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40章

大規模整頓之後

元奶奶在裡頭聽到這些話,欣慰地笑了,她對元卿淩說:“不求著他們真能戒酒,但求能少喝一些,少這樣醉,那也總是多幾年壽命的。”

歎歎氣,又說:“大碗酒,大塊肉,聽起來是很快意人生的,可人是有生老病死的規律啊。”

元卿淩知道奶奶是真的很在乎他們,人一輩子得一個知己好友已經是福氣,更不要說還有這麼多。

但老朋友,最關鍵是一個老字啊,為了讓他們身體健康,多活些年頭,奶奶算是殫精竭慮了。

往日怎麼罵都冇用,如今病了一大場回來,在他們麵前暈一次,便一個個都知道怕了,怕也是因為他們對奶奶的在乎。

元卿淩輕聲問道:“要見他們嗎?都在外頭守著呢。”

“讓他們進來吧。”元奶奶到底也是不捨,實在是方纔一直罵得太凶了,罵過也得安撫一兩句才成的。

門打開,大家躡手躡腳地進來,看到豬弟姐眼睛是睜開的,這才放心下來。

這群人也不擅長表達,就這麼默默地站著瞧著,清醒過來的黑影老者話是最多的,所以他便問了皇後關於豬弟姐病情的事。

元卿告訴他們,病已經好得七七八八,但是,有複發的可能,這一兩年是至關重要的觀察期,不能勞累,不能動氣,飲食要均衡,大魚大肉烤肉什麼的,肯定是不行。

一個個地也冇說話,但心裡頭怕是都有數了。

果然,出去之後他們便進會議室裡蹲下開會了。

除了少喝酒之外,飲食方式也要改變。

以前他們吃飯,大海碗米飯上鋪幾層厚厚的肉,瘦的不愛,塞牙縫,愛吃大塊大塊的肥肉,以前豬弟姐說過不能吃太多肥肉,所以以後改瘦的。

瓜果蔬菜往日是最不愛的,見著都要咦一聲來表達心頭的嫌棄,但往後瓜果蔬菜是要擺在飯桌上了。

菸葉這種玩意,要扔出肅王府,肅王府全員禁菸。

酒嘛,一頓也從一斤改成三兩了,當然辦喜事的時候或者遇到什麼大事需要慶祝,還是能多喝一點的。

當然,這個決策是很民主的,投票決定。

全員舉手,無上皇在猶豫了一會兒之後,也灰著臉緩緩地舉起了他彎曲的手,還是逍遙公給他捋直的,說舉高高才能表達出心頭的堅定。

開完蹲會之後,無上皇馬上去找元卿淩,讓她抓點緊,辦了果兒的婚事,還有包兒的婚事也都趕緊安排上日程吧。

他也委屈,在現代陪著豬弟姐的時候,那叫一個滴酒不沾,本以為回來這邊能放肆一下,結果逍遙公說要戒酒,其他人每頓三兩,這算什麼喝酒嘛?

想到餘生要和酒說拜拜,他彷彿痛失摯愛。

元卿淩瞧著他的耳朵好一會兒,忍住冇揪過去,慢慢地說:“等安豐王妃回來,這話您跟她說。”

無上皇訕訕,摸著鼻子駝著揹走了。

元卿淩安排好之後回到宮中,喜嬤嬤她們都在阿四那邊說話,見元卿淩回來急忙就拉住她問元奶奶的事,聽得說元奶奶回來了,而且還被醉酒一群人氣得暈過去,她們氣得臉都青了,直接走人回府。

回到肅王府,喜嬤嬤和兩位姨娘外加秋嬤嬤先去探望過元奶奶,眼帶淚光地敘話了一會兒之後,出到外頭二話不說掄起掃帚就滿府揍人。

肅王府又是一片雞飛狗跳,在這一片雞飛狗跳中,元奶奶含笑製定了餐單,帶著顫巍巍的叛徒無上皇把府中的菸葉掃蕩了一片,再把那些醃製的臘肉魚乾什麼的拿出去送人。

整治過後的肅王府,乖得很,雖然偶爾還能聽到幾句哀嚎,但哀嚎過後,該吃草還是要吃草。

無上皇收拾了包袱,說是要進宮住兩天,元奶奶淡淡地告訴他,宮裡有元卿淩執法,比她更嚴厲,休想鑽到任何空子。

無上皇凝了片刻,回屋丟下包袱。

如此過去半月,元卿淩出來大規模檢查身體抽血,數據特彆的好,也冇有出現戒酒後遺症,讓人很是放心。

回宮之後,元卿淩跟宇文皓說,如果能把這健康的飲食方式和生活方式持續下去,他們還能活好久。

宇文皓笑著道:“之前怎麼管都冇用,奶奶這一病一暈,他們才知道怕了,修理得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