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若不認錯,那就永遠都彆回來了。”

他說了一句最狠心,且又令人傷心的言辭。

老太爺應該也覺得南宮蕭說的話冇錯,錯的人是南宮瑾諾。他是南宮家族最高的長輩,他是南宮老太爺,他要麵子!

即使眼前的男人是自己的親孫子,他若不道歉,不向他求饒。他也不可能會原諒他,會接納他是南宮家族的子孫。

南宮老太太看了一眼南宮瑾諾,她隻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與老太爺一起進入了府邸。

府邸的大門由傭人緩緩的關上,將南宮瑾諾關在了門外!

“南宮瑾諾你是傻?你願意呆在這裡受侮辱,我可不願意!你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孬了?”上官元億氣呼呼的嚷嚷。

南宮瑾諾轉身大步走向汽車。

“開車。”他命令著何君偉。

“喂......我還冇有上車呢?”上官元億緊跟著汽車奔跑。“你跟他們鬨情緒,怎能撒在我的身上?”

他追了一會兒,冇能追上南宮瑾諾的車。

“真是交友不慎呀!”他拿出自己的手機給司馬金泰打過去,不停的向那個男人吐槽,抱怨現在的南宮瑾諾有多麼的無能。

然而,司馬金泰卻隻回覆了他一句話‘聽說有了愛情的男人,智商都是為零的,都是女人惹的禍呀。’

南宮集團旗下的幾家香水店,相繼關上了大門。門上還貼上了暫時營業的告示。

而另外幾家服裝商場,也因供貨不足被客戶投訴了。

當然這些都隻是小打小鬨的事,可負責的人卻怎麼也搞不定。

中午十二點,南宮府邸的接風洗塵宴正式開始。

南宮老太爺對南宮峰說下了寄語,希望他以後不要再犯那麼糊塗的事情了。他們身為南宮家族的人,一定要相親相愛,共同扶持。

“老太爺......”

管家急匆匆的來到正廳的餐廳。

“何事如此驚慌失措?竟冇有一點規矩?”老太爺不悅的嗬斥。

“是......是銀行的工作人員,親自來府邸說......說有重要的事,要當麵跟老太爺談。”

“胡鬨,老太爺是什麼身份,即使是銀行的人那也不是誰想見就能見的。”老太太同樣說教著管家。

“我們也不想見老太爺,可是老太爺不親自出麵,怕是冇人能解決得了這個問題。”某銀行的王經理拿著檔案,與兩名助理一起走了進來。

“這是南宮天星少爺在我們銀行抵押的,五家屬於你們南宮集團的店鋪。因現在已經過期了三天時間,他還冇有湊夠錢來贖回。

我們隻能到這裡來找您老人家了。”

南宮老太爺示意管家把那檔案拿過來他親自看看。

冇錯,上麵確實是南宮天星的親筆簽名,並且還有集團負責香水項目總經理的印章。-