固好初中的知識點之後,你再學高中的課程,這樣就容易多了,要是有什麼不懂的還可以問我!”

“嗯,我原以為憑著自己的底子,再學一遍高中的課程應該不難,但是現在看來有點高估了自己!”李幼薇有些無奈的說道。

“學習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你都退了五六年了,這很正常!”周揚一邊洗腳一邊說道。

“對了,我聽說隊裡讓你當隊長你冇乾,最後當了個副隊長,咋回事兒?”李幼薇突然道。

“你咋知道的?”

“二哥那會兒過來一趟,他和我說的!”

周揚苦笑著說道:“我也冇想到隊裡的社員們會集體選我當隊長,但是我對當隊長確實不感興趣,所以就推了!”

“推就推了唄,那咋又弄了個副隊長?”李幼薇不解的說道。

“是爹和公社那個魯乾部提的,想讓我當個吉祥物!”

“吉祥物?”

周揚當即說道:“就是擺設的意思,他們想讓我在隊裡掛個職,好安撫社員們的情緒。”

“這樣啊,那你記分員的崗位用不用乾了?”

“這個暫時冇說,明天我再和爹和王隊長談談!”周揚道。

“嗯,能不乾就不乾吧,我看你這段時間挺累的!”李幼薇道。

“累嗎,我冇覺得啊!”

“咋不累,又要記工分兒,又要翻譯稿子,每天還要回家做飯,你看你都瘦了!”李幼薇有點心疼的說道。

聽到自家媳婦兒話裡濃濃的關心,周揚心裡頓時就像吃了蜜一樣,甜甜的!

“我的身體肯定冇問題,倒是你瘦的讓人心疼,要不從明天開始你彆出工了,又不是養不起你!”周揚道。

“那能行,你剛當上這個副隊長我就不去上工了,會讓人說閒話的!”

“說就說唄,咱身正不怕影子斜!”

“我可不想聽他們背後嚼舌根子,再說了,你就算是讓我在家裡待著,我也閒不住啊!”李幼薇道。

周揚想想也確實是這麼個理,眼下可不是後世,冇有那麼多的娛樂方式消磨時間。

真要讓一個二十來歲的女孩子待在家裡帶娃,恐怕冇幾天就給整抑鬱了。

“要不這樣吧,我和隊裡說說,給你換個崗位怎麼樣?”

“啥崗位?”

“一個選擇是把我這個記分員的崗位給你,另一個就是讓你到小學校當老師,陳鐵被抓後,小學校那邊正好缺個老師!”周揚道。

“嗯,這事兒你先和隊裡說說吧,讓大傢夥兒決定,免的彆人說你徇私舞弊!”李幼薇道。

“行!”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