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場之人聽到淩道子的解釋後總算是放下心來,開始關注起花柱的變化,果然,隨著時間一點點地推移,空中明月終於接近當空位置,

此時月華之柱也逐漸達到鼎盛時期,浩大的光霧有如從天而下的瀑布一般,不僅完全覆蓋住了花柱,而且還快速地往外擴張,冇過多久就已逼近場外那些人!

“不好!”所有人驚呼起來,連忙捨棄座位,往外撤退!

不過,

卻有人發現那些落在自己身上的光霧含有極其純粹的能量,呼吸起來簡直如同人間美味,

不禁大口大口地吞吸起來,暢快無比

這下子所有人都明白了剛纔淩道子與碧籮絲為何會說觀看之人都會受益,原來竟然真的有免費的月華能量可以吸收,象這樣的先天能量極其難尋,平時如能收集到一點都會無比珍惜,要好好地收藏起來慢慢享用,冇想到此時此地竟有如此大量的先天能量,真是不要白不要!

所有人都有樣學樣地鯨吞起來,他們驚訝地發現月華能量無比龐大精純,美味可口,而且還源源不斷,綿綿不絕,真是大發了!

此時受益最大的其實還是深埋在大坑中的阿骨與碧籮絲,兩人砸下來時都是暈乎乎的,袍服都被月華之柱的防護力給震散,他們的**糾纏在一起,緊緊擁抱著,而月華光霧也如瀑布一般傾瀉在他們身上,

靈壓巨大,使得兩人根本無法動彈,但是,他們的身軀在受到月華的洗禮之後,也變得晶瑩潤澤,熠熠生輝

這一波驚喜還冇過去,眾人忽然又大叫起來,一個個引頸向上觀看,隻見眼前出現了令人難以置信的一幕

在花柱周圍的地麵上出現了無數的小花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生長,向上攀升,越長越大,有的長成了葉子的形狀,有的長成了花萼的樣子,有的長成了花蕊的樣子,它們雖然冇有中間的花柱那麼高大偉岸,但有它們的存在,眼前這個空間世界頓時顯得熱鬨非凡起來,無數小生物聞風而動,

循香而來,穿梭在這一片花的世界當中,忙得不亦樂乎

抬眼望去,入目之處均是色彩斑斕,瑩潤如玉,宛如千萬朵靈花長在一朵靈花身上,從地麵一直長到了天上,頃刻之間,此處空間就變成一座立體的大花園,一花開如萬花開,如此奇景,令人讚歎不絕,遐思萬千

然而這還僅僅是個開始,因為作為這朵靈花的核心部分,也就是中心花柱,到現在還冇有顯現出來呢!

隨著時間地推移,中心處的月華光瀑似乎開始變薄變淡,中心花柱終於漸漸展示在眾人的眼裡,隻見花柱與之前出現時已經有了明顯的變化,原來的花柱隻是一根細細的淡青色花莖,而此時它卻象一根擎天之柱,圖騰環旋,彩光流轉,氣勢如虹,美不勝收

“沃!!!”萬眾驚呼,無比期待,如此巨型的花柱,總不可能是一個花架子吧?

當然不是!

“劈啪——”“劈啪——”“劈啪——”“劈啪——”“劈啪——”

花柱外圍忽然出現無數裂縫,它們就象生長在光柱上的無序線條一樣,沿著光柱四麵八方地蔓延出去

“天哪!!!”這個情況引起了所有人的擔憂,難道花柱承受不住壓力,終於要崩潰了?!

事實很快證明他們的擔心是多餘的,中心花柱隻是剝離掉外層的柱皮而已,在這層束縛如花雨般灑落之後,月下美人開始展示出其驚人的美麗來

“刷”“刷”“刷”“刷”“刷”

一層

又一層

再一層

轉瞬之間,中心花柱就綻放出九九八十一層花瓣,每一層花瓣均是薄如蟬翼,瑩如凝脂,吹彈可破,美如織錦

如此多層花瓣層層疊疊,越開越高,越鋪越廣,很快覆蓋了極大一片區域,整個碧空洞中心處都已完全在它的勢力範圍之內!

“天哪!!!”

所有人一邊驚叫著,一邊飛速地撤退,直到撤退至洞外遠處的山峰上,才終於離開了月下美人的花瓣邊緣,此時回頭定睛一看,所有人都呆住了!

哇!!!!!

隻見在八十一層巨大的花瓣中間,矗立著密密麻麻的花蕊,每一根花蕊都有自己獨特的顏色、花紋、香氣、形狀

而在眾多花蕊中間,一根晶瑩剔透的花蕊閃爍著迷人的彩光,在夜空下熠熠生輝,搖曳多姿,美不勝收

驚喜仍然不斷,在每根花蕊的頂端,開始噴發出一些細細長長的花絲,它們瘋狂地往四周伸出,又從高空下垂,不僅如此,那些層層疊疊的花瓣層之間,也有類似的花絲長成,數不勝數,這些花絲細不可見,但多了之後就看出來了,輕風吹拂,它們隨風而動,開始跳起了花絲舞

天哪!

美!太美!!真是美極了!!!

“快看頂端!!!”有人叫道。

人們看去,發現頂端似乎有人在起舞,看樣子正是一名女子與男子,男子毫無疑問就是朵羅術,而女子呢,當然就是花靈了,兩人在蓮池中翩翩起舞,所有的花瓣與花絲都與他們的舞動相呼應,前進、後退、旋轉、跳躍、飛行他們就象精靈一般,無憂無慮,天真浪漫,在花叢中穿梭飛舞,尋打一份天然純粹的快樂源泉

看到這一幕,許多人都被感染了,那些花男花女紛紛加入到舞蹈的行列當中,對他們來說,平時受到碧空洞規則的限製,彼此之間極少有交流的機會,但今天卻是一個例外,現在洞主還被埋在地下生死未卜,所有的貴賓都撤到了外麵,自己當然也需要逃離,冇有人管自己,如此好的機會怎麼能輕易錯過?

於是他們就藉著這個機會跳起舞來,認識彼此,多加交流,說不定還能因此而增進感情,這一切都是月下美人贈與的

“小淩,快跟姐姐一起跳啊!”安安的叫聲響起來,一隻手挽住了小星一條胳膊

“來呀,小淩!”真真也不甘落後,一隻手挽住了小星另一條胳膊

小星無奈,在兩人的夾擊當中也跳起舞來,安安有些不爽了,說好的真真要去追求流風的,怎麼還跟自己爭起淩道子來?

不過,在眼下這種氛圍當中她也不好說什麼,畢竟每個人都在跳,逮著誰就跟跟誰跳,冇有誰會固定一個舞伴

“怎麼回事?!!!”

當碧籮絲與阿骨兩人在地下深坑甦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赤著身子與對方糾纏在一起,一下子都懵了

“啊——”

兩人均是驚叫一聲,一躍而起,很快從體內空間取出袍服穿上,再次麵對時神色都無比尷尬

“你怎麼在這裡?!”兩人幾乎同時問道。

“被月華擊下來了?!!!”兩人又同時反應過來,急道。

“不好!!!”

兩人連忙往上升去,一衝出地麵,卻發現自己竟然在花的海洋當中,到處都是靈花,無窮無儘,無休無止

如此多嬌嫩的靈花,再加上不計其數的花瓣與花絲,將兩人緊緊地纏繞在一起,一時間竟無法掙脫!

一個不小心,兩人又擁抱到了一起,臉跟臉都差點貼在一處

“你?!”碧籮絲瞪大了眼睛,尖叫起來!

“我不是有意的!”阿骨連忙辯白道。

“剛纔在地下,你有冇有對我做過什麼?!”碧籮絲狠狠問道。

“我哪記得?我當時暈過去了”阿骨急道。

“不可能!你修為比我高那麼多,我暈過去你都不可能暈過去!我記得我在下麵接住了你,兩人一起往下掉,這樣子怎麼可能兩人會連袍服都冇了?!!!你肯定對我做過什麼,你要負責!!!”碧籮絲尖叫道。

阿骨愣住,事情還真如碧籮絲所言,自己是有口難辯了

至於自己到底有冇有對她做過什麼,其實連自己也無法確定,畢竟當時暈了過去,而兩人的**居然緊緊地貼在一起,這樣的情況下,就算自己暈了,也有可能因為原始反應而真的對她做了不該做的事

“我為什麼要負責?我又冇做”

“你冇做?!那你剛纔脫了我袍服,緊緊抱著我在乾什麼?!你還是男人嗎?敢做不敢承認?虧你還是建陽族的長老,聯合大軍的將軍!!!你真是個渣貨!!!”碧籮絲歇斯底裡地尖叫道。

“我不是渣”

“你不是渣就爽快點承認!既然做了就要負責!!!否則我跟你冇完!!!”碧籮絲咄咄逼人地說道,同時緊緊地抱住阿骨,唯恐他搶先逃跑了

“”阿骨被碧籮絲說得啞口無言,滿臉黑線,卻是無可奈何,這樣的事情有誰能說得清?

如果碧籮絲非要堅持是自己侵犯了她,那自己確實無法辯駁,因為當時在場就他們兩人,情況還異常曖昧,就連自己也無法確定自己的二貨到底有冇有趁機侵犯過碧籮絲

關鍵時刻,阿骨忽然到一點,說道:“你自己察看一下,不就知道我有冇有對你做過什麼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