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二人冷哼一聲,收了手中法術:“不了,貴族怎麼可以做這種事情。”

“哈哈哈哈哈!”克萊鳴哈哈大笑,身旁的梟鶴隻是微笑。笑畢,克萊鳴卻道:“那位今日偏要做這種事情。”

話音剛落,克萊鳴身下鑽出數道藤蔓,瞬間纏住兩名男子四肢,餘下的藤蔓對著他們的身軀便是一頓抽打。

那些貴族小姐們見狀嚇了一跳,趕忙躲開,隻留下四人在此。

“該死!”被打了,兩人不得不還手了,其中一男子身軀被水流覆蓋,從藤蔓中滑脫。另一人則是直接燃起熊熊火焰,將藤蔓化為灰燼。

克萊鳴退後半丈,梟鶴則是直接退到了老遠之外。

“既然你率先出手,我們也就冇有理由收手了。”其中一人手中燃起火焰大刀,朝著克萊鳴劈了下去,克萊鳴身子向左一撤,再向右一瞥,所過之處留下大片落葉。

火焰大刀雖然未劈中克萊鳴,可是卻將這些落葉化為灰燼。

“冇打著啊?你呢?”克萊鳴挑釁道。

另一人不甘示弱,雙手向前一推,海浪一般的水影朝著前方蔓延而去,誰知經過那些灰燼之時,焦葉彷彿重生一般,在此化為青綠,逆水而前,直接迎著那人麵而去。

那人神色一變,趕忙躲開,周身水盾展開,迅速後退。然而那些葉片猶如刀鋒一般緊追其後,咬死不放。

那火男子見狀,大罵了一聲:“好詭異的法術。”

正當還要出手之時,兩道流光落在了三人麵前,阻止了鬥法。見到此光,周圍那些看戲的貴族公子與小姐們神色微變:“金丹修士來了。”

克萊鳴見狀,趕忙收手。一道流光從天而降,光芒一斂,露出一黃髮女子,此女身材高挑妙曼,模樣狐媚,一舉一動散發著彆樣的風情。

“小輩,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麼,居然敢在這裡鬥法?”

還不等二人申冤,克萊鳴搶著道:“晚輩當然不敢,可是這二人仗著自己人多勢眾,又是貴族直係子弟,瞧不上我等旁係,我與弟弟言語衝撞了些,他們二人就對我們出手,晚輩無奈纔出手。”

這女子根本冇有在意克萊鳴怎麼說,而是上前伸手捏住克萊鳴的下巴,在他的麵上仔細瞧了瞧:“是麼?”

那二人趕忙辯解:“胡說,分明是你二人挑釁,出手的也是你們。”

可是此女根本懶得聽二人解釋,張口問道:“你是哪家的,今年多大了?”

聞聽此言,克萊鳴立刻知道了此人是何人:“迪爾娜小姐,晚輩克萊鳴,是聖耶魯克萊家的,今年得有二十五了。”

“原來是個小家族啊!”迪爾娜咯咯一笑:“也難得這樣的小家族出了你這樣的美男,我倒是喜歡得很,今日之事我當然可以不計較,但是你應該懂得吧?”

克萊鳴擠出一個笑容:“晚輩明白,定當順從小姐。”

迪爾娜滿意的點點頭,轉頭看向了另外二人。趁著這個機會,克萊鳴回頭看了一眼梟鶴,梟鶴又換上了另一個性格,一臉緊張的神色,趕忙跑走了。

見此子跑走,克萊鳴鬆了口氣,隻要王劫知道訊息,絕對能夠救下自己。

“不太行呢,居然敢在迪爾城堡中鬥法,抓走!”迪爾娜看著二人不滿道,轉身一隻手搭在了克萊鳴肩膀上,另一隻手拍著克萊鳴的臉。

克萊鳴麵上雖是討好笑容,可是身子卻僵在了原地。若非此子冇有實力與之較量,一定要殺了眼前這個女人,彆人隻知道克萊鳴從未中意過女子,卻不知此子心中極度厭惡女子,更何況是這樣觸碰自己的女人。

“你在做什麼?”迪爾娜有些不滿的問道。

克萊鳴愣了一小會,趕忙反應過來,僵硬的另一隻手趕忙輕挽住迪爾娜的腰部,麵上笑道:“迪爾娜小姐要帶晚輩去哪兒呢?”

迪爾娜哈哈一笑,鬆開手,靠在了克萊鳴懷中:“管家說了,還有一個外陸的美男,我要去看看,這外陸人還冇體驗過呢,快走。”

克萊鳴摟著迪爾娜向前,牙齒卻緊咬。

一路向前,克萊鳴緩緩鬆了口氣,心中想著這賤貨死定了。這條路正好是去王劫住處的方向,之前為王劫單獨安排住處原以為是三位家主的緣故,如今看來多半是管家特地安排的。

正想著,便看到梟鶴迎麵走來,看了一眼克萊鳴,匆匆走開了。

克萊鳴神色微變,心中琢磨著:“這是什麼意思啊?”

王劫的住處比尋常人大,甚至是潔琳獨住的規格。房間很大,窗戶可以從上往下欣賞下方的花園。

迪爾娜帶著克萊鳴推開了王劫的門,便見王劫一人站在窗戶外看著花園,目光落在何人身上便不知了。

“你就是那個外陸的美男,轉過來讓我瞧瞧?”

克萊鳴險些便要將迪爾娜推至地上大罵,不過卻忍住了,王劫還未出手,自己便出手,倒是有些大不敬,便忍住了。

見王劫冇有反應,迪爾娜言語便多了一絲不悅:“我叫你轉過來讓我看看。”

王劫仍然冇有反應,迪爾娜一把推開克萊鳴,上前抓住王劫的肩膀,猛的轉過來。細細一看,迪爾娜當即愣住了,果真是一美男。

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了王劫的聲音:“迪爾娜小姐,迪爾賽的大女兒,你若是喜歡那隻無心獸,那便請吧!”

迪爾娜神色微變,趕忙施法,誰知王劫元嬰的氣息猛然爆發,瞬間將其法力壓製下去,與此同時,無心獸現出原貌,猶如套子一般瞬間裹住迪爾娜。

隨後無心獸緩緩化為迪爾娜的模樣,至王劫麵前乖巧道:“主人!”

殺了迪爾娜,克萊鳴心中自然痛快,可是如此死法,實在有些瘮人。

王劫看著麵前幻化為迪爾娜的無心獸:“難得吃一個金丹修士,夠你修為大升。從今往後你就是迪爾娜,該乾什麼就乾什麼,後麵有的給你吃!”

“謝主人!”言畢,無心獸走著迪爾娜妖嬈的步伐,從此處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