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仙想了想,覺得說的也有道理,於是稍作沉吟,點了點頭開口。

“冰霜石碑未經過太多的測試,而且冰霜舞仙神念在其中,我等無法操控,儘管大家都很相信冰霜舞仙,但是還是有不少人反對。”

“我正是反對的強者之一,隻是被扣上了叛徒的帽子,以為我們暗中和萬神天仙有所聯絡,於是很多強者,要將我們趕出皇都。”

他長籲短歎。

“趕出也就罷了,我生氣之下多說了兩句關於你的話,竟然就被冰舞直接下降到這邊,受到了冷待,你看我一個醫道真仙,怎麼可能守得住崑崙秘境?”

邪嬌嫣然一笑:“柳仙前輩,我看您被下方也不過是暫時的而已,他們還是需要您的。”

“我看懸了。”柳仙苦笑:“我可是說的很難聽,估計冰舞暫時不會放過我。”

葉無道的關注焦點,卻是在冰霜石碑上。

他皺了皺眉,問道:“隻有冰舞一人,可以操控……冰霜石碑?”

“隻有她,理解冰霜石碑的機製?”

放在魔界的話,或許這種事情無所謂,但是在人族中,若是不安全的東西存在,可是會受到嚴厲的批評。

就連邪嬌,大家都不能接受,要是邪嬌冇有轉換大道之力,恐怕很多人都要喊打喊殺了,還好邪嬌現在的大道之力是人族前輩鬼仙的大道之力。

否則的話,肯定很危險。

“冇錯,她的做法,和魔尊一致,大權獨攬,不允許有人有異議。”

柳仙神情嚴肅道:“我人族之中,從未出現過如此乾綱獨斷的存在,她藉著萬神天仙的威脅為由,還有人族如今麵臨凶獸復甦的壓力,所以自立為皇,倒是個不錯的理由。”

葉無道凝眉頷首。

“說的冇錯,她的做法有道理,但是其實說到底,還是有不妥之處。”

“是啊。”柳仙目露迷茫,歎道:“我也不知道,到底咱們的選擇是錯是對,若是可以的話,其實我不希望得罪她,還是希望她原諒在下,還有許多人需要我去療傷呢。”

葉無道無奈搖頭:“我人族的內部爭鬥就是如此結果,大家若是分不出勝負,便是會導致很多麻煩的產生。”

“其實我很想要大家團結,但是我人族內部就是如此,很多人還是安分不下來,她自立為皇,有利有弊,就看她如何表現了,隻是目前看來,還是令人失望。”

柳仙卻是搖了搖頭,正色道:“也談不上,若是冰霜石碑的力量可以分享出來,讓大家都知道無害的話,其實我還是很支援她的。”

“不過……”

他凝眉,神情凝重道:“現在人族之中,極有可能出現了叛徒,可能不止是詭術妖皇推衍到了我們的存在,導致我們每每主動出擊,便是會失利。”

葉無道本想前往古仙墓找玉劍真仙的,聞言也好奇起來,於是多問了幾句。

柳仙也是和善,所有知情的訊息,能告訴葉無道的訊息,皆是詳細的分享給了葉無道。

原來,冰霜舞仙帶領強者出擊的時候,他也是其中的一員,當時大家前往一道初始邊關,想要去拯救那邊的強者,卻是遭到了埋伏。

按道理來說不應該,因為當時他們的計劃詳細,包括如何撤退等,都有很多的方案,但就是冇有受到埋伏後如何應對的方案。

因為那次遭到的襲擊,太過於恐怖,足足二十多位凶獸永恒出擊。

回想之前,柳仙猶在心驚。

“我們在天神關,正在對峙凶獸,其中就有詭術妖皇,冰舞也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