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說在這東域了。

就算是在五大域上,整個世間,也冇有幾個人敢挑釁星族!

“星族的神虛境,有這麼快趕到麼。”

陳狂開口,星族有神虛境很正常,但肯定不會這麼快趕到。

“你不願意說,那我就自己找吧!”

對星族的人,陳狂也冇有必要客氣,這是對九重天世界下手的大勢力敵人之一。

“你敢挑釁我星族,想株連九族嗎!”

這老者大喝一聲,聲音震耳,與之同時周身氣息爆發,神王境中成修為毫無保!

“轟!”

一瞬間氣息滔滔,戰氣騰騰,周空鬥轉星移間,星河起伏,如是出現了異象,有神魔虛影走出嘶吼,有大獸現身咆哮,像是能夠踏碎星辰,無數巫獸虛影現身。

這片天地虛空星河璀璨,如是打開了太古一角。

那可怕的氣息爆發,天地齊顫,萬獸蟄伏嘶吼,百萬裡大地劇烈顫抖。

“隆!”

陳狂無言,直接橫空而過,肌體發光,撞碎各種虛影。

老者變色,手印變化,滔天星輝爆發,如是在身前化作了一條遼闊無邊無際的星河,虛空扭曲,直接阻擋在了陳狂身前。

“轟隆!”

知道對方雖然年輕,但卻是一個至尊,老者一出手就是全力,毫無保留。

這片穹空之上出現裂縫,老者身前盤踞虛空的星河之內有星辰旋轉,璀璨星輝激盪,乾坤劇顫,可怕的威勢衝宵。

但這一切對陳狂無用,所過之處直接破滅一切,星河裂開,星辰破滅,一股無形的威勢潰壓。

振臂一抖,陳狂一拳直接轟出!

老者震駭,對方比起想象中更為強大,咬牙全力而為,身前星河掀起巨浪,無數大星旋轉,穹天之上有著巨大的星辰衝擊,宛若神山大嶽墜落,秘紋縱橫交織,巨大無比,閃爍星輝。

密密麻麻的星辰將這片穹天彙聚成光網,從天而降,氣息浩瀚毀滅,將陳狂籠罩。

陳狂背後一道巨大虛影浮現,宛若神祇,震碎一切,可怕的霸道氣韻席捲,讓這片星河虛空震散,各種異象不斷磨滅。

“砰!”

陳狂出現在了老者的身前,一拳直接落在其胸口,閃電般的神光衝出。

“噗!”

星族神王境中成修為老者一切防禦形同虛設,胸口凹陷,直接吐血,身軀炮彈般飛出砸落,虛空劃過一道拋物線,但還未曾砸落在地,腦袋上已經被一道爪印扣住了頭骨,生生停滯在半空。

“你想做什麼,動我星族的人,星族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老者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心底無端毛骨悚然,神魂深處都在顫栗。

背後的星族是他最後的救命稻草,是他最後的希望。

可惜。

星族對陳狂而言,那是絕對的敵人,是死敵!

“啊……”

陳狂施展搜魂術,老者頓時慘叫哀嚎,渾身抽搐,被束縛,被禁錮,無法掙脫,無法自爆,承受著搜尋靈魂的極度折磨,聲音淒厲迴盪虛空。

不遠處,姬弦月和仙芝現身。

見到這一幕,仙芝動容。

姬弦月神色平靜,一直是冷若冰霜的氣質。

“砰!”

很快,星族這神王境中成的老者已經停止了掙紮,生機散去,屍體都猙獰扭曲在了一起,隨即化作了灰燼,有乾坤袋落在了陳狂手中。

“星族的人在找我們,也在找鯤鵬。”

陳狂目光虛眯,眼中有閃電般的光芒閃爍,能夠洞穿虛空。

從這老者的神魂搜尋中,陳狂得知了一些事情。

雲神宮已經聯絡上了星族。

星族如今已經從插手,正在尋找自己和姬弦月。

更重要的是,星族的人到處在尋找鯤鵬的訊息。

不久前催動鯤鵬之翼,很多人都曾見到,訊息已經傳開在整個天外世界。

而且不僅是星族,似乎現在天外世界,現在都已經引起波瀾。

附近的大小勢力,都已經在尋找鯤鵬有關的一切。

催動鯤鵬之翼,陳狂就已經預料到會暴露。

鯤鵬之翼出現,肯定會引起波瀾,會讓無數人注意。

但陳狂也冇想到,鯤鵬之翼被關注的程度比起想象中還要大。

“先離開此刻,這附近算是星族的地盤,很快會有星族更強的人趕來。”

姬弦月提醒陳狂,星族可不是雲神宮,遠非雲神宮所能夠相比的。

陳狂卻是突然饒有興趣的對姬弦月問道:“雲神宮的神虛境到了什麼層次?”

姬弦月望著陳狂,道:“雲神宮屹立已經很多年了,雲神老祖的修為應該在神虛境中成,停留在這個地步也已經很多年了。”

“聽說你對雲神宮出手過,和雲神宮有仇?”

陳狂再度問道,但也有著疑惑。

要說姬弦月和雲神宮有仇的話。

姬弦月對雲神宮的人出手的時候,也冇有下殺手。

“那是特殊原因,烈火傭兵團開支很大,這些年二團長和四團長兄妹把持了烈火傭兵團的財政,拉攏了不少的人,我家小姐冇辦法,隻好來東域出手了,想著找些收入回去,要不然的話,怕是烈火傭兵團的人就會儘數被二團長他們拉攏。”

仙芝搶話說道。

陳狂算是明白了。

合著是如此。

烈火傭兵團應該很強。

可這大團長居然也被迫到了掠奪資源會去救急的時候。

刺客聯盟和盜匪聯盟,果然是存在必有道理。

“烈火傭兵團不在東域?”

陳狂有些意外。

知道現在位處東域。

聽著仙芝話中的意思,似乎烈火傭兵團還不在東域。

姬弦月猶豫了一下,有些撇了撇嘴,紅唇掀起些許弧度,道:“烈火傭兵團在中域,來東域,也是方便……出手,要不然會給烈火傭兵團帶來麻煩。”

陳狂算明白了。

原來如此。

這烈火傭兵團的大團長,堂堂的神虛境強者,這也是不容易啊。

“有冇有興趣再賺一筆再回中域?”

陳狂露出笑容,慫恿之意不加掩飾。

姬弦月猶豫了一下,但又明顯感興趣,烈火傭兵團的確目前經濟上不太樂觀,問道:“賺什麼……?”

“你現在也是神虛境中成,遇上那什麼雲神老祖,有幾成把握脫身?”陳狂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