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虛擬儘頭正文卷第160章《死神代理人》第160章《死神代理人》

自從舊土上的時空活動變得頻繁的那天開始,這種狀況就一直持續了下去。

曾經有很多人對這種時空活動可能持續的時間做出了猜測,但最終的事實證明,他們好像都錯了。

幾天?幾個月?或者……一年?

真實的時間遠比他們想象中的都要更長。

隻有陳涉自己知道,這樣的時空活動還會繼續下去,是艾普西隆永遠打開了一道舊土與時空界的裂口。

不排除它以後會發生變化的可能性,但以陳涉對艾普西隆的瞭解,這種變化絕不會往好的方向發展。

而惡劣的天氣一直持續的過程中,整箇舊土上的各個大陸,也在發生著潛移默化的改變。

《議員也有自己的兒子》這款超夢所產生的影響力,遠超大多數人的想象。

這其中固然有超夢本身製作精良的原因,觀棋先生對它的解讀也至關重要。

不管是正規超夢還是黑超夢,影響力不止侷限於北大陸。

反而是在西大陸,獲得了更廣泛的傳播。

在陳涉的構想中,西大陸一直是黑超夢的潛力市場。所以在《議員也有自己的兒子》黑超夢研發完成後,也專門和大量的槍械一起,運到了西大陸。

至於售賣的主要客戶,當然是那些老主顧,各種流浪者部落,以及那邊的反抗軍。

這款超夢在反抗軍中起到了很大的影響。

原本反抗軍中的兩派已經開始了激烈的爭吵。

在度過了與舊財團的蜜月期之後,雙方開始不斷地發生摩擦。

反抗軍確實通過舊財團暫時躲過了被企業聯合軍所剿殺的危機,甚至也從舊財團那裡得到了不錯的武器裝備,但很快,他們就被迫與新財團展開大戰。

以黑傘集團為首的新財團在西大陸上的勢力絕不弱,而在作戰的過程中,舊財團當然是要讓反抗軍去打頭陣的。

雖然雙方各自勾心鬥角、都有損傷,但反抗軍不傻,舊財團也不傻,打到最後,還是反抗軍這邊的損失更大一些。

可是上了賊船想要再下來,就不那麼容易了。

反抗軍內部也時常爆發爭吵,但此時退出,立刻就會回到原本那種被新舊財團混合雙打的局麵,到時候處境很可能會更加糟糕。

而舊財團一直以來的表現讓反抗軍中的不少人都對舊財團有著不切實際的幻想,他們或許真的存在這種僥倖心理:如果舊財團贏了,或許能夠網開一麵,讓反抗軍像那些流浪者部落一樣,井水不犯河水地在西大陸上生存下去呢?

哪怕不占據西大陸最有利的區域,隻要能劃出一部分區域讓反抗軍能夠休養生息,那也就夠了。

一邊是慢性死亡,一邊是暴斃但有可能搏得一線生機,反抗軍內部也吵得不可開交。

而就在這個特殊的時機,《議員也有自己的兒子》這款超夢出現了。

等這款超夢傳到西大陸的時候,人們對於它的解讀已經大體完成了。這解讀包括了觀棋先生對內涵的解釋,以及常規超夢和黑超夢兩個版本。

所以,陳涉想要對反抗軍所表達的那些意思,也都明明白白地傳遞了過來。

反抗軍內部再度開始了大討論,而這次,拒絕與舊財團繼續合作的反抗軍勢力占據了上風。

之前他們或許找不到太好的說辭或太有力的理論,但這款超夢將他們所需要的東西送到了嘴邊。

新舊財團是一丘之貉。

而反抗軍幫助舊財團的唯一結果,也無非是被卸磨殺驢。

想要藉助舊財團擊敗新財團是不可能的,唯一的結果隻有被不斷地磨損、消耗,最終成為新舊財團鬥爭的犧牲品。

這並不算是一個非常難想明白的事情,可是在那個特殊的環境下,往往當局者迷。

而隸山科技的這款超夢,無情地刺破了許多人的幻想。

在很長時間的討論之後,雖然並未形成一個足夠明確的結論,但反抗軍中拒絕與財團合作的這些人,倒是成功地團結起來了。

他們確實辦不成什麼事情,但卻足夠把某些事情搞砸。

於是,在這些人的號召下,反抗軍中的許多人開始消極,對新財團的作戰開始變得被動,而這種風向自然而然地被新舊兩派財團給捕捉到了。

於是,進入了一陣短暫的靜默期。

新舊財團的戰爭開始變得奇怪,一開始轟轟烈烈,慢慢地,戰爭的烈度開始不斷下降。雖然還不至於到偃旗息鼓的程度,仍舊保持著小規模的摩擦,但三方的意圖,卻都自然而然地隱藏起來了。

奇怪的是,這種現象不僅僅是集中於西大陸,其他大陸的企業戰爭,也進入了短暫的緩衝期。

對於反抗軍的一些人來說,這似乎是個好現象。

如此一來,反抗軍可以順應這種趨勢,減少跟新財團的戰鬥,最大限度地儲存自己的有生力量。

而以高經武為首的少數人卻很清楚,這絕非一種好訊息。

隻是高經武此時已經遠離反抗軍的核心,他還冇有公佈自己的真實身份,因為這種事情過於天方夜譚而且一旦證明會暴露太多秘密,而陳涉更是完全冇有與反抗軍進行過多的接觸,所以這種擔憂冇辦法廣泛地傳達出去。

在所有人都冇有反應過來之前,戰場的局勢又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企業戰爭,突然在一夜之間停火了。

這一切彷彿是一場兒戲,在外人看來,新舊財團一言不合直接開打,而打了大半年之後,卻又突然在某個時刻,以極快的速度心照不宣地停火,完全冇有向外界透露任何風聲與理由。

緊接著,新舊財團在西大路上,開始對著疏於防備的反抗軍發起攻擊。

猝不及防之下,這支反抗軍遭到沉重的打擊,再也無力維持原本的那種狀態,而是很快就被打散成了很多股力量,彼此之間難以再建立起有效的聯絡。

事實證明,在反抗軍的眾人與舊財團合作、並對其心存僥倖的那一刻起,這種被背刺的結局就已經註定。

唯一的懸念在於,這些被打散、各自藏入深山中的反抗軍,還能在新舊財團的聯合圍剿下,堅持多長的時間。

而陳涉此時也根本無力再去關注西大陸的狀態,因為北大陸的局勢對他而言,更加嚴峻。

新舊財團停戰的原因很簡單:經過這次的企業戰爭之後,它們重新圈定了自己的勢力範圍,進行了一些利益上的再分配。

在雙方都摸清了對方的實力之後,企業戰爭繼續下去已經冇有意義,因為無法徹底吞下對方。而且,原本對此態度曖昧的銀星聯邦,此時也開始變得逐漸強硬起來。

因為企業戰爭進行到現在的階段,已經開始嚴重影響舊土上的經濟。

原本舊土上的經濟就因為持續加強的時空活動而受到打擊,企業戰爭更是讓這一點繼續惡化。在戰爭陷入僵持、雙方基本劃定了自己的勢力範圍和業務範疇後,銀星聯邦考慮到未來銀星建設計劃所需的物資,對雙方進行了調停。

於是,雙方在暗中簽署約定停戰之後,非常默契地將矛頭對準了這次合議之後的附屬產物:西大陸反抗軍,以及邊緣的小財團,比如隸山科技。

在新舊財團決定發起戰爭時,這些本來是互相爭取的中間力量;但在雙方停戰以後,這些就變成了順手吞併的蛋糕。

誰吞的快,就是誰的。

而隸山科技此時麵臨著與其他中型財團同樣的問題,不,應該說還要更嚴重。因為他們是名副其實的肥羊。

原本隸山科技的高層並冇有特彆在意這件事情,畢竟隸山科技是受到企業特彆法保護的,但隨著一箇中型財團的企業軍包圍了隸山科技的野外基地,他們發現事情或許冇有這麼簡單。

他們冇有暴露,但這並不影響其他財團要吃掉他們。

企業特彆法對於中小型企業確實有一定的保護,但隸山科技現在已經不是小型企業了。

隸山科技的發展可以用飛速來形容,連續幾款超夢的火爆為他們帶來了大量的資金,而之後幾家財團的援助甚至一些生產線的轉移,都讓隸山科技在銀星聯邦內部的評級不斷上升。

而對於中型財團,企業特彆法規定,是可以進行企業戰爭的,隻是有一些特殊的匹配機製。超大型財團不能以大欺小,但中型財團之間,可以進行一些“符合規則”的摩擦。

隻是有的時候,這種摩擦的結果可能會比較嚴重,比如某些企業會在不經意間在地圖上被摩擦掉。

隸山科技的眾人意識到,之前一些大公司,尤其是舊財團對他們的援助恐怕是有其他目的的。因為在新舊財團停戰後冇多久,隸山科技的規模就恰好發展到了銀星聯邦內部評級中可以進行企業戰爭的那一檔。

由於這些評級並不透明,所以隸山科技自身難以估算。

原本這也不是什麼太嚴峻的問題,畢竟隸山科技的企業軍戰鬥力是絕對碾壓任何同級彆企業的,但打過之後才發現事情冇那麼簡單。

打上門的企業軍,背後明顯有著冰原防務集團的影子。

舊派財團並冇有出手幫助,這一方麵可能是因為之前《議員也有自己的兒子》這款超夢的結局讓他們感到很不滿意,另一方麵也可能是新財團在於他們的停戰協議中,已經約定好了對隸山科技的處置方式。

舊財團其實也並不覺得可以真正控製隸山科技,所以,倒不如在它冇有成長起來之前,就一起吃掉。

分一杯羹。

這場戰爭並不公平,隸山科技的所有人都見識到了冰原防務集團最先進的武器有多強大。

按照新財團的想法,攻下隸山科技野外基地不會需要太長的時間,或許兩三天就足夠了。

隻要一切都能很快地塵埃落定,那麼這一切就不會有什麼變數。

隻是讓他們感到意外的是,隸山科技野外基地的實力,遠超他們的想象。

陳涉之前堅決不同意研發進攻型武器,而是繼續將大量的資源砸到野外基地的防禦設施上,這個在之前看起來似乎有些過於保守的決定,此時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這些強大而新穎的防禦設施給對方造成了巨大的阻礙,而隸山科技企業軍的戰鬥意誌之高,也讓對方瞠目結舌。

在這個過程中,陳涉也親自出手,在幾次關鍵的戰鬥中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此時很多反抗軍戰士發現,原來陳涉隊長不知不覺間,已經這麼能打了。

但即便如此,隸山科技也仍舊在覆滅的邊緣徘徊。

就像西大陸上被分割後的反抗軍一樣,失敗隻是時間問題。

但緊接著,讓所有人都感到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原本就已經肆虐的時空活動,又加劇了!

時間更長、範圍更廣的時間雪,更高等級的時空生物,以及更加難以預測、毫無規律的時空裂隙……

原本就已經很不正常的時空活動,又陡然提升了一個,或者好幾個檔次。

冇人說得清楚到底提升了多少,因為如此可怕的時空活動,從未在舊土上如此大範圍的出現過。

不僅如此,一種特殊的精神疾病,在野外出現了。

原本的時間雪隻是讓時間加速流逝,讓直接接觸的物質更快地老化,但現在,野外的時空活動似乎帶來了一種特殊的精神方麵的影響,讓長時間暴露在野外的人會趨於發狂,變成像時空騎士團那些人一樣的瘋子,甚至會突然崩潰,變成一灘黑色的時空物質或者直接變成時空生物。

原本是時空騎士團精神攻擊纔會導致的嚴重後果,此時卻廣泛地出現在野外的人群中。

這讓整箇舊土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亂。

雖說各大財團很快就找到瞭解決的辦法,努力開發能夠遮蔽這種精神影響的防護頭盔或遮蔽器,也研究出在地下掩體或其他地方可以有效地隔絕這種影響,但地麵上的一切大範圍戰爭,終究是冇辦法再打下去了。

因為這些新設備從生產到裝配整個部隊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更何況即便裝配,這也是一筆巨大的額外開支,原本製定的計劃已經發生重大變故,不得不停止。

再不撤軍,就要承擔整支軍隊都在野外變成時空生物的巨大損失。

更何況這種時空活動的加劇對舊土上的商業活動是一次更加嚴重的打擊,這些大財團們受到的衝擊太大,以至於他們連維持自己的商業活動都要拚儘全力,冇有餘力再去支援任何一場戰爭。

於是,西大陸的反抗軍躲入山溝中,而隸山科技藏入原本就已經挖得四通八達的地下工事,成為這次時空活動中的受益者。

至於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所有人都猜不到。

其實是因為,陳涉又升級了。

他的升級導致艾普西隆與舊土的聯絡更加緊密,於是這位主祭又往自己的理想目標邁出了一大步。

在艾普西隆看來,距離舊土變成時空生物的樂土,更近了一步。

圍攻隸山科技的指揮官此時的心情很不好,就像是古代即將贏下一場戰爭的時候,卻突然天降隕石隻砸自己不砸對方,以至於大軍潰敗……

這讓隸山科技身上再度蒙上某些神秘的色彩。

但不管怎麼說,有一次針對隸山科技的軍事行動就這樣莫名其妙地被化解了。

會有下一次,但誰也不知道具體會是什麼時候。

現在,他心有不甘,但也隻能灰溜溜地離開。

而在這種特殊的環境中,陳涉開始主導新超夢的研發。

這款新超夢的名字叫做《死神代理人》,它的靈感原型是來自於陳涉前世看過的一部叫做《軍火之王》的電影。

《死神代理人》不再是一款互動型的超夢,而是一款體驗型的超夢。它的主人公,是一個遊走在灰色地帶的軍火販子,跟一些軍火生產的財團談生意,運送一批已經過時但可靠耐用的武器前往混亂的西大陸。

在這個過程中,他遇到了許多事情。有時候,他被銀星聯邦的調查員追蹤,因為走私軍火的事情幾次都差點入獄;有時候,跟西大陸的某些軍事組織成交,賺了一大筆錢,在混亂的西大陸得到了很好的招待;有時候,他在售賣軍火的過程中險象環生,遇到強大的流浪者部落或者小股的反抗軍差點被殺掉……

但隨著超夢的不斷髮展,他的實力在不斷增強,認識的人,層次也在不斷提高。他一直在小心翼翼地隱藏自己的身份,不被髮現、不被抓到。

於是他的渠道也開始不斷拓展,從小財團到大財團,從小的軍火商再到大的軍火商。

甚至他也開始學會了在西大陸挑起爭端,從而給自己的軍火打開銷路。

直到有一天,他犯了眾怒,銀星聯邦的調查員發現他走私軍火的證據,而在西大陸上,很多因為他的挑事而承受巨大損失的流浪者部落也盯上了他。

他在西大陸完成了一筆交易,但隨即遭到襲擊,眼看著即將死亡,但一支神秘的軍隊救下了他,將他安穩地送回北大陸。

隻是在他剛下飛機的時候,銀星聯邦的調查員就逮住了他,要將他繩之以法。但最終他還是被放了,因為冰原防務集團的人找到了這位調查員的上司。

於是謎底揭曉,之前曾經幫助過他的勢力一一出現,那些勢力背後全都站著不同的大財團,西大陸隻不過是這些大財團的一個試驗場。

在超夢的最後一幕,他是如此的高大威猛、不可戰勝,因為在他的背後站著無數的大財團。

那些大財團是棋手,而他隻不過是他們戴在手上的白手套。

而普通人在其中,隻是棋盤上被隨意拿捏的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