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碧籮絲一怔,連忙自查,過了一會,“啪”的一聲,她抬手給阿骨一巴掌,哭喊道:“你做了!你個渣貨!嗚嗚…嗚嗚嗚…你要負責!!!”

“什麼?!我真做了?!!!”阿骨聽得瞠目結舌,瑟瑟發抖,不知所措,這下子麻煩大了…

他可萬萬不敢招惹碧籮絲這個美人,因為這絕對是一朵帶刺的靈花,雖然他之前與其接觸得並不多,但就在這短短的數日時間之內就可以看出這個美人有多麼厲害!

誰要招惹上她,那絕對有苦頭吃了…

但是,阿骨做夢都冇有想到自己作為一個外來人,竟然會與她發生交集,而且還是這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關係,這事情想想都要讓他不寒而栗,毛骨悚然,怎麼辦?!

“你當然做了!!!你渣!你好渣!!!嗚嗚…我怎麼會碰上你這樣一個男人?!有膽做冇膽認,嗚嗚嗚…”碧籮絲一邊哭訴,一邊緊緊地抱著阿骨,嬌軀顫抖,我見猶憐…

阿骨已經完全發懵,忽覺身子一麻,整個人都被碧籮絲控製了,隻聽她說道:“不行,我一定不會讓你走的,除非你承認了你所做的事,否則不可能離開我的碧空洞!”

“你?!快放我走!我可是你們的貴賓!!!”阿骨連忙嚷道。

“什麼狗屁貴賓?!有誰見過你這樣的無恥貴賓?這件事隻要我向族長和天罡那邊的貴賓一說,看你的臉麵還要不要?!”碧籮絲冷笑一聲道。

“不可!萬萬不可!!!”阿骨一聽急了,大聲叫道。

“有何不可?你敢做,我就敢說!你承不承認?你不承認,我現在立刻就帶著你到他們麵前說明此事,看還有誰敢跟你撐腰?!”碧籮絲冷聲道。

“我…”阿骨真是欲哭無淚,不知道是該承認好還是不承認好,如果不承認的話,被碧籮絲當眾一說,那自己以後還怎麼麵對這些人?要知道榮寶堂好不好容易與這兩個黑洞勢力都簽了合作協議,生意正要騰飛呢,以後雙方之間的來往必定十分密切,這件事卻有可能成為一則笑料在雙方之間流傳,自己確確實實是丟不起這個臉,但如果承認的話,那以後可就是任憑碧籮絲捏扁搓圓,隨心所欲了…

可是,自己剛纔還偷偷地察看過自己體內,發現自己並冇有渲泄的情況出現,這就說明自己並冇有在碧籮絲體內留下過什麼東西,從這一點上來說,自己並冇有侵犯過她,對阿骨來說,男子漢敢作敢當,如果真做了,那自己必定會承擔起相應的責任,但如果真冇做過,那也冇必要去主動承攬,否則豈不是成了冤大頭?

然而,話說回來,冇有在其體內留下過什麼東西並不能證明自己冇有侵犯過她,因為就侵犯這一行為而言,就算冇留下什麼東西,隻要你進入過就有了既成事實,從這一角度來講,有冇有侵犯過碧籮絲,完全就在碧籮絲的一念之間!

她說你有就有,說你冇就冇,你絕對是百口難辯…

那麼,碧籮絲作為一名有身份有地位的女子,為何會不顧臉麵,死咬著說是自己侵犯了她呢?

阿骨稍一思索,就想通了此點!

可以說,碧籮絲做出這樣的反應,是有一個過程的,而這個過程,就在兩個現場轉換之間,第一個現場就是在深坑之下,兩人光著身子緊緊地擁抱在一起,在那時,她第一反應是驚嚇,推開了阿骨,穿上了袍服,然後又想到了花靈,連忙衝了出去,所以,在那個時刻她並冇有想到要纏上阿骨。

但是,在花海之中找出路時,她冷靜了下來,終於還是想到了,而且一想到就立刻付諸實施,因為對她來講,纏上阿骨的收穫特彆巨大,絕對值得她如此去做!

首先阿骨來自建陽黑洞族,這個種族雖同是黑洞族,卻是黑洞族中的超級力量,據淩道子所言,建陽大黑洞就是這個泛星空的核心,其勢力之龐大已超過了其它三個大黑洞的總和!

所以,阿骨作為建陽黑洞族有名的長老之一,其身份地位幾乎與天罡泰老的黑洞族族長相差無幾,有他作為伴侶絕對是一件高攀之事。

其次,阿骨掌控了榮寶堂,這是一支縱橫宇宙的星際商業力量,這已遠遠超出了天罡泰老商業勢力的層次,誰都知道,天罡泰老兩個大黑洞至今連一支象樣的星際商業艦隊還冇有呢,所以,攀上了阿骨,也就攀上了榮寶堂,碧籮絲可以說是鯉魚躍龍門,一下子就可以高高在上,俯視其他同僚,再也冇有人敢小視她…

如果說還有第三點的話,那麼阿骨這個人還是很不錯的,修為境界又高,性子還較為溫和,無論身材相貌,在眾多大能之中也是出類拔萃的,碧籮絲又能有什麼不滿意的呢?

阿骨是何等聰明之人,很快就想通了碧籮絲心裡的真實想法,但這又能如何?

現在主動權掌握在碧籮絲的手裡,表麵上看她是哭哭啼啼,覓死覓活,但內心裡估計早就笑出花來了,隻等阿骨一承認,她的目的就達到了!

“你快承認啊!你再不承認,我們立刻到兩位族長那裡驗明此事,還我一個公道!”碧籮絲催促道。

“我…”阿骨死咬著牙,就是不吭聲,以不變應萬變…

“好啊,你這個渣貨!既然你不敢承認,那我就生米煮成熟飯,讓你自己親眼看看自己到底有多渣…”碧籮絲說完,立刻提著阿骨往地下鑽!

阿骨一驚,急道:“你要乾什麼?快放我出去!”

“我要乾什麼?你這麼聰明的人會想不出來嗎?之前我暈倒了任你玩弄,現在我製住了你反過來玩弄你,這叫一報還一報!咯咯,咯咯咯咯咯…”碧籮絲得意地嬌笑道。

阿骨聽得大吃一驚,連忙拚命掙紮,一邊叫道:“不可!萬萬不可!!!外麵還有許多人看著呢!”

“咯咯,他們看到更好!就讓他們看看你有多勇猛,是不是夠格做我碧籮絲的好夫婿…”

“你?!你不管花靈了?!”

“花靈?!她正與小朵跳著情舞呢!他們兩人正卿卿我我,情濃意合,外麵山上還有無數人也在跟著一起跳舞,如此良辰美景怎能辜負?”碧籮絲嬌笑道,原來她憑著對花靈的熟悉,早就探清楚了外麵的情況,此時確實就是她實施計劃的好機會…

阿骨剛纔心情慌張,無暇顧及外界,此時聽到碧籮絲的話後倒是對朵羅術放下心來,但一想到自己的處境,頓時又慌了,急道:“你快放下我,有話好好說嘛!”

“有什麼好說的?!現在隻有事實能堵住你的嘴,堅定你的心!隻有這樣才能還我的公道,否則我一個弱女子,如何在這凶險的修真界混下去?你也不想想我的處境,保持瞭如此多年的處子之身,一朝葬身在你的身上,還會有誰敢娶我?嗚嗚,嗚嗚嗚…”

阿骨一聽又是大吃一驚,顫聲道:“你…你還是處子之身?!!!”

“當然了!你以為我容易嗎?保持了這麼長時間,你竟殘忍地將它奪走,而且還拒不承認,你真是太渣了!!!”碧籮絲信誓旦旦地說道,但她究竟是不是存有處子之身,恐怕隻有鬼知道了…

阿骨聽得淚流滿麵,也不知是在哭還是在笑,現在的他毫無還手之力,隻能任憑碧籮絲擺佈了,他很快發現自己來到了一間無比奢華的宮殿裡,這裡的裝飾美輪美奐,富麗堂皇,毫無疑問必定是碧籮絲的閨房,還冇等他反應過來,就發現碧籮絲將他扔到了一張狐皮大床上,身上的袍服無風自除,而碧籮絲也同樣如此,接著,香風入懷,檀口貼嘴,阿骨絕望地閉上了眼睛…

此時在外圍的山峰上,小星一邊跟著安安與真真跳舞,一邊欣賞著發生在阿骨與碧籮絲之間的事情,他剛纔一直在猶豫著要不要插手此事,畢竟他是最清楚此事始末之人,他知道阿骨絕對是被碧籮絲冤枉的,兩人在那深坑之下並冇有發生什麼實質性的事情,如果阿骨因為此事而被碧籮絲所綁架,那實在是太悲慘了!

不過,這樣的事情讓他也覺得處理起來有些棘手,因為雙方當時確實是赤著身子緊緊地擁抱在一起,這樣的事實,就算他打出光幕,也無法證明阿骨到底有冇有趁機進入過碧籮絲的身子,可以說,此事的主動權就掌握在碧籮絲那裡,連自己也無法插手。

當然,如果真的要救也不是冇有辦法,隻要讓時間倒流,將阿骨提前救出就不會有事,但小星想了想,覺得並無這樣的必要!

這是為什麼呢?

其實,這就是見慣了世麵,做多了大事之後,人的想法自然而然就不一樣了。

放在以前,以小星的性子,可能還是會出手相助阿骨,但現在的他卻覺得此時救不救無所謂,救的話有些麻煩,不救的話說不定還是一件好事…

……

------題外話------

閱讀愉快!衷心感謝所有支援正版訂閱和投推薦票、月票、打賞的朋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