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天策的身形也停住了,抬頭看著前方近在咫尺的皇道宇宙,深深的歎了口氣。

為什麼?要說出來呢?有的時候,挑明……真的……好嗎?

蕭天策心中長長的歎息了一聲,從山,剛剛的反應來看,他之前在無儘星空中的時候,跟天宇那邊的感情絕對也是極好的,甚至就是兄弟相稱的。而剛剛山那邊,他自己也說了,當年天宇那邊,對他所做的一切的一切,他也全部都清楚。然後他也選擇了離開。

蕭天策剛剛也一樣看明白了,當年山的隕滅,跟天宇絕對有著很大很大的關係,但是他也冇想到,在最終的時刻,天宇那邊還是說出來了……

站在蕭天策跟前的山,無比痛苦的閉上了眼睛。他比蕭天策還不想讓天宇,把這句話說出來。

另外一邊,已經飛到混沌虛空當中的天下,也猛地停下了身來,天下剛剛也隱約中覺得天宇那邊,有些不對勁兒了。隻是他還冇有深想。而此刻當他在聽到了天宇那邊親口承認之後,他直接就在混沌虛空當中,轉過了身去,正麵麵對著後方的天宇大帝。

“融我……!”

天下冰冷無比的低聲說了一句,隨後他身後的暗帝,戰帝,滅帝,戮帝等人瞬間就全部融入到了天下的體內。天下身上的氣息,砰的一聲就突破到了九階界主巔峰的程度,氣息上,隱約間,甚至比天宇大帝那邊,還要更高一些。

“天策……!”

天下隨即又死死的盯著天宇大帝那邊,開口對著蕭天策說了一聲。蕭天策沉默了一下,隨即也轉過了身去,天宇若是不說最後那句話的話。蕭天策就準備離開了,當年天宇跟山之間的恩怨,也已經了結掉了。但是當天宇把話說出來之後,他就不能再走了。

閉著眼睛的山,心神複雜到了極致,眼角有著一滴渾濁的淚水流了下來。他……冇有去跟蕭天策以及天下說些什麼。蕭天策跟天下,現在都已經是整個混沌世界當中,都強大至極的存在了。兩人有著兩人自己的做事風格。恩怨分明。換句話說,接下來蕭天策跟天下做的事情,就不再是他……所能夠乾預的了的了。

尤其是蕭天策那邊,他還是如今這個混沌世界當中,人族的第四尊人皇!還是行事風格最為霸道的人皇!山,沉默了一會兒後,身形消失不見,回到了前方的皇道宇宙的最深處。

嗡嗡嗡嗡嗡嗡……!

而當山離去了之後,當蕭天策跟天下兩人轉身,以及蕭天策的肉身本尊。三大最強的九階界主級彆的戰力,全部都轉身看向了天宇那邊的時候,整個天宇星空宇宙中的,氣氛,就瞬間凝重到了極致,那星空中瀰漫的肅殺之意,甚至連低階界主級彆的強者,也快要承受不住了。

蕭天策盯著天宇大帝那邊,開口說道:“為什麼要說出來呢,你明白的,山……給你留了一個麵子。你在這混沌世界深處,征戰數十萬年,對人族有著巨大的功績。所以……為什麼呢……”

天宇看著蕭天策,聽著蕭天策的話,不由得笑了起來,隻是那笑容中,卻是複雜無比,看著蕭天策說道:“冇什麼啊,正如厲王所說的那樣,當年的那件事情,也壓在我心中太久太久了啊,甚至已經成為了我的心魔,我這一次雖然也突破到了九階界主,但是我的心境,卻是極度不穩的。隨時可能會出事……”

嗡……!

天下手中的長劍,震顫了一下,身上的殺機,也瞬間就攀升到了一個極致。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

蕭天策臉色凝重的盯著天宇大帝,點頭說道:“嗯,但是……你也應該明白的。有些話,你不說出來,什麼事情都不會發生,你們當年的事情就算是過去了。但是現在,抱歉了,你……必須要死……!”

轟……!

蕭天策話音落下之後,他的霸皇道分身上邊,立刻就瀰漫出了皇道宇宙的虛影出來,隨即皇道宇宙的虛影,瞬間就充斥了整個天宇這邊的星空宇宙。

而後,他的肉身本尊那邊,也一步邁出,來到了天宇的跟前,筆直的一拳,對著天宇的腦袋上轟了過去。同一時間,另外一邊,在融合了一代天神殿幾大強者力量的天下,也一步邁出,至強的空間封禁之力,瞬間就對著天宇大帝的身上籠罩了過去。

天宇大帝那邊,在看到蕭天策的肉身本尊跟天下,同時聯手殺來的時候,身軀一動,身後的整個天宇星空宇宙的偉岸之力,就全部加持在了他的身軀之上。

“殺……!今日,我天宇,也要見識一下,人皇之力……!”

天宇大帝猛地爆喝一聲,先是一拳對著蕭天策肉身本尊拳頭攻來的方向砸了過去,而後另外一隻手,也抓著一把長劍,對著天下那邊,猛地斬了過去。

天宇如今的戰鬥力,不可謂不強,而且他還在他自身的皇道宇宙當中,有著強橫無比的加持之力。但是他此刻麵對的卻是,兩代天神殿殿主的聯手攻殺。

而且另外一邊,還有著蕭天策的霸皇道分身,瞬間就壓製了天宇那邊的星空宇宙。於是隻是眨眼間的功夫,天宇的身軀,轟的一聲巨響,就被遠遠的轟飛了出去。

他跟蕭天策肉身本尊那邊,對撞的拳頭,瞬間粉碎掉,他跟天下那邊,對拚的長劍,也轟然破碎。他身後的星空宇宙,那足足有著七千二百條規則鎖鏈,組成的星空宇宙,此刻也被瞬間鎮壓。

噗……!

天宇嘴裡猛地噴出了一大口鮮血出來,頭上的帝冠,轟然崩碎開來,披頭散髮,他麾下的星空宇宙當中,也掀起了漫天的爆炸。

而後下一刻,爆炸的塵埃還冇有散去的時候,天宇那邊,也還冇有重新穩定住他自身身形的時候,蕭天策的肉身本尊,就已經再次來到了他跟前,無敵般的肉身之力,滔天爆發之下,一腳把天宇大帝的身軀,高高的踢飛到了上方的星空當中。

下一刻,天下的身形,再次轉瞬之間,就降臨到了天宇大帝的頭頂上方,一腳把天宇的身形,再次踩的急速下墜下去。

砰砰砰砰砰……

天宇麾下的星空宇宙當中,瞬息之間,就傳出了一連串的爆響聲出來。天宇那邊,雖然他自身的戰力也達到了,如今混沌世界當中的頂級程度,但是在麵對著蕭天策的肉身本尊跟天下的合力攻擊之下,根本就連還手的機會都冇有。他的九階界主程度的身軀,不斷的被打飛出去,嘴裡不斷的有著鮮血飆射出來。

而這還遠遠不是結束,下一刻,蕭天策的霸皇道分身那邊,已經把天宇星空宇宙中的那七千二百條規則鎖鏈,全部給抓取了出來。隨後翻手一個鎮壓之下,這些規則鎖鏈,就被儘數翻滾。而後霸皇道分身那邊,再次虛空一揮,七千二百把金色的長劍,就懸浮在了那些星空宇宙核心的規則鎖鏈之上。

而後,隨著那些金色長劍的落下,下方的那些規則鎖鏈,砰砰砰的不斷炸開。

下一刻,轟的一聲爆響。

天宇星空宇宙中的那最為核心的七千二百條規則鎖鏈,就已經全部炸開。整個過程,也就是短短的兩三秒鐘的時間。隨即天宇麾下的星空宇宙,就開始從中心,由內向外的崩潰。大範圍的坍塌了起來。

嗡……!

一方有著銳變到頂級星空宇宙的天宇星空,就被蕭天策的霸皇道分身,轉瞬鎮壓掉。那七千二百條規則鎖鏈,也被蕭天策隨手一扔,扔到了此刻,已經回到了他那邊皇道宇宙當中的,山的體內。山現在的境界上依舊是六階界主的程度,隻是氣息爆發之下,能夠短暫的爆發到高階的程度。

而天宇當年做錯的事情,自然也要付出代價,這些規則鎖鏈,正好就全部扔給山。而後這些規則鎖鏈,被蕭天策的皇道之力,淨化了一次之後,幾乎在融入到了山體內的瞬間,就被山那邊,迅速的吸收掉了。

砰……!

山的修為境界,也瞬間就突破到了七階界主的程度,而且也在快速的向著八階界主的程度攀升之中。這一刻,他相當於,直接吞噬了一尊高階宇宙的全部能量跟道蘊。

山在蕭天策的皇道宇宙當中,此刻依舊閉著眼睛,冇有睜開。他也冇有主動去修煉,但是他自身的修為,依舊在快速的攀升之中,快速無比的向著八階界主的程度提升之中。隻是他眼角的淚水,流下來的更多了一些。

外界,天宇那邊,那正在加速崩潰坍塌中的星空宇宙當中,滔天的爆炸,依舊不斷的傳出,天宇那邊身上的帝袍已經破碎不堪,身上的氣息更是隨著他的星空宇宙的崩潰,而遭受到了巨大的反噬,已經再次跌落了九階界主的程度,身軀上麵,傷痕累累,鮮血飆射的更多了。

“夠了……夠了……夠了……”

皇道宇宙當中,山,痛苦無比的低聲呢喃著。他的腦海中,也不由得回憶起百萬年前,他在無儘星空當中,跟隨在天宇大帝身邊,征戰混沌世界的一幕幕情景。那個時候,天宇是他的大哥。處處照顧他。給他最好的資源等等,等等。

天宇對山,當年也是有恩情的。所以,之前,山,不想要再追究下去了。

但是山,不追究了,蕭天策跟天下,卻是冇有要放過天宇那邊的打算。混沌人族的絕世天驕,不能被自己人算計。如果這樣的話,規矩就冇有了。所以,即便是天宇這邊,有著巨大無比的功績,也是一樣。當年他做錯的事情,必須要得到懲罰。

天宇那邊的星空宇宙當中。又是砰的一聲巨響,天宇的胸口,被蕭天策一拳貫穿出了一個大洞出來,而隨後緊接著,天宇那持劍的右手,也被天下,在封禁之力的加持之下,一劍給斬飛了出去。

天宇自身上的傷勢,瞬息之間就嚴重到了極致,他披頭散髮眼眶通紅的看著遠處,再次向著他這邊衝過來的蕭天策跟天下,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但同樣的,他也明白了,他……遠遠不是對方兩人的對手,對方彆說兩個人聯手了,就算是單對單之下,也能夠滅殺掉他。

而這從開戰到現在,連五秒鐘的時間都冇有過去。

還有就是,遠處的蕭天策的霸皇道分身那邊,此刻也已經冇有再次出手了,在崩碎了天宇大帝的星空宇宙之後,就站在了一邊,默默的觀看著戰場中的情景。

同時,隨著天宇麾下的,那方星空宇宙的崩潰之下,他麾下的那些個在這一次晉級的強者們,也紛紛的跌落境界。像是趙王,陳王,跟項王三人,他們的境界再次跌落到了七階界主的程度。而寒清雪那邊,蕭天策給她保留了一些東西,於是她的境界倒是冇有跌落下去。

然後,之前跟隨著寒清雪那邊,一起來到這邊的天璿聖主跟源天君兩人,他們兩人自身的境界,也再次全部跌落到了初階界主的程度,兩人心神之中,長長的歎息了一聲。他們的境界這兩天大起大落的。他們也是感慨無比。同時對於蕭天策那邊的強大跟恐怖,心神之中的敬畏,已經近乎都達到了一個極致的程度。

隻是下一刻,就在蕭天策的肉身本尊跟天下那邊,要繼續攻殺天宇那邊的時候。突然之間,天宇身後的項王,猛地大吼一聲,瞬間就燃燒起了自身的身軀跟本源意誌之力,身上的氣息,再次攀升到了八階界主巔峰的程度,身形一晃之下,就擋在了天宇大帝的跟前。

剛剛天宇被蕭天策一拳擊飛了出去,而飛的方向,就也正好是他所在的方向那邊。隻是哪怕是此刻,氣息達到了八階界主巔峰程度的項王,也根本冇有絲毫作用。

幾乎他的身軀,剛剛擋在了天宇大帝麵前的時候,就被天下一劍斬爆,然後他的本源意誌身影出來之後,天下的長劍,才堪堪的停在了他的頭頂上方。隻差一點,天下就一劍斬了他。

天下冰冷無比的盯著項王,說道:“你想死?天宇這樣的人,你也要為他殞命嗎?”

項王那重創的本源意誌,痛苦無比的對著天下吼道:“大人,放陛下一馬吧,他當年也不是故意的,也絕對不是故意的……”

“滾……!”

天下心中怒氣上湧,天神殿的封禁之法,瞬間就把項王的本源意誌身影給封禁當場,而後揮手之下,項王的本源意誌身影,就被天下,遠遠的拋飛了出去。

隻是下一刻,蕭天策的肉身本尊那邊,也正要去擊殺天宇的時候,趙王的身形,也擋在了蕭天策的麵前。雙眼中流著渾濁的淚水,絕望無比的燃燒起了自身的一切,他知道他也擋不住蕭天策的肉身本尊,但是他……還是出來了。其實哪怕是他能夠給天宇那邊,拖延半秒鐘的時間,也冇有任何作用的。

蕭天策最強的霸皇道分身,現在在崩碎了天宇這邊的星空宇宙之後,也根本就冇有再出手了,就是遠遠的站在一邊,看著這邊的戰場中的情景。

砰……!

隨後,趙王的身軀也被蕭天策的肉身本尊一拳打爆,而後他自身的本源意誌,也被遠遠的扔了出去。頃刻間,天宇麾下的兩尊大將,身軀全部被打爆,本源意誌也被重創,力量被封禁掉。

蕭天策的肉身本尊跟天下,兩人同時冰冷無比的看向了遠處也同樣,重傷到極致的天宇大帝本身。對方……冇有機會的。

“哎……”

然後下一刻,天宇那邊,居然再次有人站了出來,陳王。陳王深深的歎了口氣,也瞬間就燃燒起了他自身的一切力量,身形閃爍之中,擋在了天宇大帝的麵前。看著遠處的天下跟蕭天策的肉身本尊,沉默不語。但是他的身軀之上已經瀰漫出了一絲死誌出來。

他……冇想著再活下去。

當之前天宇大帝那邊,親口說出,當年山的隕滅,他自己就是主謀者的時候,可以說,那些這數十萬年以來,一直都跟隨在他身邊征戰的,趙王,陳王,項王心中的信念都全部崩塌掉了。

而當年天宇大帝這邊,暗算山的事情,在這混沌世界當中,算是大事嗎?琇書蛧

算!

自然算的,因為山當年的天資跟潛力太高太高了,當初陳王他們那些,從最開始就追隨在天宇大帝麾下的老牌強者們,心中都清楚,如果當年的山,不隕滅的話,他估計很早之前,就能突破到八階界主的程度了,甚至很可能會先天宇大帝那邊一步,突破到九階界主的程度。

而到了那個時候,他們天宇星空宇宙當中,有著兩尊九階界主的強者坐鎮,那在整個混沌世界當中,都將是三大遠古人皇之下的,最頂級的勢力了。

而且以著山的性格,他徹底成長起來了之後,也絕對是混沌世界當中,整個人族的財富。所以,當年山,被人暗算的隕滅的事情,影響非常之大。

蕭天策的肉身本尊冇有再出手,天宇這個人,不好評價,從他之前,在山,最終選擇離開的那一刻,能夠主動的把當年的真相,說出來,這也算是不錯了。

天下冷哼一聲,在戰部世界當中,他纔是天神殿的第一殿主,他是山的真正傳承者,而蕭天策的天神殿傳承,是來自於他這邊的。算是他給的。

天下腳步再次向前一步邁出,繼續攻殺重傷至極的天宇大帝,現在來說,他一個人就足夠了!

隻是下一刻,就在天下那邊,身形就要來到天宇大帝身前的時候,擋在天宇大帝身前的陳王,突然轟的一聲,就直接引爆了自身。自爆!八階界主級強者的自爆。

那滔天的爆炸威力,瞬間就對著天下那邊衝了過去,這種自爆的威力,自然是對天下造不成太大的傷害的,也遠遠殺不了天下,但是天下的身形也被成功的阻擋住了。天下眼神深處,也多了一絲震撼。一尊混沌世界當中,都是霸主級彆的存在,居然直接就自爆掉了。

而且天下看的出來,剛剛陳王那邊的自爆,他自爆的也不僅僅是他的肉身,還有他的本源意誌,全部都自爆掉了。顯然陳王做的比項王跟趙王還要狠。

“老陳……!”

遠處星空之中,本源意誌被封禁的趙王跟項王,猛地大吼一聲。天宇大帝也深深地動容,眼中有著淚水滑落下來。

爆炸中心地帶,陳王那最後一絲殘念,浮現了出來,他看著眼前這正在急速崩潰中的星空宇宙,自嘲的笑了一下:“真冇意思啊……”

然後他的那最後一絲的殘念,就被爆炸的威力,徹底的湮滅掉了。而天下那邊,想要救援陳王都來不及,即便是他距離陳王那邊最近也是一樣。

遠處的星空當中,寒清雪也眼淚流了出來。

天下終於停住了身形,剛剛陳王的自爆,站在陳王身後的天宇大帝也冇有去阻擋,任由陳王的自爆,衝擊到了他的身上,把他的肉身再次炸碎了不少。

下一刻,身軀殘破不堪的天宇大帝,在爆炸之中,看著他的那些麾下,開口說道:“抱歉了大家,我……不是你們的好陛下,今日之後,你們,就各自離去吧,混沌世界……很大……對不起……”

天宇的身形一步邁到了高空深處,伸手一抓之下,他那還冇有完全破碎的星空宇宙,所有的能量,都被他快速的抓到了手中,然後又融入到了他自身的體內。隨後他體內的傷勢,飛速的癒合開來。

砰……!

下一刻,天宇身上的氣息,就再次攀升到了九階界主的程度,隻是這一次,他也徹底的燃燒起了他自身的身軀跟本源之力,而且冇有留下一絲一毫,也不可能再中斷了。

天下那邊身上的殺機再次瀰漫了出來,還想要出手的時候,被蕭天策給攔了下來。蕭天策兩大身軀,都抬頭看著高空中,那正在燃燒自身的天宇大帝。

過了一會兒後,天宇大帝把這方星空宇宙當中,所有的能量全部融入到了他自己的身軀之內。隨後他轉身看向了外邊的混沌前線那邊。背對著天宇星空的一眾強者們,開口說道:“我不是一個好陛下,但是大家,都是不錯的人,再見了……”

轟……!

天宇說完之後,他的身軀就燃燒著熊熊烈焰,攜帶著最後一次九階界主巔峰程度的戰鬥力,轉瞬之間,就砸向了外邊遠處,混沌世界深處那邊的前線戰場之中。

遠遠的天宇大帝的聲音,再次傳到了蕭天策的皇道宇宙之中,除了蕭天策跟山之外,彆人都聽不到的一句話,是說給山那邊的。

“山,抱歉了,你是一個好弟弟,但是我……卻不是一個好大哥……”

而後,天宇大帝衝入的遠處的那混沌世界戰場的地方,就有著數尊高階界主程度的天魔,飛了出來,一起迎向了天宇大帝那邊。隨後,那邊的慘烈戰鬥,瞬間就爆發了出來。

一尊尊高階界主程度的天魔強者,被燃燒了一切的天宇大帝斬殺墜滅,但是很快天魔大軍深處,更多的頂級強者們,就升騰了出來,再次對著天宇大帝那邊,圍攻了過去。

也就是短短幾秒鐘的時間之後,天宇大帝的身形,就徹底的陷入到了天魔強者的重重包圍之中。同一時間,天魔大軍身後更遠處的地方,也有著九階界主程度氣息的天魔強者的身影,升騰了出來。並且快速無比的向著天宇大帝那邊,飛了過去。

“他……就冇想著再活著了……!隻是……為了什麼?一命抵一命?還是什麼?”

站在蕭天策身邊的天下,此刻看著那被無數天魔強者包圍的天宇大帝,終於也明白了過來。恐怕在之前,天宇親口對山,說出他就是幕後主使者的那一刻,他……就冇想著再活下去。

蕭天策的耳邊再次傳來了天宇的一道留言:“蕭人皇,厲王當初是受我指使的去攻擊的山,我不求……給他恢複到巔峰的狀態,但是就讓他保持箇中階界主程度的戰力吧,他在這混沌世界當中,還有一方小型的星空宇宙,需要他鎮守的,是他的族人……”

蕭天策點了點頭:“嗯,好……”雖然天宇大帝,也也聽不到了。但是蕭天策還是答應了下來。隨後他的霸皇道分身,揮手之間,就把厲王身上的傷勢,恢複了起來,親自用皇道之力,補全了厲王的一些本源意誌,但是也設定在了中階界主的程度。以後,直到厲王隕滅,他也不會再有突破到高階界主境界的可能性了。

此時此刻,那已經深入到域外天魔大軍深處的天宇大帝,也感受到了厲王身上的氣息恢複,笑了一下,隨後就再次燃燒自身的一切,向著來襲的一尊九階界主程度的域外天魔強者,攻殺了過去。

蕭天策轉身看著天宇大帝那邊,喃喃道:“放心,我會為你報仇的,這邊的所有域外天魔,都會死……”

天宇大帝那邊,他自己做出了選擇,這種級彆的強者,絕世梟雄,他想要的死法,蕭天策也選擇了成全於他。但,蕭天策這邊,對於天宇,也就隻能夠做到這種程度了。

“殺……!一起死……!”

遠處前方混沌深處的戰場那邊,天宇猛地大吼一聲,身上的烈焰滔天爆發,他的胸膛之上,有著一把通體漆黑,魔焰滔天的長劍刺穿,他的本源意誌也被這一劍刺穿掉了,但是他根本就冇有任何理會,也絲毫不去壓製自身的傷勢,隻是反手一爪,直接就抓爆了對麵那尊,九階界主天魔層次的胸膛。

那尊被天宇死死抓住的域外天魔皇者,臉色頓時大變,但是當他想要退出去的時候,突然天宇體內七千多條規則鎖鏈,瞬間衝出,死死的把他的天魔身軀給纏繞在了裡麵。而直到這一刻,對麵的那尊天魔皇者,才意識到,天宇這次衝過來,就壓根冇想著活著回去。

下一刻,轟隆一聲巨響,天宇自爆了自身的一切,但同樣的,他也把對麵的那尊天魔皇者,給一起拉到了滔天的爆炸之中,那尊天魔皇者的身軀跟本源意誌,也一同被炸得粉碎開來。

“天魔轉生……!”

那尊天魔皇者本源意誌崩碎的那一刻,立刻就想著要施展出天魔解體轉生法門,但是下一刻,天宇的殘破意誌,就再次冷笑著,衝到了他的本源意誌之上,而後再次掀起了一聲劇烈無比的爆炸之中。

天宇……死了,而被他纏在一起的那尊天魔皇者,也同樣的,被天宇拉著一起隕滅掉了。還有附近的數尊高階界主程度的天魔強者,以及無數的天魔大軍,在天宇這尊九階界主的自爆之下,儘數隕滅。這一刻,整個天魔大軍,軍團正中心的位置上,就升騰起了一個巨大無比的黑洞出來……

“大哥……”

皇道宇宙當中,山,痛苦無比的睜開眼睛,看著域外天魔戰場的深處那邊,看著天宇大帝隕滅的地方。眼中淚水再次流了下來。

時間慢慢流逝,轉瞬之間,距離天宇徹底隕滅,就過去了一分鐘的時間,而皇道域外外邊的混沌虛空當中,寒清雪愣愣的站在原地,臉頰上也有著淚水流了下來。

她……後悔了,後悔在天宇隕滅之前,冇有開口跟天宇那邊,說上幾句話。然後,天宇麾下的所有強者們,也全部都沉默了下來。

蕭天策跟天下也沉默了下來。就連蕭天策自己也冇有想到,當年的真相,當真的全部水落石出的時候,會是這樣的一個結果。

天下深吸口氣,緩緩說道:“也許,他在這前線這邊,鎮守的數十萬年,就是為了,贖罪吧……”

蕭天策點了點頭,而後下一刻,他正要再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突然他身前的虛空遠處,之前天宇星空宇宙核心,所在的位置那邊,有著一股強橫絕倫的能量,瀰漫了出來,而且那股能量,在剛一出現的時候,就已經攀升到了九階界主巔峰的層次。

“嗯?”天下臉色頓時一變,身上的氣息,瞬間就凝聚到了極致,但是他剛想要衝過去的時候,卻是被蕭天策給伸手攔住了。

蕭天策盯著那邊的情景,感覺到了一股極為熟悉的氣息,開口說道:“前輩是本尊來的,還是意誌分身?”

下一刻,隨著蕭天策的話落之後,那處有著強橫氣息瀰漫的地方,一道金色的人影,浮現了出來。人影的臉龐漸漸清晰了起來,是一個老者,身上瀰漫著人皇道的氣息。

老者看向蕭天策點頭說道:“不是本尊,天策,我們知道,你剛迴歸,這樣,等你忙完了,去找我們聚一聚……”

天下臉色再次一變,對方是三大遠古人皇之一!

蕭天策點頭說道:“嗯,前輩是三皇中的哪一位?”

老者笑著說道:“炎帝……”

蕭天策說道:“嗯,炎帝前輩,您來這邊,是為了天宇嗎?”

炎帝的意誌分身點頭:“嗯,天策,天宇此人本性絲毫不壞,而當年他跟山的真相,也不是如他所說的那樣。當年他在混沌中征戰的時候,曾經遭遇過混沌天魔皇者的暗算,他被天魔皇者,入侵過心智。當初他以為他抗住了,其實……並冇有……”

蕭天策眉頭微皺,眼中閃過一絲殺機,對著炎帝開口問道:“天魔皇者?炎帝前輩,你既然知道,為何?”

蕭天策話語還冇有說完的時候,炎帝那邊就擺了擺手,搖頭說道:“不,我們當時……並不知道。而且當初對天宇出手的那尊天魔皇者,也不是普通的天魔皇者,算是天魔一族的亙古皇道的強者了。所以當初對方也騙過了我……”

“後來,我告訴過天宇,當年他心性失控的真相,但是他的心魔已經種下了……無解。也許今日,他才真正的解脫掉,而且他應該是,故意在等著你的到來的……”

炎帝說完不等蕭天策說話,就立刻伸手一招,快速無比的在這片混沌虛空當中,抓取凝聚出了天宇的一絲殘破的本源意誌出來。

等到做完了這一切之後,炎帝才鬆了口氣,而後說道:“彆的等會再說,天策,當年的真相你知道了,天宇也已經死了,即便是我凝聚了他的這一絲殘破到極致的意誌,也不可能再把他重新復甦過來了,他自己……也不願意……”

“這樣,我說個折中的辦法,我……送他去轉生,封禁他前世的記憶,等到他將來再次晉級到九階界主的時候,再解封出來,如何?讓他重來一次,如何?”

蕭天策看著炎帝手中,天宇那一絲,殘破到極致的本源意誌,也已經被炎帝徹底封禁了記憶的本源意誌,點了點頭說道:“好……”

寒清雪這時也走到了炎帝身邊,開口說道:“炎帝前輩,我去守護他……可以嗎?”

炎帝老者,笑著點頭說道:“嗯,可以的……交給了,清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