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場不可思議的殺戮,真正開啟了。

這一日,註定是整個永恒聖界,乃至九大時空場域都震顫的一日。

冇有任何人,能夠想象到這樣的場麵。

洪荒大陸的上方天穹中,左塵手持十方天劍,演繹出無上的劍招。

一劍殺出,天地震盪,日月激盪。

不可想象的恐怖劍氣,攜帶著一種裁決、屠戮、鎮壓的氣息出現。

這種劍氣所過之處簡直是無人能擋,所有高手,全部都在刹那間被重創。

任何永恒之主以下的高手,哪怕被左塵的劍氣所觸及,都在轉瞬間身軀崩潰,亦或是武道根基徹底崩滅。

冇有任何的意外,冇有任何人可以特殊,可以躲避這種可怕的鎮壓。

連連出手,片刻之間,那強勢而來的各大勢力高手,幾乎已被屠戮殆儘。

鮮血染紅了天地,洪荒大陸無數生靈先是恐懼,而後是震驚,再到最後,卻是變成了沸騰。

所有人都在沸騰。

無敵!古往今來英雄無數,天才無數,妖孽無數,無論昔日的時代,還是如今的時代,唯有殿主,無敵。

一些洪荒大陸中的老人,莫名的想起了昔日的時代。

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在昔日的那些世界、宇宙、位麵之中,曾經有一個叫做左塵的名字響徹諸天。

時光變幻,數千年的歲月過去。

今日,在這諸天最為巨大,最為不可思議的九大時空場域中,在這時代的變革真正到來,諸天群雄紛紛出世,昔日的強者復甦之時,那個叫做左塵的人,再度出現了。

一日往昔,再一次,展現出了真正無敵的姿態。

什麼叫做無敵?

一劍,屠戮天位永恒之境的萬古劍宗之主之主,是為真正的無敵。

無數高手內心激盪之時,洪荒大陸上方的天穹中慘叫聲不斷響徹。

各種不可思議的氣息與力量激盪開來。

恐怖絕倫的意誌,傳遞在諸天之中。

殺戮的氣息,侵占在每一個闖入洪荒大陸的高手腦海中。

每個人,都在恐懼,都在顫抖。

他們做夢都冇有想象到,在今天這種局麵之下,會遭遇到如此可怕的災難。

虛空染血,一片混亂。

左塵的身軀,在頃刻間和扶搖聖地的聖主碰撞在一起。

兩人正麵一招,堂堂正正的轟殺。

猶如兩顆太古星辰在碰撞,一招之間,那扶搖聖地的聖主慘叫連連,整個人身軀直接破碎、爆炸。

“不!”

扶搖聖地殘存的諸多高手,同樣出現了絕望之色。

她們算是真正能夠體會萬古劍宗那群人的心情。

她們的聖主,同樣是一尊站在永恒之主巔峰的高手天永恒之境。

在這個時代,天永恒論境界來說,是不可超越的存在。

但是卻冇能抗住左塵的這一招。

這怎麼可能?

可怕的劍氣再度出現,屠戮天地間。

其中一道無敵的劍意激盪,附帶著裁決聖帝法則的爆發,在刹那間一劍撕碎了天穹,斬滅了扶搖聖地之主。

再殺一位天永恒。

劍氣逆亂,血染青天。

無數人的目光之中,左塵已經是徹底無敵的存在。

他們怎麼都無法理解,一個造化域主境界的高手,怎麼可能一劍瞬殺掉天永恒級彆的強者?

這可是一個大境界的差距,三重小境界的差距。

古往今來,無數時代,無儘歲月,都冇有出現過說能夠在造化域主領域中獵殺永恒之主的例子。

但這種不可思議的奇蹟,就這樣在左塵身上發生了。

諸多強者驚悚連連,不敢相信。

一刻鐘!前後一刻鐘。

等所有人驀然回首,反應過來之時,便看到那各大勢力的領頭高手,包括各種高層,幾乎全部戰死。

最初的十大永恒之主,再加上諸多後麵到來的高手,這些原本站在諸天最巔峰的強者,遇到了左塵,徹底在這諸天的舞台中落幕、死去。

“全部殺了!”

斬掉諸多永恒之主的隨後,左塵站在天穹的中央,隨後風輕雲淡般開口。

頓時,無數不滅真武殿的高手,包括在場諸多生死戰宗的強者紛紛出手,如風捲殘雲。

各大勢力所屬,今日前來此地,本是要滅掉不滅真武殿的高手,有一個算一個,從上到下,冇有任何活口。

全部死去!洪荒大陸之外,無儘的天穹之中,不知道多少強者的念力在暗中徘徊,從頭到尾見證了一切。

不知道多少生靈目光複雜,難以置信。

但,震驚也好,恐懼也罷,冇有人會為那些死去的高手而悲哀。

弱肉強食,適者生存。

左塵前去混沌虛空的時候,那群人闖入洪荒大陸,不知道屠戮多少生靈,不知道殺死了多少不滅真武殿的弟子門人。

今日,更是打到了不滅真武殿的家門口,要將人家徹底滅掉。

然而最終失敗,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場,這怪得了誰?

“不滅真武殿主左塵,此人是個絕對的傳奇,從一開始的一個小人物,一路走到了今天,無數的奇蹟在此人身上發生,這一次,在這時代變化的關鍵時期,更以造化域主的境界斬殺掉了諸多永恒之主,這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究竟是為何?

他怎麼會有如此可怕的戰力?

正常而言,就算他的戰力足夠,因為境界的限製,而導致冇有永恒場域的存在,理應是無法困住那些永恒之主的,永恒之主就算打不過這左塵,逃命也是有機會的,但,冇有任何人逃走?”

整個永恒聖界,無數的大陸,億萬萬強者,都在同一時間開始議論這件事。

而就在與此同時,洪荒大陸上方。

左塵呼吸吐納,眸光睥睨,俯仰九天十地。

他的精氣神,每一個呼吸都在變強,每個刹那都在不斷暴漲。

霎時間,一道可怕的場域浮現了出來,滾滾擴散。

這是他的造化場域。

此時,這造化場域在不斷擴散的同時,包裹天地日月,很快將整個洪荒大陸都籠罩在其中。

甚至,這場域隨著時間的流逝,還在不斷的蔓延和擴張。

在幾個呼吸之後,再度衝著整個南域的四麵八方擴張而去。

不可思議的變化,在左塵身上發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